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面具之上: 小蘭

Share

文/許常德

這個年代,是人類有史以來,女人開始和男人轉換角色的轉彎處

我的情夫,也是我的前男友,我叫他馮雨。連名帶姓的叫,是希望提醒大家,我跟他有多疏離。

我不是水性楊花的女人,相對的,我對感情比誰都執著和渴望。人的命運不是跟著期盼走的,我愛的馮雨在我最愛他的時候,跟別人閃電結婚了。諷刺的是,後來他成為我丈夫公司的員工,於是我們又碰頭了。因為債務的關係,他來找我,我不提當年他是怎麼傷害我,很乾脆的給他錢,並要他和我在一起。我在毫無思考下,成了用錢去買關係的女人。從前我最痛恨第三者,現在我輕易的成為第三者,劇本是老天爺寫,我還真是盡責的演員。

馮雨有個胖胖的肚子,這是我最喜歡他的身體的部分。但他不知道,還一天到晚跟我說他要去健身。這件事讓我意識到,許多女人的豐胸和男人的陰莖增大術的荒謬,他們都不去了解對方要什麼,只是自以為的想表現他想表現的。我那大我二十歲的丈夫居然做了入珠手術,就是在老二裡塞進許多小鋼珠。他覺得他那樣會顯得更雄偉,讓太太更爽快,其實是,他把老二搞得被蚊子叮得滿頭包,我每次都好擔心,那些塞過頭的鋼珠爆出來怎麼辦。

話說回來,我這個丈夫讓我最受不了的,不是因為這個,是他很小氣又很無趣。他離過兩次婚,膝下無子女,跟我結婚前,他也沒什麼錢。跟我結婚後,忽然接到一個大案子,而且簽下長達十年的訂單。慶賀簽約完成的那一天,他對著全公司的人說,他億萬身價是他太太給他的,他還強調,有個算命說,我是他這輩子的福星,沒有我,他不但會千金散盡,還會猝死。他還真的很相信,我真的很倒楣。

兩個人的感情,要像寫日記一樣,每天都得寫。不然,你空白的越多,就會越空白。

「你陪我看韓劇,好不好?」有一次,我刻意想改善我們的關係,主動釋出善意。

「看連續劇很浪費時間。」他專心的吃著麵,沒看到我煮沸的紅臉。但也因為他沒看見,我忽然有一個新念頭:我不要再生氣了。

我何必跟他生氣,有用嗎?人怎麼可以說出口去請別人對你溫柔呢?說出口請求來的溫柔,不會有壓力嗎?因為這麼一點小事而不再對這個人有期待,是不是我太小題大作?當然不是,我曹小蘭,活著,就是要爽快;結婚,就是要更爽快。不然我結婚幹嘛?

「馮雨啊,你後悔結婚嗎?」

「現在討論這個問題已是多餘。」

「說的也是,結婚真是愛情的殺手,或者是說,關係固定是愛情的殺手。從前,我們在一起後的三年,做愛都沒有現在多。」

「你後悔結婚嗎?」

「我後悔沒多談幾次戀愛,這樣算不算後悔結婚?我這輩子的男人,就是你和我老公。」

「妳要的東西都太不實際。」

「當然沒有你實際。」

「妳說話真愛刺人,要尊重我。」

「說後悔有那麼難嗎?」

我承認,我越來越愛損馮雨。他對人,永遠要拐彎抹角。「後悔」這個問題,有什麼難回答,因為他對我都是有意謀。他給我最強烈的感覺,就是要錢。他對我越好,我就越想損他。連這都不是真的好,會傷到我的心。這樣糾結又不單純的關係,讓我對他越來越冷淡,但也越來越有一種玩弄他的快感。他需要錢,我拒絕不了他的請求,再加上報復他的快感,這道理女人比男人更懂。

男人不管愛的是誰,他對這女人就出現了傳統中的責任,比如賺錢養家讓妻子無憂,很容易讓男人自以為掌管家中大任,當他拿家用給妳的時候,當他挽起袖子換燈泡的時候,這些讓他們更像男子漢的動作,也在暗示他們可以變成大男人。

所謂大男人就是把女人當附庸的人,女人不必出門工作,做好家事即可,若條件構成需外出工作,下班回家仍需做家事,這是一種必須的美德。說了這麼多,我要強調的是,我要試試當大女人的滋味。

我甚至帶馮雨去過FRIDAY,就是牛郎店。那次是跟公司幾個同事,即我的姐妹淘也一起去,馮雨一進門看到整排的帥男,他就說:「真怪真怪。」才坐下,兩個帥男夾著他,他又說:「怎麼這樣坐啊?」

「這裡跟夜總會坐法一樣啊,你沒去過嗎?」坐在馮雨旁的是中美混血的型男,他說。

「可是她們都是女的。」馮說。

「你放心,他們有的帥哥喜歡男的還多一點,服務不會差的。」我笑著說:「更何況,你跟他們多學學,回去伺候你的女人,你的女人會更愛你。」

說完這句話,我沒去看馮的反應,這個年代,是人類有史以來,女人開始和男人轉換角色的轉彎處。不信,以後男人就會流行學烹飪,上美姿美儀,錢賺得多的女人去上班,賺得比褓母少的男人在家帶小孩。而且,女人一旦全心在事業上,她來往那麼多人中,可外遇可劈腿,這麼誘惑的事,有什麼難呢?

我話是這麼說,心裡真正想的,卻是想當個傳統女人。對於愛情,我沒那麼多期待,我只希望生活中有個能跟我溝通的人。和馮雨就有校園情結,我們彷彿學生情侶一樣,在一起聊聊電影、書、餐廳,他填補了我丈夫給不了我的生活。人活著,要的何止是物質,還要精神,而精神在這個時代,已進步到可以用買的。就像我丈夫開始懷疑我有外遇的那通電話,我可是強硬的回他:「你懷疑我,那你覺得我為何會外遇呢?男人外遇,也沒見過他那在家的女人有什麼更年期啊?可你有想過如何善待我嗎,連個韓劇都不陪我看,你還有什麼權利管我怎麼生活。告訴你,陳耀文,你有膽就跟我離了,不然哪天我瘋了給你滿城戴綠帽,你就比現在的富有還窮酸!」

本文摘自《面具之上》圓神出版

Advertisement
許常德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