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奧斯汀單身日記─親愛的媽媽,我不可惜!

文/奧斯汀

親愛的媽媽,別為我覺得可惜,請為我感到可貴!

幾年前我跟媽媽出櫃,因為有個交往穩定的男朋友,希望她能給我祝福,也希望能給她老人家知道我跟誰在一起,讓她心安。

對很多人來說,我的革命算是非常的平和,就在某一天的餐桌上,只有我跟媽媽兩人,吃著宅配訂來的大閘蟹,她一如往常如同父母般的嘮叨念了我近日不回家的惡習,我內心滴咕著想著:「不就是交了男朋友才不回家,你自己年輕的時候不也是跟爸爸到處去約會」,就在跟自己內心對話的過程外加嘴巴猛啃肥美的大閘蟹的瞬間,媽媽開口了…

媽媽:「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奧斯汀:「沒有啦!你不要亂猜。」(內心話:「我真的沒有女朋友」)

媽媽:「還是你交男朋友了?」
奧斯汀:「…(吃了一隻蟹腳),…嗯…(我輕輕地回聲)」

媽媽:「蛤!…,…,是上次來我們家那個不男不女的那個嗎?」(我當時有個朋友很想變性,常常著女裝出現在我家。)
奧斯汀:「不是啦!我又不喜歡那種的。」

媽媽:「那是上次來跟我們打麻將的那個嗎?」
奧斯汀:「…,…嗯…是啊!」

媽媽:「難怪上次問你們怎麼認識,兩個人講的亂七八糟,什麼大學朋友,你在台北念大學,他在桃園念,兩個怎麼會認識?那時候我就在想哪裡來的這傢伙!」

年輕時不管家人接不接受,只要我喜歡,家人也奈何不了我,我的選擇家人也只能選擇接受。

經過了好多年,每過一段時間,媽媽都會有意無意試探我是否還跟他在一起,媽媽也會很裝大體地說著,你們兩個哪天要是不合了,或是他要去找女人結婚了,都還來得及!

就這樣過了五年,我與男友的感情家人也都知道,他來家裡過夜,爸媽也都把他當作自己的小孩一樣照顧,我的爸媽沒有當面指責過我的選擇,也沒拿起掃帚要趕我離家出走,過年陪爸媽打麻將,買水果給老人家吃,我們如一般的情侶一樣,陪伴著自己的家人,我的家人也如一般的爸媽接納自己的孩子,儘管我口中的伴侶是個男的。

家人儘管無奈但也不願意把這件事講破,直到今年我分手了,就在媽媽打來美國與我視訊時,我哭得泣不成聲,連哭了十五分鐘!

回到台灣後,某天與媽媽去逛百貨公司,逛著逛著我就開口閒聊問她:「你還會介意我是同志嗎?」
媽媽淡淡地回說:「以前會很介意,一直想不通,想說是不是我哪裡做錯了,才會讓你喜歡上男生,現在社會比較開明了,好像可以接受你們,不過我還是覺得你很可惜!」

奧斯汀:「可惜?!」

媽媽:「是啊,我還寧願你去變性,變成女的,這樣你交男朋友也才不會奇怪!」
奧斯汀:「可是我沒有要當女生啊!我是男的,我喜歡男的!這樣哪裡有問題?」
媽媽:「問題大了!兩個男生怎麼可以在一起,你們誰是男的?誰是女的?以後結婚怎麼辦?小孩怎麼辦?社會會怎麼看你們?我不希望別人看我的兒子覺得我的兒子很奇怪。讓我覺得你很可惜!」

我跟媽媽爭執了好久…因為我是個男的,喜歡上另一個男的。

關於我的媽媽覺得我很可惜這件事,我想了好久好久,是不是我哪裡不夠好?還是我哪天娶了個女人,為她生了孫子,為她走入了她所認知的家庭裡,她就會不覺得我可惜。

我看著一個電視節目裡討論著女同志的戀情,其中一位女同志的母親現身來到錄影現場,她說著、怨著自己是哪裡做錯而導致讓自己的女兒變成男生,再也不像當年那個她印象中穿著洋裝的小女孩,最後母親也說了:「她真的覺得女兒很可惜!」

親愛的媽媽,從小你教我看見長輩要有禮貌,看到長輩要叫人、你告訴我吃飯要吃乾淨、不能浪費食物,不然以後會娶到一個麻臉的老婆,你督促我回家要寫功課、考試要考高分,以後才可以出人頭地。從小到大,你說的叮嚀我都有聽。

我不抽菸、不吃檳榔、不賭博,沒有不良嗜好,我隻身上台北念書、找工作,從沒讓你失望過,你跟爸爸兩人驕傲的拿著雜誌報導我的消息跟親戚朋友分享,你們的笑容我都有看見,那是再多錢也買不到的瞬間。

親愛的媽媽,每一代有每一代會面臨到的難題,過去你跟爸爸為了溫飽,兩人努力的工作,為的只求能給家人一個安穩的家,當時「錢」是你們的難題,一男一女結婚,夫妻倆就要共同為一個家打拼,一個家的組成就該如此。

世代會變遷,過去阿嬤日據時代的高壓統治,早些年媽媽在國民黨戒嚴的時期,到現在整體全球化開放的新時代,不同的世代看到的世界是不同的。你希望我努力讀書,要我精益求精,現在我看到的世界跟你所認知的大不相同,不代表我錯了!從小到大妳要我乖乖做個好孩子,照你對我的教育藍圖,成長成一個成年人,從來我都沒有抱怨過我的爸媽不如人,我的爸媽學歷沒有別人的好,我對妳給我的一切我都覺得珍貴。

親愛的媽媽,不管我的年紀多大,在你眼中我仍是那個用小手牽著妳大手的小男孩,別因為過去的認知為我感到「可惜」,因為我會努力達到妳期許我人生的滿分而奮鬥,我會對這個社會有貢獻,請你為這個小男孩感到「可貴」!

今晚姪子用他那小小肥肥的手,緊緊抓著我有感而發的奧斯汀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