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喝一碗熱湯

文/亞美將

再怎麼樣滿足心靈上物質慾望,舌尖跟胃總還需要個什麼來劃下句號吧。

好比說冬天一碗溫熱的什麼。

每次心情低落需要被什麼撫慰一下時,第一時間能想到的就是美食,畢竟也不是什麼太有錢的人,不大像那些有資格可化身為購物狂的人,想買什麼就買什麼,商品販售數字等於商品編號一樣,在購物過程真的一點都不重要。

很慶幸這幾年和老媽的感情一天天變得越來越親暱,三不五時問她哪時有空可以到她家吃飯,每回她總問我:「想吃什麼?」而我總是回答:「都可以。」當我回答都可以,老媽卻很懂得哪些可以,哪些不可以。大部分的媽媽在孩子成年後,絕對不會煮孩子不喜歡吃的食物,不再像小時候煮不愛吃的食物之外,還在餐桌上硬逼你吃或自己吃的津津有味再告訴你:『這個食物對身體很好』

寫這篇文字時,腦裡閃過某次記憶,老媽年輕時會為了當時交往的男朋友煮一桌好菜,某次,卻因為和家人講了一句話後,發脾氣又把整桌的飯菜給掀掉,記憶裡只剩下我跪在地上撿破碎的碗盤,用廚房抹布擦拭著飯菜湯水。

這些年,老媽一天比一天年紀越來越大,她也恢復單身好幾年,重心放在孩子身上,於是我又有口福可以吃老媽煮的菜,很多時候,明明我吃了三碗飯,她卻老說:「怎麼看妳都沒在吃。」說真的,我是那種不想辜負別人好心好意而會全桌吃完的那種人,所以每一回到老媽家時,我總是『好撐』,但是『是幸福的』。

夜裡,偶而想起老媽的雙手與那桌菜,總會因為想念而哭了,甚至胡思亂想害怕哪天沒有福氣再吃到老媽的菜而感到恐懼與不安。

可惜跟老媽同住的小弟不懂我的哀傷在哪,每回聽到他忿忿不平的講著和老媽生活之間的插曲,我總替他們感到難過,我自己也明白,我有我不理解的部分,他們之間的事我無法去解決,也無法替他們承擔,我只是很單純的想:『再怎麼樣不開心、不爽,只要吃了老媽煮的飯菜,不就什麼事都沒了嗎?』

很多事情本來就該那麼單純,而不是因為當下的生氣情緒而讓事情變得複雜,如果真有什麼話想說清楚,是不是先坐下來喝碗湯後,等心情平復後再來好好的聊天討論?

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有那麼一塊最不願去面對與觸碰的區域。
那是因為當初很受傷,所以一直將傷痛耽擱在那。

整件最可怕的是,與這回憶牽連的人還活在這世上,讓你自以為就算挖出來討論,還有個人可以讓你討價還價,那麼,假如有天那個人不在這世界上了呢?你所生的氣還有任何意義嗎?

我自覺自己很幸運,可以跨越那塊區域,我想我是膽小的人,因為害怕哪天會失去重要的人與記憶,我可以什麼都不計較,所以我選擇寧可無視曾經發生過的不愉快,我想要擁有更多愉快的記憶。

未來的夜裡,天氣冷了也好,心裡涼了也罷。

喝一碗熟悉的熱湯。

很多不開心的事情都會一筆勾銷。
 

亞美將的FB

亞美將的無名

 

Tags : hot issue
高中廣告設計畢業後便在藝文網站『失戀雜誌』裡當駐站作家,左手寫字,右手畫圖,以輕鬆詼諧的生活態度來觀察人生的每一刻並且紀錄下來發表在網路平台上,也因為個性活潑外向開始接觸電視節目,口無遮攔、辛辣直接是觀眾第一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