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妳追求電光石火,也要記得和我天長地久

文/天生凡骨

親愛的妳,每次聽妳說身邊有新的人,我總是為妳徹底捏把冷汗。

身為好友的我,並不是不想祝福妳。然而對感情,妳總是飛蛾撲火般義無反顧,我必須提著一桶水守在妳身邊,準備隨時幫妳火燒的雙翅滅火。

我不是一直想挑剔妳的每一任男友,然而妳骨子裡無可救藥的浪漫作祟,總認為妳可以成為某個浪子生命中唯一的救贖。可惜浪子從來不需要救贖,他們的天命,彷彿就是一輩子這樣放浪下去,不會為了任何人而停留。

妳太天真,太善良。但也太傻氣,甚至勇敢過了頭。在每一次受過傷之後,揩揩淚水,隔沒多久,又是一個可以在情場上接受新挑戰的鐵錚錚女子。妳身上無形的傷疤,猶如戰場上戰功彪炳的勳章,每一個傷痕都記錄了輝煌英勇的故事。

妳知道嗎?因為這樣的妳,我常常氣到不想理妳,但又不免為妳感到心疼。有一次,我忍不住念了妳幾句:「別再為那些男人付出了,一點都不值得!」妳朗朗笑了起來,說:「曹操的短歌行不是說『人生幾何』嗎?男人可以豪邁地對酒當歌,我對酒沒興趣,就把男人當杜康呀!為我愛的男人付出母性和滿腔熱血,我心甘情願!值不值得,只有我自己認定才算喔!」妳誇張的比著手勢,的確不輸男人的豪邁。我笑著搖了搖頭,拿妳一點辦法也沒有。猶如一句奇怪的歌詞,對感情,妳的字典裡沒有放棄。

妳繼續說:「我看過太多女人,小心翼翼呵護著自己的感情,精挑細選選了一個大家眼中的好男人,但現在放眼望去,真正幸福,彼此偕老的婚姻有多少?感情的事,誰說的準呢?在一起時,兩人歡喜甘願就好。分開時,也不必太多怨懟,個人造業個人擔啊!」

Tags : hot issue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