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一路錯到底的丈夫

 文/凌茜

不能寬恕他人,就是拆掉自己要過的橋。──佚名

丈夫剛下班就看見餐桌上空空如也,妻子則一臉無精打采的躺在床上。「妳怎麼了?」丈夫坐在妻子身旁詢問,妻子轉過身背對丈夫,懶洋洋的回答:「沒事!」
「喔,那我自己弄晚餐囉。」丈夫沒再多說什麼,走到廚房隨便煮了點麵,又走回臥房探頭問妻子:「我煮了麵,妳要吃嗎?」妻子還是沒有轉過身,只是回答:「我不餓!」
於是丈夫打開電視,端著麵稀里呼嚕的吃了起來,看到節目有趣之處,還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
等節目播完了,他突然想到有些郵件還沒有處理,於是走到書房,開啟電腦準備回信。
不經意間他又想起妻子,於是再度跑到臥室,輕聲問:「要吃點感冒藥嗎?」然而妻子還是淡淡的說:「不用!」丈夫便放心的回到書房打電腦。

幾個小時後,丈夫伸伸懶腰,正準備去洗澡時,卻看見妻子拿著皮包,一臉怒容的往大門衝,攔了輛計程車便走了。他趕緊通知妻舅,兩人開著車大街小巷的找人,直到天亮時,總算將妻子找了回來。
「妳究竟在發什麼神經?」丈夫忍不住責備妻子,妻子卻雙眼紅腫、眼眶含淚的控訴:「你還敢罵我?我真是瞎了眼才會嫁你,我要離婚!」
「你們這是怎麼啦?」妻舅也滿頭霧水,搞不懂姊姊到底在鬧什麼脾氣。
「哼,你問問你的好姊夫吧!」妻子還是不說自己在氣什麼;最後妻舅又勸又哄了老半天,好不容易妻子才說:
「你姊夫跟我說好今天要去餐廳吃飯,結果我等了一整天,他連電話都沒打一通來。我氣得要命,連飯也吃不下,他回家後卻開開心心的吃晚餐、打電腦!」
丈夫拍拍頭,這才想起約好一起吃晚餐的事:「啊!我真的忘了。」
他歉意的拉拉妻子的手,接著說:「忘記這件事是我的錯,不過妳為何不直接對我說呢?」
「我就是故意不跟你提,看你什麼時候才會察覺我在生氣,沒想到你竟然一點也不懂我的心!」

心靈小語

我有位好友的男友劈腿,人前她表現出一副不在乎的模樣,但人後的她卻待在家中不梳洗也不出門,將自己從人見人愛的正妹變成黯淡女。
當我問她為何要如此折磨自己,她回答:「我要讓他知道我有多痛苦!」我驚訝的說:「他怎麼可能知道?妳從來沒提過啊!」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管再如何親密,也不可能猜出對方的心,期望別人能閱讀出自己心思,是折磨別人更折磨自己的陷阱。
當你想要別人了解你的需求,最好的方式永遠是「直接清楚的表達」,等待別人來玩猜心遊戲,最後輸的一定是自己!

本文出自《支撐你的,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人本自然

Tags : 女人心事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