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那晚眼淚的遺憾

文/亞美將

遺憾是想見不能見,遺憾是回頭早已不在,遺憾是剩下自己在說話。

她最近剛好跑了一趟墾丁,跟許久不見的同學們小聚幾晚,同學們大約十多年沒見了,見面的感覺沒有絲毫尷尬,只有一股熱血沸騰在彼此心中,大家什麼話題都想聊,不論是白天或晚上,只要有人聊男朋友,大家都提供好幾段男朋友的故事,就連聊起魚缸,每個人都對魚缸也有好多段故事要說。

那一晚,剛好颱風即將要來襲,外面風雨交加她們決定留在VILLA裡一邊喝酒一邊聊天,還記得突然有人感慨說:「以前都是聊男生,現在我們聊魚缸,這種感覺好奇妙,好像以前有些人都在聊我們不懂的爬山、高爾夫之類的。」

她們聊著那些年的那些男生,有些男生不知去向,有些男生意外逝世,有些男生變胖、變醜…,同學們對所有記憶大多都很清楚完整,就只有她對某部份回憶的細節感到相當模糊,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只要本來就沒很喜歡或時間久遠疏於連絡,不要說名字,根本連長相都無法聯想。

可能有人會認為這樣的遺忘很不好,甚至會誤會她是一個無情、絕情的人,但樂天性格讓她自我感覺良好,告訴自己至少有個專長叫做遺忘,遺忘的缺點或許是無法感受每個曾經有過的快樂、興奮、雀躍…,然而遺忘的優點卻是不必再去感受那些痛苦的、悲傷的、難過的…。

大家都知道,其實一個真正愛過的對象,你一輩子是不會忘記他的長相,無論他幾歲,你還是會忍不住的去想像現在的他會有什麼表情與生活。

對她來說,那年的那個他,到現在仍舊是一個謎,這些年來,她也沒忘記過他,若有和以往的朋友連絡,會問一下朋友有沒有人遇到他,想打探看看還有哪些人跟他有連絡,但因為他不是與她同年,所以彼此朋友間的交集更是少,後來有次回老家時,她鼓起勇氣經過他家門口,沒想到那個以前常逗留又熟悉的建築早已拆掉變成荒涼的空地了。

關於後續這些事情她都沒跟同學們說,直到那天聚會,彼此問起了:「當時追妳的那個男生呢?」、「後來妳跟他怎麼分的?」就問起了他與她,她才說出後來回到老家有去找那男生卻撲空的事情。

沒想到卻得到意外的答案…

「妳不知道他已經死了嗎?」其中一個正在擦頭髮的同學說。

這女生剛好洗澡出來,沒聽到前面的對話,但聽到她說他的名字,就順著脫口而出,可是話一說出來,全部的人都瞪大眼看著正在擦頭髮的她。

「妳怎麼知道?」她問她。

「他後來交的女朋友是我大學同學,我也是前幾月才從我大學同學那邊聽來的,他好像是在今年車禍死掉的。」擦頭髮同學說。

她雖然知道那些都已經過去了,但聽到這個消息有點無法承受,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討論聲淹沒了她對他的懷念。

當時分手是因為自己在不知情的狀況下當了第三者,後來即使她無所謂,男生也決定要分手,那時她哭的很慘,在剛畢業與失戀的狀態下決定要到外地重新生活,過了這幾年,她本來抱著期待哪一天在相見的可能,只是現在得知那個男生已經死了,好像什麼希望都幻滅了。

如果當時有留著什麼通訊就好了。
如果當時不要狠心不連絡就好了。
如果當時保持普通朋友關係就好了。
如果當時…

一堆反覆的自問自答,夜裡的眼淚悄悄堆在枕頭中。

亞美將的FB

亞美將的無名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