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逼婚如產前陣痛

 文/米果

某些時候,在路邊跟小狗小貓或忙碌奔走覓食無暇與我招呼的蟑螂匆匆擦身,有那微妙的幾秒鐘,我看著牠們,想起這世間萬物,應該只有自詡為高等生物的人類,才有結婚這種限期內必須完成的壓力吧!或許狗界貓界蟑螂界也有類似的規矩,但起碼不是法律關係,或親屬壓力,或純粹來自於自己的乾著急,牠們的愛情或伴侶關係說不定跨越年齡種族貧富,應該呈現完全爆走的大奔放狀態,逼婚這種事情,無論如何都不會發生在貓狗與蟑螂身上才對吧!

查命案有子彈射擊熱區,逼婚也有熱區,通常會落在畢業之後,開始工作的前五年到十年之間,也大約是廿五歲到卅五歲之間,堪稱婚姻市場交易最熱絡最完熟的黃金十年。

有對象的,掌握黃金十年結婚生子,必定是人人歌頌的幸福典範,雙方父母滿意,長輩開心,親朋好友之間傳為佳話,內政部最愛這種好國民,GOOD JOB!

有對象卻不急於結婚的,也要有體力耐力抵擋旁人排山倒海的閒言閒語,所謂陰天打小孩,閒著也是閒著,結婚又不是國家大事,可是這些圍繞當事人身旁的不相干人等,最愛插手管閒事。這種管閒事的氣勢又很容易烘托出一股往上噴發的力道,很多人就這樣被推著往前衝,訂婚啦、拍婚紗啦、付喜餅錢啦、訂桌啦、莫名其妙開了單身趴被惡整、甚至喜宴還有長輩掏錢請來鋼管脫衣秀。等到自己端著喜糖送客,才驚覺人生這一段爆走完全像失憶脫序的插曲,猛然醒來,已經結婚了,只好認命。

曾經有一位婚姻出了點亂子的朋友某次酒醉之後哭得好惆悵,說他半夜醒來發現身旁躺了一個女人,而且自己還跟這個女人生了小孩,於是一夜難眠,好像自己犯下什麼重大刑案一樣。又說他好後悔結婚,結婚完全不是他深思熟慮的選擇,因為雙方父母堅持時候到了,再拖下去,就結不成了;因為有公司長官主動跳出來拍他肩膀說要當證婚人,不給紅包也沒關係;因為恰好假日無聊跑去看世貿婚紗展被Sales糾纏不休只好付定金……一個中年肥胖的大男人哭成這樣像什麼話,既然不想結幹嘛真的收紅包啊?詐欺耶,開什麼玩笑。他說沒辦法啊,所有人圍成一圈,好像得到世界大賽總冠軍一樣,把他往上拋,一次、兩次、三次,飄飄然的,完全找不到空隙可以小聲呼救,其實他還沒有準備好呢!但那些人拋完之後,就掉頭離開了,完全無視於他重重摔在地上啊!

「那種感覺就像中邪……」因為他還沒有準備好跟交往中的女友結婚,但是雙方家長都說,兩人在一起夠久了,應該給個「交代」。信不信,「交代」這兩個字就像張天師手上的符咒,一旦貼上去,就失去自主能力了,只能雙手伸直,一直跟著張天師往前跳。

雖然一開始雙方家長都說,婚禮簡單就好,結果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出意見的人越來越多,主角就一直付錢一直付錢,直到辦完一場All You Can Eat的大型餵食秀,嘔吐宿醉都過去了,終於有機會好好想一想,但其實已經來不及了。

果然真的有傳說中所謂的……被旁人閒閒無聊拱出來的婚姻!譬如姨婆嬸婆之類的長輩最擅長在爸媽旁邊咬耳朵,說年輕人就需要這樣推一把,果然一推,推出哀怨人生來了。但這些推手才不會善罷干休呢,推完婚姻,繼續催生,非常堅韌的部隊。

以上兩種人生都算在結婚熱區之內成功達陣的案例,反正結婚之後各自有煩惱,白頭偕老或劈腿外遇個性不合那就個人造業個人擔,當初逼婚有功的人從此成為生命中的恩人,而幫了倒忙、促成孽緣的人,別想他們會出來公開道歉,沒這回事。

最怕在結婚的黃金熱區還孤單一人,立刻就被五花大綁來到逼婚的熱油鍋旁倒數計時。父母很急,兄弟姊妹很急,同事很急,朋友很急,長輩很急,連那種出生滿月過後就很少見面的某叔公也很急,或是辦公室工讀生小妹明明不干她的事情也說她很急。這些人只要輕描淡寫或不經意囉唆幾句,即使輕如鴻毛也像五雷轟頂,炸得渾身不對勁,彩色人生瞬間變成黑白,搞到後來自己也很急。是不是真的這麼糟啊,是不是變成季末三折出清存貨也沒人青睞啊,是不是全世界的好男人好女人都結婚啦,怎麼會這樣呢?卅歲過了,卅五歲快來了,結婚就像颱風前夕宣布關閉的閘門一樣,眼看著,就只剩下一條縫隙了。

所以,趕快加入婚友社,積極去聯誼,或是到交友網站申請會員,發現不錯的對象就開始思考兩人有沒有未來,喜歡就快點告白,遭到拒絕就趕緊找下一個目標。但偏偏這種關鍵時刻,完全失去愛情的味覺,就像球員遇到低潮期,連敗不休,勝場記錄一直無法打開,找不到好球帶,找不到擊球的甜蜜點,或每次都揮棒落空,就算勉強出手也只能擊出內野軟趴趴的滾地球,還沒踏上一壘壘包,就被封殺出局。

原本該好好談個浪漫甜蜜的戀愛,彼此瞭解,互相磨合,就好像必須經歷職棒選秀、二軍磨練,一軍登板,奠定先發地位那樣的標準操作流程,一旦身處逼婚熱區,又瀕臨倒數計時,也就不管什麼選秀或二軍的程序了,只能直衝一軍,而且堅持先發,除非是天才,否則下場悽慘。

可是,人生就是那麼奇妙,過了那個熱區,聽完百貨公司打烊的晚安曲之後,那些圍繞身旁的逼婚部隊彷彿說好一樣,緩緩退散,頂多其中一人抓住你的脈搏,觀察幾秒鐘,搖頭,嘆氣,「這個沒救了!」

也就在那個踏出熱區的剎那間,自己終於有機會喘口氣,也終於有機會冷靜想一想,在眾聲喧嘩的倒數聲浪中,自己到底失去什麼,得到什麼。脫序,或倉促;遺憾,或慶幸。渾沌之後撥雲見日,不管是來自外力還是出於自願,那趕在結婚熱區之內快點完成什麼的迫切感,真像產前陣痛啊,撐過去,就好了。

你終於可以安靜思考,自己是不是那麼適合婚姻,自己是不是沒有找到「對」的人,在世俗所謂「對」的時間裡。

當自己可以不用那麼在乎旁人的加油吶喊,當自己清楚知道什麼是必須掌握的,什麼是不能放掉的,當自己可以坦然接受那種即使被嘲笑揶揄結不了婚或眼光太高或沒有異性緣的標籤,即使萬箭穿心也能讓自卑難過的情緒擦身而過時,恭喜,你已經成功脫離熱區,闖出黑洞,可以開始好想想人生如何快樂走下去,那必然是另一個境界了!

至於,還處在逼婚熱區的人,請好好享受這種幸福的折磨,畢竟過了這十年,就不會有人多事管你結不結婚了。忍一下,很快就解脫了!

本文出自《只想一個人,不行嗎?》 大田出版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