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給親愛的妳

Share

文/瑪麗

親愛的,我記得的不多,但是跟妳的初次相遇,畫面總是清晰的躺在回憶裡,那時我們都還是稚氣十足的孩子,有點慌張又緊張的坐在陌生的教室中,按照座號的規定,妳坐在我的右手邊。

其實妳一進教室我就注意到妳,略圓的齊瀏海、齊耳的短髮,跟妳十分相襯,那時我心裡浮現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好可愛的女生!我想跟她做朋友!現在想起來,是有那麼一點點一見鍾情的味道。

「再不快點選個職務來當,就只剩討厭的回收工作了。」這是我鼓起勇氣對妳說的第一句話,妳聽了之後緊張的看向黑板,嘴裡唸著真的假的,開始急忙尋找剩下的工作。

普通又平凡的第一次對話,我居然牢牢記到了現在。

剛開學的那一陣子,妳幾乎每天都遲到,在規定的時間邊緣徘徊,我每天早上都看著空空的右手邊,想著妳今天會是幾分進教室,想著想著,妳就會匆忙的衝進來,臉臭著把書包掛好,幾天後我終於忍不住問妳為什麼老是遲到,原來是因為妳家跟學校之間的公車太難等,這也是妳老是臭臉的原因,這也是我們第一個有很多對話交疊的話題。

越來越有話聊,我們開始參與彼此的青春,妳說轉角第一間教室裡有個很帥的學長,總是坐在窗戶旁的位置,之後幾個禮拜,我們總是假裝去走廊裝水實則不停地偵查對手,來來回回很多次之後,我幫妳把準備好的紙條,丟進了窗戶裡、丟到了學長的桌上,再過沒多久,妳跟學長談起了戀愛,那是妳的初戀。

我們肩倂著肩在校園走過數不清的路,我喜歡我們像軍隊一樣成群結隊上廁所,也喜歡坐在窗台發呆聊天,我更喜歡當我略弓起我的手臂時,妳會自然的勾住我的手,就算這些少女到不行的親暱現在已不再,但回憶起來就足以讓人開心的微笑。

當時的我們一起走過了青春期,從女孩子間的小團體鬥爭、社團無聊的八卦、某科無趣的老師、一直到痛苦的推甄聯考…那個時期該有的經歷一樣也沒少,兩千年千囍年,我們一起在寒流來襲的市政府前聽著藝人們的接唱,卡在人潮洶湧的十字路口上,倒數著五、四、三、二、一…從現在來看當時的倒數,就像是青春期的尾聲一樣。

即使上了大學、出了社會,我們走向不同的地方,但時間的拉扯讓我們從同學、朋友、延展成無所不談的姐妹淘,曾經在半夜接過妳失戀的電話,哭訴著愛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原來心碎的痛苦,是會讓人喘不過氣、像窒息一般的沉重,也有過我一大清早就打給妳,咆嘯著憋了大半夜卻始終抒發不了的怒氣,我翻攪著一晚的焦躁,被妳幾句無聊的安慰跟笑聲給清空,多神奇的特效藥。

始終,我們嚴肅的、輕鬆的、溫柔的、搞笑的幫對方擦去不需要的負擔。

堅定且永遠的姐妹情誼,是一種獨特的感情存在。

它比起愛情,更加穩固牢靠,不用思考付出與回報之間的界線,也比親情柔軟許多,在支撐的同時少了無形的期待壓力。

親愛的,我從來沒跟妳說過,我有多開心可以擁有妳,從女孩開始,一直到我們變成老太婆為止…

Advertisement
瑪麗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