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男人為何老是心不在焉?

文/姚如雯

與其指責男人不專心,倒不如說他們是因為過於專心(只是放錯了焦點),才會心不在焉。

狀況一: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週末下午,HBO頻道正在播映叫好又叫座的電影《阿凡達》,馬克戴著一紅一藍的3D紙眼鏡沉醉在潘朵拉星球中,幻想自己是藍皮膚、寬鼻子的納美人。
米雅端出了一盤削好的水果放在茶几上,在馬克身旁坐了下來,並對他說:「吃西瓜!這顆西瓜很甜!」
馬克頭也不回地答:「嗯……。」眼睛仍然緊盯著電視螢幕。
過了一會兒,米雅整理客廳時突然發現一張逾期未繳的電費帳單,她驚呼著:「哎呀!我們忘了繳電費,帳單已經過期了!這下麻煩了,逾期的帳單便利商店是不接受的,必須找一天到電力公司補繳了……。怎麼辦呢?馬克?」
「……」馬克沒有回答。 
米雅提高聲調,又問了一遍:「馬克!你說該怎麼辦?」
「喔?妳說什麼?」馬克似乎這才回神。
對於馬克的事不關己,米雅有些惱怒了,她壓抑著怨氣說:「你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馬克對米雅突如其來的壞脾氣覺得莫名奇妙,了解問題的來龍去脈後,他簡潔有力地說:「這有什麼好煩惱的?找個公司的午休時間外出繳費就好了嘛!妳真是大驚小怪。」
聽到男人批評自己大驚小怪,米雅被激怒了,她生氣地說:「這個家不只我一個人住,偶爾也請你幫忙處理家務好嗎?要不是你一向對這些瑣事漠不關心,我也不必將所有心力浪費在這些吃力不討好的事上,你永遠都這麼自私自利!」
米雅的無理取鬧也挑動了馬克憤怒的神經,他大喊著:「我『一向』都不關心這些瑣事?那上個月的保險費是誰付的?」……

狀況二:電池在哪裡?
「老公,冷氣遙控器沒電了,你可以換一下電池嗎?」小文問。
阿仁回答:「當然可以呀!電池在哪裡?」
小文回答:「在電視櫃裡呀!」並一邊咕噥著:「從四年前我們搬進這個家開始,電池不是一直放在那裡嗎?」
男人打開電視櫃,左看又看,就是找不到電池,他說:「沒有在這裡。」
小文有些不耐煩地回答:「一定在那裡!就在右邊數過來第二個櫃子的第三層。」
阿仁又說:「可能用完了吧,我沒看見。」
於是,小文從浴室走出來,打開電視櫃,在右邊數過來第二個櫃子的第三層拿出兩顆三號電池,放在阿仁面前……。

男人總是放錯焦點
為什麼馬克對米雅的話充耳不聞呢?答案很簡單,因為他正在看電視。
男人大腦分區涇渭分明,所以無論接收到任何訊息,他們只會刺激腦中的某塊區域來處理問題,而非像女人總是「全面啟動」。因此,男人一次只能專注地做一件事,當他們看電視時,就聽不見旁人說話;當他們吃飯時,就會忘了看電視。與其指責男人不專心,倒不如說他們是因為過於專心(只是放錯了焦點),才會心不在焉。
再仔細檢視馬克與米雅的爭吵內容。當女人氣急敗壞地大吐苦水,哭訴自己有多倒楣時,男人總是不明白女人為何如此歇斯底里,或者狐疑地問:「有這麼嚴重嗎?」於是女人就會火冒三丈地認為男人一點都不關心自己。
其實,米雅抱怨連連,只是希望馬克能哄哄自己,安慰她平日勤儉持家的辛勞;但馬克只著重於「解除難題」,因此氣定神閒地提出「利用午休時間外出」的解決方案。
大部分男人都和馬克一樣,只在「有需要」的時候才說話,除非萬不得己,否則他們不會輕易開口交談。也就是說,男人說話多半是為了「解決問題」,而女人卻為了說話而說話。
除此之外,男人說話重視現實、法律等邏輯思維,但女人說話卻強調「感覺」,因此在爭執中,米雅不自覺地誇大其辭來表達自己的感受,而抓到機會挑語病的馬克就會強調自己並非「一向」漠不關心、「永遠」自私自利。
也許男人與女人的思維邏輯就像兩條平行線,無怪乎他們總是覺得對方是「外星人」,不可理喻也無法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