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孤單並不可怕

文/艾莉

四月中、10度℃春寒、在塞納河畔迷著路、妳一個人。
縱使隔著千山萬海但在我耳邊的妳的聲音依然如此清晰。
「沒想到巴黎會這麼冷~」妳吸了口冷冷的空氣接著忍不住抱怨起自己。
「出門太匆忙了連件外套都沒帶。」
四月的台北正是宜人的好氣候,數不清是第幾次妳一人飛往了歐洲,這次的目的地只有法國。
「巴黎人是該驕傲的,他們有這麼歷史悠久典雅美麗的城市。難怪他們要一天到晚對觀光客傲慢。」迷著路的妳依然一派輕鬆,輕易的原諒了不很友善的巴黎人。
妳在小巷中隨意走動,好像光是置身在這樣的分圍中就足以趕走還未進食的飢餓感。
「妳會喜歡這個城市的,妳一定要來看看。」妳很篤定地對我說。
我是愛旅行也愛歐洲,但是要我隻身一人飛去歐洲,我缺乏這樣的勇氣。
但妳不是一個人,雖然上飛機的時候妳是一個人,但是,下了飛機踏上那片土地後,妳有他。
他在那個城市等著妳。
但他人呢?為什麼現在的妳是一個人?
「他過兩天才能趕來跟我會合,我們計畫要去好多地方。」妳開心笑著說著,我感覺到連在台北的我周圍的空氣也充滿著香甜的氣味。
你們會一起去哪裡呢?我好奇的問。
「馬賽呀~尼斯呀~」妳邊說邊回想著。「啊~他還提到一個釀白酒的小鎮希伯維列Ribeauvillé。」

當年「山居歲月-普羅旺斯的一年 A Year in Provence」這本小說在台灣狂賣的時候,年紀還小的我們只能聞著薰衣草精油、擦著薰衣草乳液,遠遠想望著那一大片紫色浪漫,十多年過去了普羅旺斯的薰衣草田,依然是我環遊世界清單中尚未實現的一個想望。但四月並不是薰衣草的季節吧?少說也還要兩個月的等待呀~
「Chamil說我們就是去看海、看遊艇、吃海鮮。」
也是,只要對的人在身邊去到哪裡都是人間樂境。
「我幫妳買了件性感睡衣喔~」妳笑得很開心,那次的通話就在我催促著妳快去覓食劃下終點。
三年前妳一個人在冬天去了南歐一趟,在西亞納SIENA那個古城遇見了他–Chamil。冬天的SIENA時間像是靜止住了,他在露天咖啡座悠閒的張望四周,卻看著妳像小女孩一樣在石頭路上蹦蹦跳跳著。
「小心~」他一開口是濃濃法國腔的英文,在妳差點重心不穩跌倒時出聲警告。
妳對陌生人的善意回報甜甜的一笑,尋常的偶遇會在這個笑容劃下句點,但是那天的陽光那麼暖,冬天的SIENA那麼美,這一切使得這個偶遇一點也不尋常。
兩個異鄉人希望SIENA這種讓時間靜止下來的魔力可以發生在你們身上,你們比預計時間又多待上了兩天,他甚至還陪妳回到了翡冷翠Firenze過了一夜,但離別終於來到眼前,你們約好了要再見,他當時的眼神好熱切,妳也相信兩人同心可以克服一切難關。

在台北的我繼續依照日常的節奏生活著,三天後的深夜又接到了妳的電話。
「他沒有出現…我在旅館等了一天一夜,他沒有出現。」
深怕錯過他的妳連房間都不敢離開一步,但妳說其實知道他是不會來的。因為那天跟我通完電話回到飯店妳就收到一張留言紙,看著慘白的紙張妳不敢打開。
三年了,一千多個日子的分離,只靠冰冷的網路視訊怎樣能夠持續在SIENA燃起的熱情?但聽說妳終於要來到他的城市,他依舊切切的盼望著,即使他已經有了愛他的妻以及剛開始蹣跚學步的女兒。
「比起他我更有不道德的勇氣。」妳自嘲的說。
但他終究沒來,妳心裡是知道原因的。
「這趟旅行我還是要去完成,即使只剩下我一個人。」妳堅定的說但聲音有些微微的顫抖。我好像看見妳瘦瘦小小的身影,咬緊下唇把下巴越抬越高,努力不讓眼淚滴下來。
妳在希伯維列打開了那張紙條,紙上簡單寫了一句話還有他的簽名。
I’m sorry。
妳選了瓶白酒、回了封簡短的信一起寄給了他,然後簽上自己的名字。
Don’t say sorry,because I’m not。take care。
 
「看著自己選的那瓶酒慢慢被包裝起來,我感覺到心中的某一個部分也跟著死去了。」
回到台北後在捷運旁的線型公園裡,我和頭上蓋著書本泡澡的小熊一起聽著妳說話。
「原來真正的孤單並不是妳一個人隻身在異地,而是失去了那個以為會一直張開臂膀等著擁抱妳的溫暖懷抱時,才會讓人真正的感覺孤單。」
聽妳說完,我給了妳一個大大的擁抱。
「雖然我的肩膀不算寬闊,但是體溫應該可以讓妳暫時取暖。」
妳笑了,嘴角有法國遺留給妳的孤單。

孤單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當妳把心給了一個人,並且篤定地把他也放在自己心上,直到有天失去了他時妳才發現,不但找不回自己,連自己原來的那顆心也一起賠上要不回來了。

******

Tags : 女人心事
艾莉
最佳都會女子愛情代言人,筆調溫馨,擅長撫慰女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