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親愛的貝

Share

文/萊姆

若說那些年有什麼遺憾,我想,就是曾經親密無比的好友,如今卻不知道該聊什麼話題的感慨吧。

我和她,沒有背叛、沒有為男人爭風吃醋、也沒有由比較而起的嫉妒不甘,我們只是很單純的,被距離沖淡了感情。

因為同樣的興趣,同一個補習班的我們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

剛認識的時候我們都還好小,傻傻的,沒有英文課的國小生,因為各種理由被送去兒童補習班學英文。那時候覺得好朋友就應該要有獨一無二的稱呼,我叫她「貝」,她叫我「雪」, 跟名字完全無關的暱稱,我們不敢也不好意思告訴別人,但喊出口時,總是比喊名字多了份親暱。

那時候還流行通信,明明就是每天或是每周會見面的朋友,卻覺得話多到必須在閒暇時寫在信紙上都還說不完,寫到我可以把她家的地址背出來。

她帶領我進入動漫畫的世界,我們迷戀同樣的作品,支持相同的配音員,她牽著我的手,我跟著她,吱吱喳喳,我們要好的不得了。

後來呢?

隨著升上國中,我們離開兒童補習班,不同學區的我們進入不同的學校,生活中漸漸少了交集,但我們相信著,只要感情還在,我們依然是無話不聊的好朋友。

然後高中、然後大學,我們的距離越來越遠,聯繫越來越少,等到我們驚覺時,我已經沒有辦法再自然叫她「貝」,她也無法再喊我「雪」。喊名字,卻又陌生的讓我們心驚。

久久一次的電話,開頭總是有點尷尬。

「嘿~是我啦…」

什麼時候開始,我們的話題從自然而然,變成小心翼翼的打探配合?

什麼時候開始,我們關心著彼此,卻害怕主動聯繫,結束通話後會有鬆一口氣的感覺?

不知道該怎麼叫對方,結果掛了電話後,才發現,從頭到尾我們都沒有叫過對方的名字。

我們依然有相似的喜好,但實際上喜歡的東西早已不再相同,我不懂她愛的,她也無法理解我喜歡的。

十幾年過去,我們只剩微弱的聯繫,無法再熟絡,又捨不得放棄。

親愛的貝,如果可以的話,我多想回到當初我們剛分離的時候,我要緊緊的抓著妳,不要再讓新朋友和壓力,讓我們往來的信從一個星期一封,變成一個月一封,最後一年只剩一通不長的電話,試圖證明我們仍舊是朋友。

親愛的貝,我想要再找回當年的感動,我們之間一定還有著共通點,只是我們已經疏遠太久,不知道該如何打開那個開關。

親愛的貝,我好想念十幾年前,總是勾著手,好傻好天真,但是好親密好快樂的我們。

Advertisement
萊姆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