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找出你內心最深層對美食的渴望吧!

 文/史丹利

其實我是對食物很無感的人,雖然我以前在美食雜誌工作過,那真的是個工作,所以我可以寫出一個食物的好味道,但事實上我對那食物卻是完全無感的,這樣是為什麼我在寫部落格後很少寫到美食的原因,對我來說,一道美食還不如一個美女來的讓我感動,嗯,我說的是身心靈上都有的感動。

所以我很少會有思念什麼食物的時候,頂多可能也只是喝酒的時候想要來點重口味的東西當下酒菜,或是吃太重口味的東西想吃點甜的東西來平衡一下,僅此而已。我更不會為了要吃什麼美食而去大排隊,反正這世上能吃的東西那麼多,我才不要為了只吃那個去排隊浪費我的時間,當然,這是價值觀的問題,無關對錯。

但即使是這樣的我,終究還是有思念食物的時候。那是在我兩年前去泰國住一個月的時候。在外地住一個月,你一定會有懷念台灣食物的時候,但我去的是泰國,一個飲食習慣跟台灣還算相近的地方,再加上我本來就是愛吃辣,所以我當初也覺得應該是無所謂的。

例如台灣特有的鹹酥雞或雞排好了,反正泰國路邊也都有在賣炸雞塊,所以也沒太大的差別;炒豬肉炒雞肉炒空心菜什麼的,台灣泰國都差不多,湯麵乾麵米粉之類的泰國也都有,甚至連粿條的發音還跟台語一樣,所以基本上剛去的兩個禮拜是完全沒有什麼適應的問題。

但兩個禮拜後,我意外的想起了一個食物,這似乎是泰國很少看到的,就是牛肉。有去過泰國的人應該有發現,他們似乎很少吃牛肉,就算有牛肉也好像不是那麼的美味。

這個時候你就會發現一個奇怪的是,雖然只是想要吃牛肉,但想要吃牛肉的什麼卻是個很大的重點。我去吃了麥當勞的牛肉堡,但好像完全無法解除我對牛肉的思念。我又去吃了paper lunch的牛肉飯,我還是覺得少了什麼的。終於某一天讓我發現了OUTBACK牛排館,我跟同行的友人都開心的尖叫了起來,即使一客要五六百元以上我們還是照吃不誤,但吃完後似乎還是沒有滿足到我。

我才知道,原來我真正思念的是那一碗牛肉麵。

我懷念的是那個用滷包跟其他調味料熬煮、喝一口就可以感受到蘊含了好多層次的湯頭;我懷念的是那個手打、湯之微微滲入的Q彈麵條;當然還懷念那個鮮嫩的牛肉塊,我發現我對牛肉麵的渴望超乎我的預期。

有多渴望?就像如果要我選跟潔西卡艾巴吃晚餐或是吃一碗牛肉麵,我絕對會選牛肉麵一樣的渴望!這是真的!不管是林東芳或老張甚至是三商巧福我都願意的那種渴望!不過如果潔西卡艾芭晚餐後還要幹嘛的話那我可能就要猶豫一下了…

不過我真的沒想過我會對某一樣食物有這麼深的執念,或許是他本來就隱藏在腦海中最深層的慾望裡,只是要有特定的時候去觸動他,他才會突然的浮現佔據在你的腦海中,然後從此就揮之不去。就像以前如果有人問我最愛吃什麼,我通常都會回答不出來,但經歷了那一次後,我就真的就可以毫不猶豫的說出牛肉麵啊!

或許我們不像電影「吐司!敬美味人生」裡的那個小男孩一樣,從小就知道自己對美食的熱愛,從小就知道自己對美食的執著,從小就知道自己這輩子就是要走美食這條路,或許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無法成為美食家或阿基師的原因吧…

但我們至少還是可以盡情的享受吃東西的樂趣。你可以仔細想想,你一定會有一樣你最愛吃的東西可能不知道而已。可能是你在異國待一段時間首先想到的東西,可能是你流落荒島時最想吃的東西,甚至是你臨死前最思念的東西,那個東西,絕對會是你這輩子唯一放棄不了的食物啊!就連潔西卡艾芭要跟你過夜也絕對不會放棄的那種放棄喔!

史丹利
以前是熱血自由人,現在比較像是單身寂寞邊緣人。著有《史丹利一定要熱血》《史丹利熱血不能停》《去我的沖繩!!》《去我的冒險!!》,因為每次出書都想說盡量不要寫一樣風格的東西,結果現在搞得每次出書都好像是在嘗試一個新的挑戰一樣。很不會寫自我介紹,所以請去Google搜尋「史丹利」,排除掉黃立行、史丹利庫伯立克、史丹利五金跟史丹利化合肥後,那個史丹利就是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