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馬景濤癲狂是事情 馬景濤淡定是事件

《失戀33天》作者鮑鯨鯨/網路花名:大麗花

嗨!
花,第一次寫信給你。是的,肯定沒啥好事。我反覆地想來想去沒個結果,我需要一個人來取笑我一下,但又不想從此成了笑話。翻遍了通訊錄又翻遍了MSN名單,決定還是說給你聽,如果你取笑我的話,我會覺得還不錯。(天生的賤相阿……)

情況是這樣的:我有一個小姊妹,一個很特別的姊妹。我倆共同點很多,默契也很高,在一起很輕鬆,什麼都能聊,錢都一塊兒花,不會詞窮不會尷尬從來不吵架不臉紅不正面責怪對方。舉個例子,我們很久不打電話只要一打電話就講很久;我們一起去看演唱會沒買到車票,就一路乘火車從西安站到北京路上還總說些很冷的玩笑;我們很少抱怨對方,總體來說我倆都很遷就對方,我們的關係一直很平衡,我的世界很小,可以這樣相處的就她一個,她的世界怎樣我不確定。

前兩天晚上,我跟這個小姊妹在街上遛達。

我說:「我想吃芭斯羅賓(Baskin Robbins;美國冰品品牌,又譯作31冰淇淋)的冰淇淋,店就在街對面,咱們過去吧!」

她說:「哎呀,不吃不吃貴死了。」然後硬拽著我就走。

我沒說話,被她硬拽著走,可我越想越覺得莫名其妙就停下了,然後往對面走去。她跟著過來說,那不然在KFC買兩支甜筒。 我笑了笑以為她只是說一說,到了對面她還真硬拉我進KFC,我就更莫名其妙了,幹嘛非要我吃這個啊! 我在門外不進去,她就自己進去買了兩個甜筒。芭斯羅賓就在KFC旁邊,我就在那個店門口等她。她出來後看到我,可就是不過來。我進了店裡,點了東西,我想她應該會過來了。1.這情況表明我是真的決定要吃,不是隨口說說。2. 我錢包手機都在她那兒,她自己不吃就算了,沒理由拿著我的錢不讓我辦事兒。

可我沒想到的是,她真的就不進來,在外面一個人吃完了兩個甜筒就消失了。我一直等等等……,看樣子是等不到了,我想這傢伙估計是生氣了,還想著回去再道歉來著,跑到收銀台跟服務員解釋說,我把書包押給他們,我回去拿錢再送過來。服務員要我打電話給朋友,可我記不得電話號碼,然後就這麼僵持著,突然間,她從後面拍了我一下,一回頭:呵,你終於來了。她沒說話,從我錢包裡拿出100塊錢給服務員,我說:不好意思啊。

然後丟臉的事就發生了,我本來想忍住可沒忍住就哭了,也不知道為啥那服務員找錢找了半天沒找好,硬是等我眼淚掉下來才把錢遞了過來說慢走!期間我瞟了一眼服務員,天哪!那眼神真是讓人心情跌到谷底。
我一路沒說話低著頭往回走,當然還是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我真的到現在都不明白為啥會哭,還是止不住的哭。難道是臉皮太薄遇到這種沒錢付帳的事覺得很丟臉?可是沒有啊!一開始我就想好了,如果行不通就把她的筆記本押在那兒然後回去拿錢,我確定我一回頭看見她,不知道哪兒冒出來莫名的委屈感,那個感覺真的是太囧了,太囧了,太囧了!回去以後她開始嗲聲嗲氣的說:「親愛的,我錯了,你打我吧,我把我全家借你罵。」可是我一點兒都不想罵她,也不怪她,我只覺得是自己開了一個很無聊的玩笑,把自己給饒了進去,蠢得不像話。她過來逗我,我不反抗不回應也沒有不耐煩,就是不停地流眼淚。她問問題我要麼點頭要麼搖頭。媽的現在想想,就跟剛被強暴過一樣,一具肉體再加兩隻空洞的眼睛(呸……真作孽)。 第二天,我們按計畫還是去了要去的地方,然後就早早各自回學校,她沒解釋什麼,我也沒說什麼,還是照樣聊天說話只是氣氛變得奇怪多了。我想,我們心中都有一個感覺,關於這件事不說會憋著,說了就矯情。

我真想不明白,我又不是花她的錢,她幹嘛非要阻止我,並且明明是我自討沒趣,她幹嘛假裝說什麼對不起,我真的越想越搞笑啊!別人拿著自己的錢付帳自己還好像被施捨了,我他媽的這是什麼心態!

