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惡性循環

文/中古小姐

回家之前,我鼓起勇氣打了電話給家人,「媽,11月我想搬回台灣住一陣子。」
「住一陣子?好是好,但妳的工作和家庭沒有問題嗎?」媽媽問。
「嗯……工作我會先辭掉。至於家庭……回台灣後再跟妳詳談。」
「沒問題,這裡永遠是妳的家,想回來就回來吧,家永遠歡迎妳的」媽媽說。

自從遇見東京這個城市之後,「台灣的家」就變成「故鄉」。是和現在的我以及我的夢想隔著些許距離的地方。我一心認為自己理想的工作、理想的上司、理想的同事還有理想的戀人,都只有在東京才能找得到。所以每次回台灣,除了工作場合之外,不是電力耗盡就是想放假的時候,想放掉在東京打扮的光鮮亮麗、不斷計畫下一件事情的我自己。整理行李箱時,我甚至會和衣服們對話「妳太華麗了,不適合台灣,妳只需要在東京為我加分就行」這幾年來,我一直是以這種態度面對自己的故鄉⋯⋯

十一月,東京的氣溫已經降到11度。在飛往台灣途中,機內廣播裡空姐說著台北氣溫高達28度時,大家還不以為意,包括穿毛衣圍著圍巾的我,直到下飛機,走在通往連結機體和大樓的通道上,一陣熱風吹來,前面的日本西裝男像打了敗戰似的,倒退好幾步猛喊「あつっ!!」(熱死了)那一刻,真的很有回家的感覺。我想起幾年前日本朋友講的話,當時對方因為工作疲憊想做逃避行,他問我「目前好需要休息,想找個地方旅行,妳覺得我去台灣ok嗎?」
「很累的時候去溫泉或是有海有SPA的地方比較好吧,台灣似乎不是個能好好治癒人的地方耶!」我中肯地回覆。
不過,後來朋友還是堅持去了台灣,回到東京後他喜孜孜來報告:「這趟旅行我既沒去溫泉也沒去SPA,不過去到好吵、好多聲音、好多味道的台灣就覺得很有活力,路上、捷運裡每個人的表情都好豐富,和冷漠的東京完全不一樣,感覺自己從那裡拿回好多元氣喔!」早上還因為要趕電車趕飛機而吞了一顆鎮定劑的我不斷在想:這一次自己也能從台灣拿回元氣嗎?

下飛機後,一如往常的,只要我回台灣,當天爸爸就會負責買單請全家外出晚餐。家人們包括住在附近的外婆和阿姨都會來餐廳陪我。大家七嘴八舌搶著幫我點好吃的料理,熱烈地想知道他們的小羊(中古小姐小名)最近生活如何?以前,我總是很能enjoy如此溫暖的家人聚會,但可惜,這天不一樣⋯⋯不知道因為鎮定劑藥效已退,還是其他原因,一進餐廳我就開始暈眩,在暈眩狀況下又要被關心這個關心那個,我累積已久的壓力再也控制不住的一瞬間爆發了出來:「你們煩不煩哪?我現在身體很不舒服可不可以安靜一下,為什麼我今天出來吃飯要接受這種折磨呢?」我一邊哭泣一邊任性吼出這些話後,大家全嚇傻了!

Tags : 女人心事
中古小姐
東京都世田谷區住民。高中時因為遇見「東京愛情故事」裡的莉香,而開始喜歡上日本。在日本的生活已經進入第10年。著有《日本人真妙》《東京OL不能不約會》《輸給敗犬又如何?》等三書。目前正在大學院(研究所)攻讀MBA,一邊用日文寫論文,一邊用中文寫書和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