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有說有笑,就是打情罵俏?

Share

文/小左

眾姊妹們,事情的經過是這樣。

前些日子天氣炎熱,車子上的我和女朋友都好渴,所以我就把車子停在路旁,買兩杯搖搖來解渴,這絕對是一件極合理的事。因為那間飲料店的店員我很熟,所以買飲料的同時,聊個小天,我想應該也是極合理的事。老實說也沒聊到什麼,哈拉個幾句,胡亂說笑一下,等到那飲料到手後,我就回到車上了。

但一回到車上,我把飲料拿給我女朋友的同時,卻感覺到我女朋友身上傳來陣陣殺氣,而且四周的空氣傳來陣陣寒風,一種莫名的結冰感異常明顯。我覺得是我太敏感了,所以我也沒特別問她,或許她剛好有什麼心事之類的,當下我也沒再多問。

不過回到我家後,她的臉很臭,而且不是普通的臭,是臭到讓人無法忽略的臭,臭到我必須開口問她為什麼的臭。我想她一定有什麼心事,所以我就問:「妳怎麼啦?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

「什麼怎麼了?」她坐在沙發上,語氣有一點不悅。這狀況有點不一般,所以一定有什麼事。

「剛剛我買完飲料上車後,就覺得妳好像有心事,可以告訴我怎麼了嗎?」我想起剛剛車上情形。

「都是你不好啦!」她噘著嘴,看了我一眼。

「都是……我……不好!?」我遲疑了一下,腦子裡想著我今天做了什麼令她不悅的事了嗎?

「對!都是你不好!」她這次語氣更重了一點。

「我到底哪裡不好啊?」我實在想不透,到底怎麼了?

「你剛剛買飲料就買飲料,幹嘛和那飲料妹打情罵俏!」她雙手在胸前交叉,標準的質問動作。

「我?打情罵俏?哪有?」我有點摸不著頭緒。

「還哪有?那你自己捫心自問,你剛剛和那飲料妹是不是有聊天?」她說完,別過頭到另一邊。

「嗯。」我是有和店員有哈拉一下。

「那你們是不是有說有笑?」她頭又別過來我這邊,然後用眼神質問我。

「嗯,有說,也有笑。」我把說和笑分別拆開來檢視,沒錯,兩者都有。但我不懂她為什麼要這麼問我,也不懂為什麼她不開心。

「有說有笑,那就是打情罵俏。」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下了個結論。

「這……這樣就算打情罵俏!?」我皺了皺眉,皺紋一堆。

「當然這樣就算打情罵俏啊!不然你還想要怎樣。」她火氣提升,從文火變成大火。

「我……」我通常很會接話,但突然間,我那天份似乎……不見了。

「不要想再狡辯了啦你。」說完,她離開沙發,留下了問號給我。

太委屈,我真的太委屈了,男人不小心,連貼心買個飲料也會中槍。其實我和飲料妹不過就是哈拉個兩句,而且哈拉的內容實在也沒有什麼內容可言,完全是很客套的話。而且不是今天才這樣,也不是只和飲料妹這樣,我和便當店的阿桑也是這樣,和小七的阿姨也是這樣。那些對話真的沒什麼內容,而且也都是店員主動先打招呼的。譬如她們會說「啊你今天休假喔」、「昨天你媽有來這邊繳費耶」、「少年仔,你很久沒來了喔」。人家開口,我回話應該也是很自然又有禮貌的事,回話過程演變成一場哈拉,我覺得也是很自然的事啊。

不過我覺得再自然不過的生活對話,竟然在我女朋友的眼裡是打情罵俏。我和阿桑聊幾句,她很OK;我和阿姨聊幾句,她也很OK;我和飲料妹聊幾句,結果愛情開始大PK。

我發現同樣是哈拉,男人在女人面前,哈拉的對象真的很重要,和阿桑阿姨輩的哈啦,女人完全可以接受,但只要是和「妹」字輩的哈拉,男人多說個兩句,愛情通常會掀起一場小革命。

幾天後,我又向我女朋友提起這事。我說那天妳會不會反應過度了點,她反問我說你會不會遲鈍過度了點,你是當我是透明人還是怎樣,公然在我面前打情罵俏,我不反應一下,哪天你就爬到我頭上了。

我看情況不妙,馬上說乖乖認錯說那應該是我不對,她聽了後,說什麼應該是妳不對,根本就是你不對。結果,我又被冷落了好幾天。太委屈,我真的太委屈了,被開槍就算了,還被連開了好幾槍。

真的,我自己其實覺得是誤會一場,但我女朋友認為我真的是胡說一場。

眾姊妹們,事情的經過是這樣,但演變怎麼會變成那樣。有說有笑,怎麼會變成打情罵俏!?

Advertisement
小左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