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卡陰,肇因於卡住的腦袋

Share

文/天生凡骨

我的抽屜角落裡,留著一只多年前的名牌手錶。也許時時提醒著我,曾有過一段虛幻,浮華的,連感情都談不上的感情。

他是我公司的同事,就是本土劇一出現,大家馬上就知道「這不是個好東西」的那種男人。他頗有些花心的本錢,也就挾著那些本錢花心。年輕,帥氣,高學歷,穿著極有品味。一雙眼睛賊壞賊壞的,老愛勾人。

女人最討厭這種男人,偏偏對這種人又沒有任何招架的能力。初出社會的我,就這樣糊裏糊塗被勾了去。他簡直把我當書僮用,明明不同部門,有事沒事就叫我幫他查資料,影印,打字,甚至到總經理那邊探聽看有沒有什麼升遷的小道消息。我很氣他,卻又心甘情願。

我幫他把資料從一本厚厚的書影印下來,邊邊一整排印不清楚,我還一字一字用筆補上去。

「這些日子,辛苦妳啦!」有天,他忽然從公事包裡面拿出一個盒子,並輕佻地捏了捏我的臉頰,很符合他的形象。

我打開一看,是一只名牌女錶。這是什麼意思?我為他工作的Bonus?還是他真心喜歡我?他怎麼知道我喜歡手錶?難道真是個有心人嗎?

「這樣不太好吧?」我遲疑了一下,畢竟看起來頗為貴重。

「唉呀,別想那麼多,就收下吧。」他在我唇上輕輕吻了一下。我或許應該高興的,但是有一種奇異的感覺,像是一個小孩垂涎了很久櫥窗裏的精緻蛋糕,有一天終於嚐到了,卻又不如想像的美味。他的唇,像紅艷櫻桃亮眼,嚐起來卻是澀澀的罐頭味。

那一吻,是不是有什麼特殊意義?我暗自揣測了好幾天。然而,他的態度若即若離,我總是猜不透他的心思。直到有一天。

我看到另一個女同事戴了那只和他送我的一模一樣的名牌女錶。我心跳加速,但仍忍不住好奇,想要一探究竟,便走過去讚美:「好漂亮的手錶,在哪兒買的呀?」

「男朋友送的。哼,但他可不是花錢買的,他家開銀樓,分店好幾家呢,這種手錶一大堆。下次不知會送什麼?」她嬌聲說道。

我忍不住跑去查人事資料,果然他家裏是開銀樓的,就是送我的那只手錶盒子上印的那家店。

回到家裏,我把那只手錶拿出來,看著看著,忍不住笑了起來,笑自己的愚昧無知,也從眼角笑出眼淚。其實,一開始就隱約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然而,似乎總要親自試試才甘心。一個女人一輩子之中,總要遇上一個壞男人吧?(就像男人生命中總會為一朵紅玫瑰心動)明白壞男人的壞,這樣,在遇到好男人時,才能珍惜好男人的好。

我望著手錶,錶面彷彿變成了一面小鏡子。鏡裏花,水中月,再怎麼美,也不過是假的贗的虛的空的。我沒有把那只手錶丟掉,也沒戴過(也許公司每個女同事都有一只吧?小心「撞錶」),留著供奉並嘲笑自己曾經有過的虛榮。卡到陰的時候,恐怕腦袋也卡住了吧!

Advertisement
天生凡骨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