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不愛工作並不丟臉

 文/貝莉

中午跟工作上的後輩吃飯,聊起了未來的計畫,後輩說約莫明年就要結婚了,臉上漾著笑容,挺開心的。

我問她,是求婚了嗎?
她說不是。我問,那是她的計畫嗎?
她說也不是,是家長的期望,雙方也有共識。
她問我會參加婚禮嗎?
我說會啊,記得邀請我,成就一個家,不容易。

記得當我剛開始出社會做事時,當時最流行的漫畫是拼命工作向上的《惡女》,偶像劇是《庶務二課》,女主角江角真紀子說只想嫁個好男人退休的概念令人發笑,她超棒的工作能力令人激賞,我們對工作要有熱情、要有熱血,我們要愛工作,這是我們可以享有的特權,以前母親或者阿姨那代,或許沒這麼自由。

1970年代末的我們很多意識開始崛起,從男女分班開始可能合班的日子裡,男女不再這麼壁壘分明,但男女之間的競爭公平了些,有點像偶像劇《我可能不會愛你》裡的李大仁還有程又青的高中時期,男女分隊在對抗。

當時我們日子改變,可以留著長髮念書、裙子也變短了,還有小護士的唇膏可以讓自己稍稍地看起來不一樣,無聊的西瓜皮早離我們很遠。雖然外在可以像女孩,可愛,並且不呆,但是我們可不能輸。女生不見得比男生差,女生有好多選擇權。我們的閱讀刊物從大我九歲跟五歲的姑姑們看的《姊妹》雜誌,開始進化成《Vogue》、《柯夢波丹》,少女漫畫從單純的吻戲開始有點床戲,我們開始有些男同志朋友,開始會悄悄地討論一些性問題,這些東西不可恥,然後《慾望城市》改變了我們的人生,女孩們工作意識抬頭,我們都要變成很棒很有能力,並且懂得享受性高潮以及有品味的女孩。

拼命地、拼命地往前衝,然後,在幾個夜裡,加班的晚上,看著窗外,想著因為自己過度工作而流失的約會、因為過度投入工作,發現自己的男友多麼自私,想起了電影《穿著Prada的惡魔》裡的一句知名台詞:「當你的生活開始毀了,你的事業也要開始成功了……」

但沒關係,我們還是要往前衝,如果輕易地就結婚,不是認輸了嗎?就算有很多日劇已經暗示我們,二十出頭放棄「婚姻」去拼「工作」,可能到了三十歲,會什麼都沒有,就像日劇《戀愛的力量》或者是《二十九歲的聖誕節》一樣,但我們還是不管,因為我們想被人看得起,所以周圍如果有經營婚姻勝過一切,寧可拋棄高薪而去做普通職業的人我不屑,從國外回來卻跑去做時間充裕薪水少工作的人我覺得莫名其妙。

只是到了三十二歲後,我發現,或許不是這樣。

工作的機會還是有、工作的困難也是有,工作中令人十分崇拜專業的人也比比皆是,只是我發現經營婚姻的人,也好了不起。

要怎麼恰如其分,在公司不高不低可以渡過角力鬥爭,可以對老公放牛吃草又不會跑掉。公婆關係處理得當,周圍朋友十分喜愛,每年渡假都不會少,真正懂得經營生活的人,被我發現那是另一種才華,這樣懂得自己要什麼的人,比起我們一昧地跟著日劇開啤酒拼命工作,想證明自己很酷,或者是學《慾望城市》裡那群永遠影響我們生活打扮的「Soul mate」,來的更重要。

於是,我停下腳步,特別是在我一位女性好友,在即將高升到從美國回來時,就想要的高級主管職位,卻意外發現自己生病需要停下腳步調養時。我開始思考,自己要的是什麼。

學歷不高、有些小聰明,喜歡享受美食,喜歡創作,喜歡戀愛。強調獨立自主,但承認一戀愛就會變成小女人,有時候心裡喊著不想上班,對工作又有小小渴望努力。

無法變成一些我十分佩服的新女性,有自己生活的步調,有別人不懂得價值觀。

也許,生活不是只有一種答案。當我們覺得活在很開放的時代裡,其實還是偏頗地選了另一種答案。

例如:不要過度犧牲、不要以戀愛為重、要愛自己勝過對方,還有好多好多新女性的價值觀。

可是在舊跟新中間,在不傷害自己的大原則裡,是不是每個人有專屬自己的快樂秘方呢?

也許你比較愛家人勝過工作,也許你就是戀愛時眼中只有男友的傻蛋,也許你是工作至上的女強人,也許這輩子你只想當個臉臭的公務員,早早下班回家看電視。

其實要怎樣,都可以吧!
只要不偷不搶不拐,活在自己的價值觀裡,不行嗎?
就算這輩子都只想單身,也不見得要轉換到工作狂人模式,默默地存錢就好啦!
就算想當工作狂人,難道不能下班變成親愛的小女人嗎?

我想,是都可以的……。

選自己想要的,永遠勝過別人界定跟評斷你的,不管跌撞往前,都是我們自己尋找「幸福」的路啊!

貝莉的facebook

貝莉的Blog Love, the City

貝莉新書《真愛是種信仰》

Tags : 女人心事
貝莉
「世界這麼大,若老是只談論愛情,那實在是太無聊了!」以辛辣又搞笑的風格在水瓶鯨魚的「失戀雜誌」文學網站發跡,進而獲得陶晶瑩賞識加入「姊妹淘」網站作家群,成為第一個被陶晶瑩簽約的文學創作者。有著女性化身材兼男孩性格的她,直率、愛朋友、戀愛慾跟食慾一樣旺盛,希望擁有永遠保持對世界充滿熱情跟好奇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