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戀人的料理

文╱貝莉

熟識的朋友都知道,我為美食瘋狂,我的人生一直在大吃跟減肥中渡過,周遭也不乏廚藝高手下廚給我吃,因此,而在戀人的手機裡,我的暱稱是一點都不浪漫也不甜膩的「貪吃貪喝鬼」。

這名字,從我們開始熟識相約吃飯,就一直存在,如今即便戀愛,也還是沒有美麗的名字。因為那就是我外表下的本質,一個深受美食控制的女人。

戀人吃飯口味與我相近,也就是因為這樣兩人走近。
相約吃晚餐、喝酒,彼此比賽誰介紹的美食有趣,就這樣,我們就共同上了他口中所謂的「賊船」好好在一起。

記得剛在一起沒多久時,有天他休假約了要吃飯,他問我想吃什麼?我想了好久,對他說:「你下廚吧!」

會這樣講不是沒有原因的,戀人比我會做菜,不是像我一樣光說一口好菜,曾經做飯給他吃過的我,被他稍微技術指導過,所以,想說非得要讓他料理不可。

他問我要吃什麼,我只淡淡地答了:「隨便。」

當天下班一起採買時,卻發現他在手機裡煞有其事,密密麻麻地寫了要做的東西、食材。

「你要做什麼啊?」我好奇地問。
「廣達香肉醬麵。」
「你不是吧!」整個下午都在期待的我,聽到答案覺得沮喪:「你好歹要自己做肉醬啊!」
「小姐,今天是我休假耶!為什麼還要這麼費工?」

其實他講得也有理,我也不再抗議。
但到了超市,我發現他的不「費工」還是麻煩個要命,東挑西撿地買了一籃子的菜回家。

回家時,飢腸轆轆地我,一點也不賢慧地耍賴似躺在沙發上看書,意思意思當他的做菜情境DJ,放著自己想聽的音樂,他一邊忙著一邊跟我說,再半小時就好了,我點點頭大喊:「我好餓喔!」三十幾歲的女人,頓時幼稚地像十幾歲的孩子。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男人幫我認真煮菜的背影。
不是煮泡麵,你不是熱菜,是認真地,從無到有做菜的背影。

當晚我們的菜色如下:

無糖豆漿燉煮的豆腐湯
廣達香肉醬麵(是說他做了點變化,肉醬中加了胡蘿蔔,煮麵湯頭是用天台的香草去提味,是香茅加上蘿勒之類的,但我這死腦筋,怎麼都想不起來)
涼拌白菜
花椒涼拌小黃瓜

創意無糖豆漿做成的湯讓剛開始我有點怯步,但喝下去卻挺有意思,跟牛奶的滋味不太一樣,他頗得意的說,這是以前在學校老師教的,對女孩子身體好,喜歡喝無糖豆漿的我,也樂得多喝幾碗。其他菜色都是身為外省小孩的我們,常吃、也愛吃的料理的料理。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