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那是我用青春換來的。

文/米綠

『欸,如果有一天你不要我了,你會不會給我分手費?』有天,我這麼問了他。
 
我還記得那一天的場景,是某個回去我家路上的午後,在車上,不知道聊起什麼聊到這個。

當時他的回答是:『為什麼要給妳分手費?』

為什麼不給我分手費?我們在一起,你的錢都是我在處理。領了薪水,我用心規劃錢要怎麼運用,扣掉該繳的錢、日常花費,要存多少錢、投資怎麼分配、保險的比例….等。雖說錢是你辛苦賺的,但也是我一點一滴幫你存下來的,如果有一天我們分手了,你也許用這些錢買新車,可是坐在副駕駛座上的人卻不是我,那我不是損失慘重?

『可是,感情不能用金錢來衡量吧?這樣好像我們的感情可以論斤秤重變賣一樣。』他聽完我的論點後這麼說。

我不太記得我後來是怎麼回答的,大概是『你的提款卡、存摺都在我手上,我可以自己領出來當分手費』之類的。但倒是很有印象話題是結束在他一貫的那句,『我不會不要妳的。』

不過,人生的事不到兩腿一蹬那天,都沒有一定。「有一天」還是到了,他很明顯是不要我了,即便他不只一次說過不會不要我。

決定跟他談分手前我想了很久,確定這男人、這感情是怎麼也挽回不了了,我滿心不甘,又怨又難過,卻無可奈何,就連一哭二鬧三上吊也沒半個做得到。仔細想想,除了拿走他的錢,實在沒有其他更好的方式可以讓那當下的我甘心一些。再怎麼樣,我都不想我這幾年幫他存下來的錢,最後拿去養別的女人。

於是談分手時,我說了:『你的錢,現金部份,可以留給我嗎?』
 
我看著他,突然想起那天,我問他會不會給我分手費的那時候。我想他應該會拒絕吧?

他卻幾乎沒想就點頭了。或許,是覺得對我愧疚吧。

可是又想想,還是很不爽,雖然這幾年他待我也大方,但那些錢是我抱著存結婚基金的心情存下來的,現在他都不要我了!

我半試探性的低聲補上一句:『還有那時我叫你買的基金,希望你也能留給我。』他很明顯愣了一下,我接著語帶哽咽地說:『你也知道我暫時沒找到工作,只是打工….』眼眶還泛著淚,看起來很可憐。

難過是真的,但保有的理性讓我沒忘著同時估算那檔基金依市值大概能贖回多少錢。

他想了一下,沒說話,點點頭又答應了,前後應該不超過一分鐘。

我有些訝異,沒料到他會答應。他不會不知道現金加上基金有多少錢吧?還是就真的這麼想跟我分手?

總之,我還是拿走了那些錢,只留下他當月的薪水、繳稅用的預備金,還有股票跟定存。

把現金轉進我的帳戶以後,我突然覺得好罪惡!我這麼做是不是太過份了?留那些錢給他,繳完電話費、水電費、信用卡費,應該差不多只剩吃飯和油錢就不能再亂花了….啊,而且這個月的卡費還有跨年去香港的旅費分期最後一期!還是要把基金贖回的部份還給他呢?

我想了幾天,就在我決定將贖回入賬的基金留一半給他的那天早上,他妹打電話來說她哥一早把新女友帶回家裡了。

憤怒排山倒海而來,捲走了我所有的理智與情感,我默默將滑鼠移到轉帳金額,把準備轉入我帳戶的數目改成全部。

有人支持我這樣的行為,認為『那是妳用青春換來的!何況沒有妳,他哪有可能存到這些錢。』

只是被說服的同時,我也不禁想著:原來我的青春,這麼廉價?

當然也有人覺得我這樣的行為不妥。就連我自己在夜深人靜時也會產生『我這樣對嗎?』的質疑。

但無論如何,我都做了。而且用那些錢看了幾場老早就想看的演唱會、舞台劇,去墾丁、去巴里島旅行,藉由這些玩樂,還有花光錢來平撫心裡的傷口,至少讓難過也有個出口。

當時的我不想面對,感情,其實無法論對錯。他是不要我了,我是受傷了,但他只是勇敢選擇了他想要的,在結婚以前,我們都有選擇其他人的權利。
 
我一直都清楚,感情不能用金錢衡量,更別說要論斤秤重賣。無形的感情,你愛我、我愛你,一切都是空口說了算,很難用有形的去證明愛有多深愛有幾分。那些回不來的青春、曾經的相愛、幸福快樂的時光,還有怎麼也拿不走的回憶,在拿走他錢的同時,我好像也賤價出賣了它們,似乎再也沒有立場對這段感情發言。

我想,受傷後的成長,才是真正用青春換來的,並且無價。

現在,我由衷感謝他當時的大方,也許他並不是出自真心想給予,也許他當時根本不清楚我準備拿走的有多少錢,我也輾轉聽說他對我拿走那些錢的埋怨,尤其當他家裡與工作接二連三出了問題時,他始終沒來找我要回那些錢。

我必須承認我鬆了好大一口氣,因為我已經花光了。

倒是跟他閃電奉子成婚的老婆,不知怎麼找到我的部落格,看了我出去玩的遊記後,氣不過,三更半夜發簡訊來罵我….得知她如此氣憤,不知怎地,我卻突然有種快感,並且慶幸我的青春還能換得一些錢。

但願當她的青春耗盡時,她老公還在她身旁。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