據說人跟人之間的關係要是出現了裂縫,即使合上了也還是會留下傷疤的。我細細回想了一下,我們不是一直這樣相安無事,出現過一些小狀況,我們好像都很有默契的採取不說的態度,時間長了就忘了。有時候我很慶幸自己有這麼一個溝通起來沒有障礙的朋友,可是這一次我真的是不高興了,腦子不自覺地總想起這件事,我不知道今後要怎麼面對她,還有我是該把她擺在什麼位置呢?

花,這兩天想這事兒,腦子都快炸了,有時候想想其實是我自己開了個無聊的玩笑,可是……這感覺真是太糟了!花姊……你快罵罵我吧T T

坐等挨駡
腦子拎不清的 L。
──────────────────────────────

L同學:

太有喜感了……,我先給你講一個段子吧。

陳凱歌陳老師剛拍完《無極》的時候,來我們學校開講座。講座上,陳老師很嚴肅地講美學,講人生,講是非道德。身後的海報上,「無極」兩個字閃閃發光。陳老師深沉地講到一半時,終於有人忍不住了,會場後面傳來一聲大吼:「陳老師!你臉紅嗎?你臉紅嗎?」

全場哄堂大笑,陳老師面不改色,繼續講下去。會場前面有人又大吼著回答後面提問的哥們兒:「沒紅!他臉沒紅!」

為什麼陳老師會遭此劫難呢?就因為陳老師在他的史詩電影《無極》裡犯了一個把小破事當作大事件來煽情渲染的錯,所以後果就是,無論他講什麼我們都覺得是笑話了。

你知道事情和事件的區別嗎?

刷牙洗臉與路人爭執被老闆責駡這些是事情。

刷牙時牙齦出血,血流不止,去醫院一查,醫生哭喪著一張臉說:「小姐,你血癌晚期啊。」這是事件。

洗臉的時候心想,從前洗臉時摸上去滑溜溜好享受,現在洗臉一不小心都劃手,想著想著悲從中來,在水流聲中嚎啕大哭。這也是事件。

路人跟你說「滾蛋」是事情,朋友跟你說「滾蛋」是事件,後者是要你從他的生活裡消失,前者僅僅是要你從他的視線裡挪開。

有時候我們跟自己糾結,向自己提問,和自己玩得太high,都是因為我們沒搞清楚眼前的遭遇,到底是事情還是事件。

只有事件才能影響一個人的生活,影響兩個人的關係,影響圍觀群眾的心態。

像電驢(edonkey;一種非法的下載軟體)被封對我來說就是一個事件,我可能從此將要告別《生活大爆炸》和劇情完整的港片。可能過不了多久,我就開始每天晚上八點鐘坐在沙發上津津有味地看起了冰冰姊主演的年度意淫大戲《金大班》,我的審美標準驟降,英文聽力重新歸零,過了十幾年電驢突然解禁,美劇重新回歸的時候,我可能再也跟不上劇 情節奏了,一集得分成三次看。

有一本書叫《後發展國家的現代性問題》,自從電驢要被關閉的消息傳出以後,我這兩天一直看這本書來安慰自己,書裡說了,如何在一個專制的國家裡幸福的生活:1、毫無根據的樂觀主義。2、勢不可擋的個人對現狀的順應能力。能做到這兩點,我們就可以成為一個快樂的小蠢蛋。我們不得不這樣自我暗示,因為這是我們國家對我們的期許。

所以,分清楚什麼是事情,什麼是事件。事情不用解決,所有的破事兒都有它的生存期限,過一段時間便自行格式化了,你很難再回想起來,除非你鉅細靡遺地把它們統統記在一個小本子上,期待老的時候當成笑話集看。事件很難解決,我們只能依靠心理暗示來保持樂觀,因為我們永遠敵不過命運的機緣巧合和政府的溫情脈脈。

所以你靜下心來仔細聽聽,那個快被你想炸了的腦子裡,可能也有一個聲音在默默問你:你臉紅嗎,臉紅嗎……

你要我罵你我就不客氣,不過,歸根究柢還是希望你趕快清醒過來,好好跟小姊妹繼續玩吧,女孩們的友誼本來就風雲變幻詭秘奇異,你再拿這麼點兒小事當成晴天霹靂,那很容易把自己搞得好像馬景濤叔叔附了體,「啊,你為什麼這麼對我,啊他為什麼這麼對我,啊你們他媽的是不是約好了一起這麼對付我……」

希望能和小姊妹重歸於好。以後在自我糾結前,先看清楚眼前是事情還是事件。時刻想一想馬景濤叔叔的臉,你就會離那個容易被小事擊倒的自己越來越遠。

祝好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