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日安,我的翻譯官─【程家陽】

文/繆娟

我從法國回來,父親和母親卻出訪摩洛哥,哥哥的手機像往常一樣不開,這巨大的屋子,來來回回,一家人都聚不齊。

我回到學校辦手續,作報告,因為我已經拿到法國的文憑,六月份之前將碩士論文交給國內的導師,就可以畢業。校園別來無恙,學弟學妹對我熱情高漲。我想起自己這般年紀的時候,也曾如此迷戀某人。

她知不知道?

傅明芳老師的英文精讀課,在3號教學樓的402房間。我到的時候,學生不多,坐在後排,靠窗邊的位置上。陸續有別的學生進來,好像有人認識我,女孩子看看我,又跟同伴交頭接耳,我向她們笑一笑,她們興高采烈的:「程家陽學長好」樣子不象英語系,倒像是韓日語系的人。

我說「嗨」。

在上課鈴響之前,明芳,傅明芳走進教室。

她現在梳著過耳的直發,穿著淡藍色的針織衫和米色的長褲,非常適合她的顏色和款式,更顯得身材苗條。她用英文問她的學生說:「你們看完《老人與海》了?喜歡嗎?」然後她終於看見了我。

在她下課之後,我們在學院附近的咖啡廳小坐。

「我聽學生說起你的報告會,家陽。你從來都是風雲人物。書念的好嗎?辛苦嗎?」
「不辛苦。我都應付得來。明芳,我的論文和畢業翻譯實踐,法國老師都給了A.」
「我知道。我並不驚訝。你從小在任何集體裡都是最優秀的學生。」
「我的e-mail你從來不回。」
「你給我發到哪個信箱裡?啊,對了,hotmail系統調整,我忘了自己的用戶名,就再不用那個了。」
「你只給了我那個信箱。」
明芳笑一笑,白皙的臉孔在陽光下幾乎透明。

「我也給你寄了信。」
「我不是回了嗎?」
「是啊,我寫十封,你回一封,還長不過明信片。」
「算了,家陽,你好像又成了小孩子,我也怕你功課太重啊。現在不是好了,你回來了,我們能經常見面。對了,你工作的事情怎麼樣了,聽我爸爸說,你爸爸已經給你安排到外交部的高翻局了?」
「否則我能去哪裡?除了做翻譯,別的事情又都不會。」

我在巴黎兩年,因為課業繁重,實習太忙,中間不曾回國。我給明芳發了無數電子郵件,又如石沉大海,沒有回復,兩年中,我給她寫了十封厚厚的信,她在去年聖誕,回復我一封,叮囑我認真念書,注意身體,長不過200字餘。

此人並非不知道我的心意,只是,如此吝嗇。

不過,好在,我回來這裡,而明芳,她也在這裡,我此刻面對她,忘了之前的委屈,心裡有柔軟的情緒,看見她放在桌上的手,輕輕按在上面。

「明芳。」
「啊?」
「明芳。」
「啊?」
「就是想喊你。」
她微微笑,真是漂亮:「家陽,今天去我家吃晚飯吧。」
「好啊。」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