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真的回不去了嗎?濃妝癖的真相

Share

文/吳偉甄

妳是到巷口超商買東西也堅持要戴假睫毛的人嗎?沒化全妝就感到渾身不自在?也許妳不需要那麼多武裝,就很美。

綜藝節目的卸妝單元至少流行兩年了,到現在依然話題不斷。一般人除了愛看平常光鮮亮麗的女明星「打回原形」後的模樣,也愛看她們卸妝後手足無措、自信全無的巨大反差。

對習慣「重裝上陣」的女藝人來說,一旦卸妝,就像少了一層武器,星光瞬間失色不少。電視機前的妳呢?是否也是沒完成精雕細琢的無瑕全妝,就不敢出門的重度濃妝族?

愛美 回不去了

以前總覺得化妝是「大人」的專利,現在街上卻到處是化妝技巧高超的國高中小女生。拜資訊發達所賜,電視、網路的美妝教學多到數不清,要學會化妝、習慣化妝比以前容易得多,在這個年代,保持素顏似乎比學會化妝還難。

二○○三年開播的《女人我最大》,堪稱是台灣美妝節目的鼻祖,帶起全民愛美風潮,也成功掌握六、七年級消費者願意投資自己的心情,不學個修容、不畫內眼線,好像就跟不上時代。
「我好像是從大學開始就習慣帶全妝出門了!」六年級後段的凱特回憶說,接觸化妝是十七、八歲,一開始只有粉底和口紅,漸漸越化越完整:腮紅、眉毛、眼影,到最後每一、兩個月就要固定種睫毛,追求每分每秒都俐落有神。

「化妝是一條回不去的路耶!」凱特說,一開始只想要有點好氣色,不久後就開始羨慕起別人的圓滾滾大眼;以前深色系的描邊口紅很流行,過幾年裸妝又當道,技巧永遠學不完,到最後都不知道鏡子前看見得是自己,還是只是想像中的美女樣貌。

女為悅己者容?

不可否認,大家都愛看美女,男生女生都一樣。但是仔細問了以後才發現,男生眼中的美,其實跟女生追求的美,好像有出入。

「其實很多男同事都說我不戴假睫毛比較自然好看,但我一直都覺得那是他們不懂。」曾經寧願遲到,也要把妝化完再上班的巧玲說:「後來才發現他們是對的。」

「其實簡單就好啦。」採訪當天一直默默陪在凱特旁邊的先生,更是忍不住插了嘴,「剛開始約會,女生美美的很好,熟了以後隨性點也很好啊!」

的確,隨便抓幾個男生來問,都會得到類似的結論。他們多半不喜歡太有距離感的濃妝,也對像扇子一樣的假睫毛敬而遠之,就跟他們不欣賞繽紛複雜的水晶指甲一樣。何況更多時候,他們根本看不出有何差別。

「我後來想,既然他們看不出來,我就也不用每天那麼辛苦了,沒想到竟然還意外獲得好評。」巧玲眨著只畫眼線就很有神的大眼說,「有一種“白忙了”的感覺。」

一件一件「拆除」

根據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資料,二○一○年全球化妝品市場銷售額約三千億美元,其中台灣化妝品市場規模,由十年前的六百七十八億元,大幅增至今年的一千億元,難怪總是有人大嘆「女人錢真好賺」。

凱特略估了一下一整年的美妝品預算,「一年大概花兩萬元。」其實和保養品、鞋子、包包、衣服比起來,化妝品的單價相對較低,再怎麼卯起來買也不至於欠下鉅款,但長期算下來也很可觀。

「當了媽媽以後,再怎麼想要化妝也得妥協。」凱特說,新聞報導口紅的某些物質可能會傷害胎兒,就不再擦;嫌挺著肚子找美容師種睫毛麻煩,就不再種;少了睫毛,眼妝乾脆也省了,到最後回復成十幾歲時的超級淡妝。

凱特形容,戒掉濃妝癖的過程是步步棄守,一路妥協一路退,直到有一天,終於能自然而然頂著素顏和朋友見面,「敢越走越遠」,同時也驚喜發現皮膚變好了。

巧玲則說,省下在臉上「粉刷」、「裝潢」的時間,上班時間更充裕,重要的是,沒有人因此覺得她變得不夠亮眼,反而她在工作上的專注力增加,也不必再時時注意同事的目光,「原來不靠濃妝建立的自信,才是真的自信。」

更多精采內容請看:《女人變有錢》2011年9月號NO.17

Advertisement
女人變有錢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