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太監有太監的好 文藝男有文藝男的妙

Share

《失戀33天》作者鮑鯨鯨/網路花名:大麗花

活潑同學寫來一封信:

花姊你好:
很早以前看過您的一篇跟文藝男青一起吃飯的文章,大快人心,所以我最近一直很想把自己的遭遇說給您聽。

我今年25歲再往上,具體數字就不說了,反正到了父母催婚的年齡。我這個人沒什麼個性,朋友都說我跟白開水一樣。我很少跟別人發脾氣,再怎麼惹我,我也都能忍住,可是這次這個人實在是……

他是我媽介紹的對象,是我媽同事的兒子。這也不算相親,我媽就是希望我多接觸一些人,多點機會。第一次見到他,我就想此人肯定是個文青,戴著一副黑框眼鏡,身穿格子襯衫,頭髮有點油,看起挺髒的,腳上是一雙骯髒的CONVERSE,還背了一個大包包。那天,我被迫穿得很淑女,起碼乾淨得體。我心裡不太高興,想說第一次見面,對方起碼應該穿得乾淨一點吧。

然後他說:「我是一個特別害羞的人。」可能因為對我的長相不感冒吧,他連做做樣子都懶了,就靠在沙發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問我喜歡聽什麼歌。我說沒什麼特定的,喜歡聽廣播,覺得陳奕迅和方大同都挺好的。他露出一臉鄙視的表情,說,不知道方大同是誰,不聽那些港台歌手,只聽萬曉利。然後他突然不害羞了,起碼花了半個小時給我上課,告訴我萬曉利是誰。其實我一點都不感興趣,但又不好意思打斷他。說完萬曉利,他又說了一大堆我沒聽過的人名,發現我都不認識,他露出那種我簡直是白活了的表情。我心想,不就幾個唱歌的嘛。

然後他開始分析我,說了一大堆「榮格」啊「精神的富足」啊之類的話。我從小被我媽教育打斷別人發言很不禮貌,所以只能一直盯著桌子底下他那雙髒的出奇的帆布鞋發呆,真不知道怎麼可以穿得那麼髒……

終於結束了這次見面,當然了,最後吃飯是我買的單,因為他一直掏錢包一直掏不出來,服務員在旁邊不耐煩地等著,我都快丟死人了。

回到家洗了個澡,就發誓再也不要把這個人想起來了。結果過了幾天,大半夜的他給我發了一條簡訊,內容大意是你的人生太蒼白了,我想幫助你,可是我無能為力。我十分生氣,馬上打過去,結果電話那邊的他喝多了,聲音很大的說了一些莫名其妙鼓勵我的話,有一句是:「不要被生活蹂躪!回到never land(《小飛俠彼得潘》裡面的夢幻島)去尋找我們最本我的歡樂!」這一句我記得這麼清楚,是因為當時我一聽差點吐了。
花姊,說了這麼多,您別嫌我囉嗦。其實說出來好像已經好一點兒了。謝謝你。

──────────────────────────────────

活潑同學:

看得出來,你真是個好脾氣的女孩。
先說這麼件事兒好了。

相關文章

經常去找我朋友玩,所以常在方家胡同(巷弄)出沒。玩了一夏天才知道,方家胡同原本叫金太監胡同,因為離雍和宮很近,清末大批太監被遣散出宮後,一名姓金的太監為了每日誦經方便,在這條胡同裡買了一座宅院。繼他之後,其他太監也都一起住進了這條胡同,為的是有個組織,日子會過得比較踏實,此後這條胡同就叫做金太監胡同了。

我和朋友聊,朋友說,當時的情景肯定特奇怪,一大堆太監擠在一條胡同裡,這胡同的氣場多麼與眾不同啊,真難想像會是什麼樣的場景,一定很詭密奇幻。

我說,這有什麼難想像的呢,難道你沒參加過一大批文藝男青年的飯局嗎?
朋友說,參加過啊,還不止一次。
我說,這兩群的氣場是一樣的啊。
朋友沉吟半晌,默默點頭,「說的也是。」

美劇(美國電視劇)一般都是第一季比較好看,文藝男青年也一樣,第一批都比較純粹和高端,基本上是裝著裝著就自以為是這麼青春無邪夢幻了。但現在市面上流通的文藝男青年就要低端的多,基本上在哪兒出現都是一個值得圍觀的肉體笑話。當他們在你面前絮絮叨叨地默念起哲學名言名句時,其實心裡在想如何撲倒你;當他們背誦起動人的歌詞,眼角泛出淚花時,心裡還是在想如何撲倒你;最後,當他說起童年陰影、初戀往事、戀母情結,哄得你潸然淚下時,他心裡其實在想,得趕緊撤了,不然沒了地鐵還得叫計程車帶她回家,這個投資報酬率太低了。

所以,這也是一個自我閹割的族群啊。太監不談女人,是因為他們不能。文藝男青年不談女人,是因為他們不屑。而令人瞧不起的是,他們最後還要利用這種「不屑」來作為勾搭女孩的唯一手段。

文藝男青年普遍比較窮,而且比較懶,每天的生活都擠壓在夢想和空想這兩個氣泡裡,所以永遠找不到實踐的空間。他們唯一擅長的,就是在一個個飯局上,一個個女孩面前,揣著那個空蕩蕩的錢包,頂著那個空蕩蕩的腦袋,張開空蕩蕩的嘴,用他們那條沒尺度的舌頭,把自己挑逗得興奮起來。這是一種最悲涼的自我催眠過程,性質和從前金太監胡同裡的太監們清晨起床去廟裡誦經三百遍一模一樣。

真正把「青春」兩個字看得重之又重的,早就戒煙戒酒早上八點鐘準時起床健身房的會員卡一辦就恨不能辦十年。

就像王朔說的一樣,「誰沒年輕過啊,你們他媽的老過嗎?」

這道理簡單的就像「永遠不要在上山的路上,取笑下山的人累得像傻逼一樣。」

放眼雲煙,普羅大眾裡,好像只剩下文藝男青年不懂這個道理。「回到never land去尋找我們最本我的歡樂?」您的情緒智商剛到幼稚園大班的程度,在哪兒待著都一樣。

活潑同學,現在有沒有感覺舒爽一點?

如果以後該男青年還是會在深夜念抒情詩給你,你一句話就會令他囂張的氣焰萎靡下去,這句話就是:「不好意思,您是哪位啊?」

祝你一切順利。

Advertisement
鮑鯨鯨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