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凱特的慾望日記 【工作】

 文/艾莉森.皮爾森

我喜歡股票市場上資產與標的的連動關係,那種血脈奔騰的感覺令我著迷。機場貴賓室的女人屈指可數,我很高興自己是其中之一。出差回來的時候,我喜歡與朋友分享旅途中的恐怖經驗。旅館的客房服務就像精靈般隨傳隨到,房間的白色床單柔軟舒適,讓我得以享受真正的睡眠(年輕的時候總希望有人跟我一起睡,現在有了兩個小孩,我最大的渴望變成獨自入眠,最好連睡十二個鐘頭都沒有人來吵)。最重要的是,我熱愛這份工作:擁有一技之長的滿足感讓我振奮不已,當生活變得一團糟,我至少還有這一項可以掌握。再說,我要數字做什麼它就做什麼,從來不問為什麼,這實在不是別的事情可以取代的。

xxxxxx

我第一次以受訓員工的身份來到西堤的時候,我直覺認為開會是為了決策;幾個禮拜之後我明白了,那只是他們自我展現的舞台,好像在野生動物課程看大猩猩們舞動一樣。有些時候目睹這群人演練的態勢,我彷彿可以聽到大衛‧安特柏洛的床邊呢喃,評判他們胸部的起伏以及那副流氓樣:「這裡,在這個都市叢林的中心,我們看到查理‧班納這個來自美國業務部的有為青年,正朝身經百戰的團對領導羅德‧塔斯克前進。看看查理的動作,看看他卑躬屈膝的樣子,企求資深長官的認同……」

就我所知,在座多數女性對這類政治不太能忍受。道理很明顯,因為我們的生理結構和他們不同,沒能參與他們排排站在廁所尿尿的樂趣,又做不來下班後到酒吧喝一杯、用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來諂媚上司。再說,誰有那個體力?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大家都是認真上進的好女孩,相信只要鞠躬盡瘁、準時交差就能夠:
a.得到該有的獎賞
b.七點以前回家
嗯,事情並不是這樣的,世界並不如我們所想像的。

xxxxxx

不曉得自己是怎麼走過這些日子的,可是也看不出能怎樣避免一直這樣下去。我忍不住想起今天在說明會時是不是對那個斯里蘭卡女孩太嚴苛,叫默默什麼的來著,她看起來其實挺甜的。她請我誠實回答,我有嗎?真的可以老實說嗎?我是不是應該告訴她要在EMF生存的不二法門就是跟其他男孩一樣;問題是,妳如果表現得像個男孩,他們會說妳不像妳,不太對勁,所以妳索性表現得像個女人,然後他們又會說妳情緒化,很難纏。只要妳不是他們的一分子,終究會被冠上難纏一詞。好吧,她會學到的。

如果我在她這個年紀就知道這些,我還會生小孩嗎?我閉上眼睛,努力想向沒有愛蜜莉和小班的日子:好比世上沒有了音樂或燈光。

我再度沉進水裡,希望我的腦袋能夠自由自在、任意漂流,可是思緒卻像雁鳥般戀棧我的大腦,不願離去。

本文出自《凱特的慾望日記》商周出版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