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面具之上:Sandy

文/許常德

我不想浪費精力從男人那兒爭取不可能有的恆久愛情

我發現她取代了我生命中該有的男人位置,我從未對一個男人有終身依靠之感,但對她,我很怕我生命中沒有她。所以,她痛苦的事,我會比她更痛苦……

和董事長步出酒店大門,我獨自回到店裡。

在我那兩坪大的辦公間,我撥了一通電話。「小蘭嗎?我是Sandy,我和他碰完面了。」
人活著,賴著一口氧氣。我深深吸了一口,每回我和董事長碰完面,總覺得累。

一個人不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就容易有這種感覺。我和董事長在一起工作二十年了,後來也成了他的女友,一直都不開心,但我還可以忍受。董事長是在一次酒後,跟我說了一堆廢話,把我騙上床的。我懷疑,他有下藥在那天酒裡,不然那天我的身體不會那麼軟,我也不會對他那麼有好感。我會這樣想,是他有前科,而我還是幫兇呢!他就對他以前的女朋友幹過這種事,而買酒和看他加工的人正是我,你說我是不是活該有現世報。

我能忍受,是我想從他那邊拿一些我想要的回饋。董事長要不是我之前幫他把關,他的公司早就倒閉了。他這人愛說大話,又愛做政府單位的案子,這樣的生意,只能靠應酬、塞紅包、給回扣、偷工減料,可他又偏偏不會算帳,簽約又不好好看合約,賺錢的案子比例少,很多年來都是靠我接些案子才得以平衡。

直到他遇到了小蘭,他根本看準小蘭她爸的政商關係,才積極追求小蘭的。果然,皇天不負有心鬼,他不只娶了小蘭,還獲得讓他身價上億的案子。

「你離職是為了我嗎?」董事長在他我幫他布置的新大辦公室,放離職書的紅木大辦公桌是我舅舅家賣的,我賣一張桌子賺十萬元回扣。

「你只有這個疑問嗎?」

「妳知道,我很需要妳。」

「董事長,你現在該想想清福了,把這公司賣掉,在它最有價值的時候。這世界有很多你該去卻沒時間去的地方,老天爺給你的好運,是要你歇息的機會,你可別拿來拚命了。」

「你怎麼打算?」

「我想做自己的品牌,我想賣我自己設計的紙制品,比如筆記本、日記本……」

「我知道妳會設計,但這年頭還有人買日記本嗎?」

「我不會先去想有人買不買這件事,而是,想如何給這些產品新生命,人不完全不能接受改變,但你要有個STORY給他改變。」

我跟他說話總是理性,因為一旦讓他覺得我是個過度依賴他的小女人,我就一點價值都沒有了。

和董事長在一起的日子,我確定他是很爽的。我的一個手帕交在她從事性工作後,她就告訴我要當一個讓男人需要的女人,就要能傾聽男人說話,做足性的熱情。傾聽,有一個界線,就是不能太無知,重點是要懂溫柔的點頭,和明顯的崇拜。性愛呢,得有熱情、主動、還要的態度。有些女性覺得這樣做是做賤自己、不尊重女性,我卻覺得人啊,是需要被激發潛質,去激發男人對女人好的潛質,這有什麼不能做。

從小到大,我循規蹈矩,見到我的長輩都說我以後一定是當老師的。因為我功課好,樂幫同學,又是老師得力的小助手。說得更深切一點,我到現在的衣著,就不自覺常以老師的形象選購。這個保護色,讓我得以在無人干擾下,進行我的第二個人生,白天我是個盡責的好秘書,晚上我是老闆和一些人的地下女人。是的,我喜歡我多面的人生,無人知曉,而這一切,一直到小蘭的出現……

這個世界就是那麼窄,窄到幫我介紹男客的媽媽桑是小蘭的密友。我從事性服務為的不是錢,而是我不想浪費精力從男人那兒,爭取不可能有的恆久愛情。

所以我很挑客人,客人不是我喜歡的型,我不會接,而且我只接外國客人,這樣才不會遇到熟人。那一天,是小蘭第一次約我吃飯,她不但沒有看不起我的意思,還很好奇我的決定,從此我們變成無話不談的朋友。我喜歡她的矛盾直爽,她喜歡我的冒險低調。可我還是沒跟她坦誠我和董事長的關係,因為我後來越來越在乎和她的友情,女人間的感情真的很難得。

有回,她電話中跟我說,她發現自己一點都不喜歡董事長。這個感受甚至讓她對家裡的傭人說,不能把她的衣物和董事長的衣物混在一起洗。舉這個例子,我深有同感,我立刻回她說:「那我們一起處理掉他。」

也不知為什麼,我發現她取代了我生命中該有的男人位置,我從未對一個男人有終身依靠之感,但對她,我很怕我生命中沒有她。所以,她痛苦的事,我會比她更痛苦,而這個鏟除惡人計畫,全是我一手策畫,我甚至願意以死相應,直到計畫成功。

「小蘭,董事長看到馮雨進你房間了。」
「一切比計畫更順利,馮雨真是天上掉下的禮物。」
「嗯,董事長這次會死得很慘。」
「不,你說錯,是活得很慘。」
 

本文出自[面具之上]

Tags : 女人心事
許常德
知名音樂創作人,現任大無限國際娛樂有限公司 總經理。曾為庾澄慶、許如芸、齊秦、范曉萱、王力宏.....等歌手創作過多首名曲,累計超過上千首專輯文字或企宣統籌作品。經常為時事敢言發聲,對兩性感情有著獨道看法,另出版過「中年男人地下手記」等多本文字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