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太監有太監的好 文藝男有文藝男的妙

《失戀33天》作者鮑鯨鯨/網路花名:大麗花

活潑同學寫來一封信:

花姊你好:
很早以前看過您的一篇跟文藝男青一起吃飯的文章,大快人心,所以我最近一直很想把自己的遭遇說給您聽。

我今年25歲再往上,具體數字就不說了,反正到了父母催婚的年齡。我這個人沒什麼個性,朋友都說我跟白開水一樣。我很少跟別人發脾氣,再怎麼惹我,我也都能忍住,可是這次這個人實在是……

他是我媽介紹的對象,是我媽同事的兒子。這也不算相親,我媽就是希望我多接觸一些人,多點機會。第一次見到他,我就想此人肯定是個文青,戴著一副黑框眼鏡,身穿格子襯衫,頭髮有點油,看起挺髒的,腳上是一雙骯髒的CONVERSE,還背了一個大包包。那天,我被迫穿得很淑女,起碼乾淨得體。我心裡不太高興,想說第一次見面,對方起碼應該穿得乾淨一點吧。

然後他說:「我是一個特別害羞的人。」可能因為對我的長相不感冒吧,他連做做樣子都懶了,就靠在沙發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問我喜歡聽什麼歌。我說沒什麼特定的,喜歡聽廣播,覺得陳奕迅和方大同都挺好的。他露出一臉鄙視的表情,說,不知道方大同是誰,不聽那些港台歌手,只聽萬曉利。然後他突然不害羞了,起碼花了半個小時給我上課,告訴我萬曉利是誰。其實我一點都不感興趣,但又不好意思打斷他。說完萬曉利,他又說了一大堆我沒聽過的人名,發現我都不認識,他露出那種我簡直是白活了的表情。我心想,不就幾個唱歌的嘛。

然後他開始分析我,說了一大堆「榮格」啊「精神的富足」啊之類的話。我從小被我媽教育打斷別人發言很不禮貌,所以只能一直盯著桌子底下他那雙髒的出奇的帆布鞋發呆,真不知道怎麼可以穿得那麼髒……

終於結束了這次見面,當然了,最後吃飯是我買的單,因為他一直掏錢包一直掏不出來,服務員在旁邊不耐煩地等著,我都快丟死人了。

回到家洗了個澡,就發誓再也不要把這個人想起來了。結果過了幾天,大半夜的他給我發了一條簡訊,內容大意是你的人生太蒼白了,我想幫助你,可是我無能為力。我十分生氣,馬上打過去,結果電話那邊的他喝多了,聲音很大的說了一些莫名其妙鼓勵我的話,有一句是:「不要被生活蹂躪!回到never land(《小飛俠彼得潘》裡面的夢幻島)去尋找我們最本我的歡樂!」這一句我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當時我一聽差點吐了。
花姊,說了這麼多,您別嫌我囉嗦。其實說出來好像已經好一點兒了。謝謝你。

──────────────────────────────────

活潑同學:

看得出來,你真是個好脾氣的女孩。
先說這麼件事兒好了。

經常去找我朋友玩,所以常在方家胡同(巷弄)出沒。玩了一夏天才知道,方家胡同原本叫金太監胡同,因為離雍和宮很近,清末大批太監被遣散出宮後,一名姓金的太監為了每日誦經方便,在這條胡同裡買了一座宅院。繼他之後,其他太監也都一起住進了這條胡同,為的是有個組織,日子會過得比較踏實,此後這條胡同就叫做金太監胡同了。

我和朋友聊,朋友說,當時的情景肯定特奇怪,一大堆太監擠在一條胡同裡,這胡同的氣場多麼與眾不同啊,真難想像會是什麼樣的場景,一定很詭密奇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