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被磁場深深牽引著的戀愛

Share

文/中古小姐

到目前為止,我的人生總是不斷在錯過美國。高一那年,爸爸提議家族旅行要一起去洛杉磯時,我只想到自己對漢堡、好萊塢、湯姆克魯斯⋯⋯一點興趣都沒有就算,十幾個小時的長途飛行也不是恐機症患者能忍受的,所以自願留在家裡照顧貓狗。24歲決定出國留學前,媽媽問:「考慮前途的話,其實英文比日文重要的多,妳真要去日本而不是美國?」,「媽,妳女兒哈日但一點都不崇洋,我不想考慮什麼前途,只想飛往自己愛的國家」結婚前,留美的男人問:「新婚旅行要不要一起去我美西的母校看看?」對美國已經夠沒興趣,對他的母校更沒興趣,新婚旅行會成行就有鬼。

但是,這次透過Ryoji所認識的「西雅圖」卻徹底顛覆以往我對美國的定義⋯⋯「可以不用每天和我通Mail喔,你很忙吧,有餘裕時回覆就行了。」

「不不不,再怎麼忙也想寫信給妳,因為在工作裡我必須帶著鬼面具來監督一切,面具戴久後真正的自己也會消失似的,所以我渴望能讓哪個誰看見真正的我,而每天Mail給小羊妳的時刻就是我能毫無防備卸下面具的時刻。」

「所以,你有可怕鬼大王的一面囉?」

「嗯……雖然不想戴那種面具,但我必須要守護自己的事業、社員還有投資家,為了守護這些不得不戴上面具……以前在東京時還可以盡情玩樂,但來到美國後娛樂全都被我戒掉,為了好好闖出一片天地,生活其實只剩下吃喝、睡覺和工作,講的極端一點是如果不離開西海岸回到日本,我大概也無法放鬆。」

沒有進入Google搜尋前我根本不知道西雅圖有MLB最多安打紀錄保持人的帥氣鈴木一朗和天才首富比爾蓋茲、也不知道那裡有大批觀光客搶著去朝聖的星巴克一號店、更不知道傳說中的花園城市究竟美在哪裡?但我卻可以清楚想像出太平洋另一端有位男人時時戒慎恐懼、拚命在守護著什麼的姿態。這個景象戰勝了我的恐機症、戰勝了以往任何人的邀約,「總有一天我要去Seattle,要親眼去看看Ryoji所在的那個城市。」到目前

為止除了日本之外沒去過第三個國家的我不斷這麼想。

離開台灣來到東京之後,不知道遇見了多少日本男生,但從來沒有哪個男人會站到距離我很近的角度說話:「其實小羊跟我算是類似的人種吧,我們都是離開自己故鄉展翅高飛的人,我想妳一定能體會在異國奮鬥的辛酸,第一次看到妳的照片和背景時,我就浮現了想認識妳,想為妳加油的念頭!」Ryoji這種距離的發言就像路邊為了配合小女孩身高而蹲下來和她對話的體貼大人似的,我不知道所謂的「愛情」必須具備些什麼要素

才算真正成立?但在將對方看成一位「男人」之前,他對我來說其實只是個很值得尊敬的「人」罷了。不需要知道他的身高、體重、學歷、實際年收、將來事業會不會成功;我只知道對方有很堅強的意志力和一顆相當溫柔的心,光是這個部分就非常吸引人了。

「小羊一直待在東京可以嗎?家人一定很想念妳吧?」Ryoji問。

「我其實是很自私的人,只想到自己一定要生活在東京而沒有顧慮太多家人的感受,加上我有一位好弟弟,他很順利地完成碩士學業、找到一份好工作也順利地娶到一位好老婆,仗著有這麼優秀的弟弟在爸媽身邊,所以我就放肆地留在東京了!」

「我也是,我也有一位任職於大企業的好弟弟陪在爸媽身邊,所以我才能在Seattle持續膨脹著自己的夢想,這麼講起來我們都是很受上帝眷顧的人,不然哪有資格在異國作夢呢?」

2010年我在東京生活滿八年,而Ryoji的西雅圖生活也剛好準備邁入第九年,換句話說,當我離開台灣來到東京留學時,他也正好離開日本飛往西雅圖。這件事乍聽之下是件很沒緣分的事,但就因為有這種「錯過」製造出的「交集」,此刻我們才可以如此坦誠地進行著無障礙的對話吧。

現實裡,嶄新的大學院生活雖然也相當充實,但比起眼前一切,最讓人牽繫還是的Ryoji的Mail。每天回家後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Check Mail,某一天,對方丟來了核心問題:「小羊目前身邊有戀人嗎?如果有的話我會非常忌妒那傢伙喔!」

「很遺憾,我身邊目前沒有戀人。」

「不知道我們實際見面後變成戀人的可能性大不大?」

「其實我希望和你的Mail就這麼一直通下去,永遠都不要見面,我害怕失去這種親近距離。萬一見面後我們之間無法發展出戀情,那原本存在的友情也會跟著消失……這很悲傷,你不覺得嗎?」我質疑。

「戀愛原本就是件困難的事,在變成戀愛對象的同時,對方也會是妳最親近的友人,但遺憾的是戀愛的出口只有兩個,不是結婚就是分手。分手之後要再度回到朋友狀態是不可能的,雖然那種結局令人悲傷,但現在的我卻非常渴望見妳一面,至於見面後會變成什麼距離什麼關係,那是見面之後該期待的事。我只知道,如果不行動一切就不會有開始,而我的人生,對於想做的事一向都是全力以赴的,現在呢,我最想做的就是回東京見妳。」Ryoji說。

終於,微暖的初夏五月,我和Ryoji在東京見面了。

本文出自 推守文化《輸給敗犬又如何?》

Advertisement
中古小姐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