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世界明槍暗箭 唯我善良軸心

 文/《失戀33天》作者鮑鯨鯨/網路花名:大麗花

當初我跟他在一起也不知道算是什麼關係。
那時候還小(剛滿15歲),也沒想那麼多,
到現在回想起來我也就是一個墊背的。
他跟女友分手後跟我關係特別好,
終於有一天我跟他表白了。
他沉默了,然後就疏遠我,
我還這麼極品的等啊等啊等,
終於,五年以後我不想再活在這種狀況下,
於是乎決定重新找一個,擺脫現狀,
結果才跟現任好沒幾個月,他半夜在我家樓下等我,
我們連續兩晚在外面閒晃,
坐在他車裡,就這麼聊天,
我的事情一筆帶過,他說了說自己的近況,
不用猜就知道他還是想著那個EX的,經過這麼多年感情起起落落,
他還是愛她,我一聽就想哭,
不過從一開始就知道,我始終無法成為他的女朋友。

幾個月後,他跟現任分手了
所有的人都來問我為什麼
為什麼?我也想知道為什麼。
而他的前任前幾天訂婚了,
又鬱悶了。
其實我真心希望他過得好
跟誰在一起不是談戀愛,如果他能幸福
真的會為他開心。

我對那個死男人一遍一遍的回憶,翻來覆去的想念,
真的是瘋了,明明知道,這是個無底洞,
可自己還是屁顛顛的往裡跳,
多喜感。

大概我這麼無比想他也是想逃避現實吧
在還沒有那麼多想法的時候,
剛好遇到了一個想法很多的他。
七年說出來也夠丟人,中間表白了兩次,
他始終無動於衷。
對現任,沒什麼太多的筆墨,
因為相信任何一位姑娘都不會對一個虛榮自大還自戀的男人產生絲毫興趣。
我發這文就為了找罵挨,就為了跟誰說說心事。

───────────────────────────

幾年前,委內瑞拉總理查韋斯在和美國總統駡街的時候,說出過一句特別厲害的話,我一直記憶猶新:世界明槍暗箭,唯我善良軸心。

我們生活在一個道德標準很奇怪的星球裡。我們從小就被父母、師長們教育:一定要善良。但長大以後,我們卻發現,從「善良」淪落為「傻逼」,往往只有一步之差的距離。這是一個以「講禮貌」為恥的時代,有時候,我們一門心思想對對方善良,對方卻在精神上對我們暴力相向,還把這種行為驕傲地稱為是「真性情」。這種雞同鴨講的交流經常上演,你唯一與眾不同的是,居然讓這種交流維持了七年。

在我們十三、四歲的時候,暗戀一個人顯得格外單純和美好,不管對方的相貌品行如何,一旦確定了目標,我們就像畫素描一樣,把對方勾勒的越來越夢幻精緻,就算知道這幅素描完工以後,模特兒和畫面上的人根本不相似,看,我們多善良。在長大的過程裡,世界明槍暗箭,我們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在少年時豎立的道德標 準分崩離析,你咬咬牙放開了自己的一條條底線,卻發現還是沒有追上形勢的激變。未來無從暢想時,總是忍不住要回溯一下歷史,這時,那幅小時候畫的素描, 就成了生活裡你唯一堅持下來的,和「善良」有關的畫面。

七年的單相思是你的道德標準裡最美好的一個亮點,是你劇情狗血的現實生活中願意棲身的避風港,可以安慰自己,世界怎麼改變,好歹我對你的這份感情足以證明,我這個人依然和美好有關。但遺憾的是,你找了一個不入流的男主角,在你的敘述裡能看到,他的道德標準,可能和這個混亂無序的世界更匹配一點。

在人與人的交往中,只有兩種角色,一種是人工智慧,一種是天然腦殘。人工智慧的菁英們永遠不會像我或你一樣,會寫那麼多字總結一次感情的失敗,或者寫一封長信來問我怎麼辦。他們的情緒智商高到我們無法企及,和別人交往時,大腦右葉會展開一系列精密運算,我需要給出去多少,我可以回報多少,投入產出比合理嗎?未來發展的前景清晰嗎?他第一時間都會知道。他們不做失敗的買賣,不做無謂的付出,他知道如何用一句話一個表情一件小事,讓你對他念念不忘,他更知道該在什麼時候靠近你,讓你心跳加速,然後在什麼時候抽身離開,讓你一陣恍惚悵然卻束手無策。他能輕車熟路的找到你的死穴和弱點,變本加厲的利用,毫無後顧之憂。這是人工智慧,天然腦殘的我們敵不過。

但是,人工智慧們沒有原罪,天然腦殘的我們也沒有道德優先權。事實上,人工智慧菁英們偶爾在控制成本,不造成浪費的情況下,也會認真投入一段與腦殘的戀愛中,而且,往往還會被我們腦殘們的種種非主流表現氣到無語問蒼天。所以,最合理的資源配置,就是傻子和傻子牽手,騙子和騙子結合,這樣我們誰都不會再問這麼多為什麼啊為什麼。

你讓我罵醒你,我沒忍心,畢竟,這還是一件善良的事兒,這麼多年像雷鋒一樣付出,還不寫進日記本裡,已經夠不容易的了。如果讓我給你建議,我只勸你,看清他的真面目之前,毀掉你的好回憶之前,到此為止吧。他太不善良,而你盲目善良,這件事已經具備了兩個重要因素,所以註定會成為一出很囧的悲劇。

我覺得這麼說可能沒有說服力,那麼我從最有說服力的科學角度給你分析一下你現在出了什麼問題:暗戀者的大腦結構是特殊的,和單身者不同,和真正在戀愛中的人也不同。暗戀者的大腦裡有一塊區域,用來反應當下感情活動的真實性。這塊區域叫做腦島,它是會騙人的,它會通過神經末梢裡的一小塊叫做C纖維的神經組織,來讓你感覺到一種類似談戀愛的快感。這個C纖維組織很賤,它對打擊、疼痛、灼燒這些真實的接觸都沒感覺,它只對你暗戀的人的眼神、撫摸,和笑容有感覺,並且在傳輸過程中,無限地誇張擴大,一路傳輸到你的腦島,然後腦島再煽情渲染一下,這個誤會就整個兒把你大腦包圍,然後侵占了你全部的認知體系。

所以呢,不浪漫的說,這七年的暗戀,其實就是C纖維攜手腦島在作怪。如果你不忍心放棄他,我提供給你一個辦法,下次他的撫摸眼神笑容把你激盪到不能自已,覺得還是不能放棄時,就馬上想一想腦島和C纖維此時此刻,正在你大腦裡做什麼。為了讓你更具象一點,我熱情提示:所有的神經纖維放大了看,都是細長型發育不良的蛔蟲。而腦島的樣子呢,形象的說,就是一坨打了個結的大便。看吧,就是這兩樣東西,讓你對那個人工智慧哥們兒遲遲不能忘懷。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