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只能相信你

文/亞美將

如果不這麼傻,教我如何還能感受到戀愛的滋味?

總有那麼一刻,不管聽到什麼流言蜚語仍就會堅持自己所相信絕不幻滅。或許在旁人的眼裡是那麼的傻,但對自己來說,喜歡上一個人,沒有退路,也只有相信你了,否則如此讓人質疑的愛情,誰都有權利打碎與踐踏。

這些天都在追美國影集「花邊教主」,裡面的男女們動不動因為誰看到或誰聽到些什麼風聲就隨興又任意的將關係切斷,不給對方一個解釋的機會,並認為「以前你是怎樣的人,現在一定也是那樣的人」斷定自己所喜歡的人。所以當現實生活中的我們遇到類似的狀況時,會主動給予對方解釋的機會,如果解釋的合情合理就會放下所有誤解去重新原諒對方,並給自己與給對方一個新的機會,因為我們明白自己的人生不是影集,而是活脫脫的在身邊上演。

因為猜忌讓感情變調了,一個用力的戳,另一個用力的補,於是整段感情談下來弄得彼此傷痕累累。我們老是把心痛想得太華麗般的苦了,預知痛苦的背後會有無限延展,所以冠上了洗刷不掉的印記,讓自己永遠記住怎麼被傷害以及如何心痛,想像著或許這樣就不會有機會讓別人來傷害自己,也就不會有心痛的感覺。

其實自己也都明白心痛的時效性並沒有大家所想像的那樣長,因為害怕那種不舒服的感覺連結到全身,從頭痛到肢體痛最後全身都痛,彷彿只有他才是特效解藥,所以乾脆就這樣放任自己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告訴自己就算真是謊言,這樣過下去也沒有什麼不好的。於是大多時候,我們寧可活在自己自以為的小幸福裡,也不願去攤開愛情讓大家來檢視,畢竟清醒與不清醒只有自己才有選擇權,無關他人的事。

愛一個人不需要太多理由,當我決定要愛上他,也只能不容質疑選擇相信、選擇去愛,即使有人明示暗示過我最終的結果不一定是自己所想像的,我還是會就這樣傻到底,生命如此短暫,為何還要侷限自己擁有相愛的可能,若真能放手去愛,就孤獨的放手去愛吧。

那些人不懂我,是因為他們不看好,是因為他們看得很清楚,是因為他們都痛過,是因為他們都懂恍然大悟的瞬間最痛。

Tags : hot issue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