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滋味二三事

 文/小左

滋味的定義,因人而異。

我們可以一起定義檸檬的酸、巧克力的甜,以及黑咖啡的苦。但我們卻無法一起定義「喝著檸檬汁,看著暗戀的人牽著別人的手」那種酸、「一起和家人吃著巧克力生日蛋糕」的那種甜,以及「和某某某離別之後,你一個人在咖啡店喝著黑咖啡」的那種苦。滋味的定義也許來自於食物本身,也許來自當時的感受,也因此造就了類似的滋味,有人覺得甜,有人卻覺得苦。

大腦記憶,將滋味分門別類,把每一種滋味貼上標籤。

貼上標籤,是因為當我們再度遇到同樣的滋味時,我們可以依循著標籤指示,毫無防備的想起同一個事件,回憶當時的狀況,然後被強迫複習同樣的感受。標籤是一種提醒的機制,像警報器一般,提醒著我們不能忘,也提醒我們根本無能去遺忘。

滋味無形,卻如同一種道理、一種禪意。

無論是母親蒸的辣椒豆瓣魚,或者是父親下班順路帶回家的羊肉湯米粉,除了食物本身的美味外,其中必定還參雜著一份難以言喻的調味,是一種親情,是一份關懷。這樣的調味已經超越了好不好吃、飽不飽的問題了。

理論上滋味是無形,但在感受上卻是一生隨行。當我們領悟到這一個層次時,我們往往已經不在當下,往往已經人在他鄉,而使得辣椒豆瓣魚、羊肉米粉湯都變得如此遙不可及。

滋味可以是一種嗅覺,而我們習慣跟隨著味道的方向前進。

我們的靈魂其實是念舊的,我們總期望從味道一路走回過去的美好。味道的存在,逃過了視覺的監控,只要稍微一個不慎,味道就會伴隨著呼吸從鼻孔逃竄而入。雖然說是伴隨著呼吸,但確實有那麼幾次,令人感到快要窒息。而那幾次到底讓我們想起了什麼,也許我們都曾不記得。

我們只記得,那是嗅覺觸動了記憶,接著記憶往事歷歷在前,於是乎,一股翻滾之酸,淹沒了鼻頭,而浪花,終究會打過了我們築成的防波堤。我們的靈魂其實害怕決堤潰堤,於是乎,我們選擇絕口不提。

滋味無形,有人覺得苦,有人覺得甜,有人卻覺得,再苦也是甜。

Tags : 小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