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愛情,多數是卡陰

Share

文/給愛莉絲

我的愛情常常失誤,
雖然 ,愛情本身就是失誤造就的美麗錯誤,
這場美麗的錯誤,我想是卡陰…

S,是我愛情裡的太陽,溫暖卻遙不可觸…

還記得是個百無聊賴的午後,
業務開發的苦悶工作讓我發慌又焦慮,
撥著一通又一通熱臉貼冷屁股的電話,絲毫沒有半點進展與成效,
不是被傲氣凌人的業主冷嘲熱諷一番,就是被四兩撥千金的客戶婉拒,
初出社會的我,挫折感油然而生…卻仍撐起微薄的鬥志,撥出下一個號碼,
而S溫暖柔軟的聲線,以及符合他公關身段的親切應對,就如同太陽,讓我感到一絲暖慰!

因為業務上的需求,除了交換email也交換了msn,
後來,我們開始不再聊工作上的事,反倒是像朋友般分享生活,
透過網路縮短彼此的距離,而這零距離感,慢慢衍生出情感與依賴,
甚至荒謬的成就我們的愛情…

S,是我愛情裡的艷陽,耀眼卻刺盲我的雙眼…
即便這麼些年過去了,還是心有餘悸,
那些式微的印記,斑駁,
成為渙散的光影繾綣,
纏綁並且揚飛一切…

在那些分享生活的過程中,我對他敲打出一封封訴情的信件,
這其實多麼瘋狂,未曾謀面的神秘,如同夢境般神聖又令人好奇,
我是如此迷戀著S柔軟的聲線,又是多麼激情的想望著他說述的情節,
透過光纖,穿越距離,更荒腔走版的醞釀著煽情的伏筆,
只是,S享受著這躁動的曖昧,而我要的明朗,如同我信仰愛情的專一與絕對!

於是分隔兩地的生活令我無法專心於原有的軌道,提出了見面的要求,
我跳動著安寧又澎派激動的心期待著與S見面,
而在這之前,竟意外的得知他已婚,
然而,錯了時節的花,豔綻得尷尬,
我,錯了,卻無法回頭…

後來,S坦承了他的已婚身分,並流著淚對我說,
他是多麼瘋狂的想疼愛我,因為我是他的「情人」,
他是多麼難忍的壓抑愛我,因為我「只能是他的情人」,
這一切對我來說,憂傷又淒絕,某種程度上而言,這愛卻病態的令人感到聖潔…

於是,
我們第一次交換體溫後持續背著他的妻碰面,持續著這不知檢點的快慰。

每一次的見面,都令我滿足,但忌妒卻是我背上的芒刺,令我疼得窒息,
我越愛他越是彰顯我的愛多麼卑微又無恥,

然而他總是能用他的眼淚,以及溫暖的語氣,告訴我他的「無法」央求我諒解與理解,
我總是無法理解卻強迫自己諒解,
我甚至不捨他的包袱,痛恨自己無法理解他的無奈。

於是每天深夜我們都藉由視訊碰面,緩和亟欲想見面的情緒,每晚10點上線,似乎是一種不需言說的默契,
只是當時我的工作偶爾會有需要應酬的時候,有時忙碌起來,總會錯過與他的碰面,
他開始不能諒解,甚至是提醒我不該為了工作犧牲自己的時間,該適時的婉拒應酬,
在當時的我聽來,這不是過分的要求,反倒像是一種心疼我的叮嚀…
我開始排斥加班,也拒絕其他異性的邀約,逐漸成了一種禁錮自己的牢,
他所有的言語與關愛都為了搬弄了我對愛情的堅持與信仰,
即便我是為愛拔足狂奔得滿是傷痕,我仍只能是他的「情人」,

在這失衡的關係裡,越是愛他我越是孤獨,
在這失序的情節裡,成就我沒有內涵的逐漸枯萎的靈魂。

後來我們開始激烈爭執,因為他想佔有我,卻無法同樣只讓我佔有。

慾望,血淋淋赤裸裸的,彰顯著彼此的愛情,多麼面目可憎…

這關係仍迂迴的維繫著,每當我想要放棄,S就要我給他點時間釐清與妻的關係,
而我,對於這愛情,開始只能被動的等待,甚至是消極的靜靜擱置…
信仰也變得陰誨不明,所有激情也慢慢斂起,無法解套也無法灑脫的寫下句號…
直到爭執以後的他的坦白,

他告訴我,他的立場一如他最初的告解…
對於情人的定義我始終似懂非懂,
後來我甚至google「情人」一詞解釋,
情人,就是你偷偷摸摸地去和她約會又怕妻子撞見的女人…

原來,這就是我自以為的聖潔的愛情。
恍夢初醒,痛得令人哆嗦卻終於清朗得泛白,
所有的羈絆都不再羈絆,
這場不可理喻的鬧劇,
我是看輕也看清了。
而我明瞭,
我曾全然的掏心掏肺去愛
也仍然願意慢慢尋回我遺失的信仰,
在下一次值得的美麗的錯誤裡。

Advertisement
網友投稿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