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蛻變

文/陳保仁太太。芙蘿拉

一位高中最好的同學、一通來自巴黎的電話、一份想送給自己的禮物、一個宣告自己結束單身的心情,1999的夏末,我一個人去巴黎。

那是剛結婚的新嫁娘,除了要與一位感覺很熟識但實際生活不熟悉的男人磨合外,其餘的生活與單身時並沒有多大的改變。

我用著非以往的思維,沒有用太多時間考慮與計劃,快速的買了張機票,向公司與老公請了假,就這樣的背起行囊,一個人前往巴黎。

記憶中,巴黎旅遊書還是在新加坡機場等待轉機的4個小時中買的,如此無計劃的做為,實在不太像我,但我知道一定要這麼做。

我可以感覺,這是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後一次與自已獨處旅行的機會,因為接下來的人生開始,會因孩子的出現而有所不同。

1999秋初. 芙蘿拉在巴黎

灰暗的天空,老舊的地鐵是巴黎給我的第一印象,因為那天是陰天。

好姐妹帶著我從機場坐公車、拉著行李步行、扛著行李走地下道坐地鐵。出了地鐵,扛行李到路面,再步行了幾百公尺,終於來到一個白色圍牆的小木門前。

推開小木門,精緻的小花園映入眼簾,這和我想像的歐洲是一樣的。好姐妹指著3樓的小木窗告訴我,那是她的宿舍。看著有如白雪公主般的小木屋,赫然發現有個美麗的螺旋鐵梯,心想該不會還要我從這再扛行李上去吧!

「沒錯,正是」好姐妹回答,她似乎聽到我心裡的聲音。好不容易安頓下來,因為很累,所以巴黎的第一個印象是灰色的。

但之後幾天的巴黎生活,讓我看到有如千變女郎的多變。你可以看到許多融合哥德及文藝復興時代建築的中古巴黎、君權時代的奢華巴黎、到處都是音樂、舞蹈、戲劇的藝術巴黎,更有世界流行之先驅的時尚巴黎。一個70公里的城市,可以孕育出不同的風貌。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