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誰需要誰

 文/瑪麗

我想說,在愛情裡應該兩個人要一起成長,漸漸長大的我們,不能再像孩子一樣的任性,撇個嘴、拗個脾氣,就認為事情會照自己的期望去走。

最近身邊很多朋友開始在週末去騎腳踏車,你也躍躍欲試,翻找著網路上誰誰誰的照片,說夕陽多美,食物又好吃,迎著風一起騎車多享受,我說我還不太會騎車,上次搖搖晃晃憑著一股傻勁上路,摔得鼻青臉腫後怕了,你說現在自行車步道都規劃得很好,一點也不危險,要是真的克服不了心理障礙,大不了還有協力車。

我知道你不喜歡騎協力車,有次和朋友出去玩回來之後,你抱怨了好久。

於是我開始特訓,下班後瞞著你去河堤偷偷練習,甚至還跟朋友買了二手腳踏車以示決心,在朋友的監督下進行腳踏車路考,審核通過之後開心得馬上約你出發乘風去,得意洋洋的在八里的陽光下向你展示成果,一路上還忍不住興奮的心情,數度騎得飛快把你拋在後頭,像在幼稚的炫耀。

你驚訝的眼神裡有讚許,我驕傲的笑著證明我可以。

之後我還考了駕照,這樣一來,當我們都在熬夜加班時,你就不用大老遠繞一圈載我回家,晚上我們可以差不多時間回家洗澡,然後說晚安。

以前睡前還能天南地北的聊,聊彼此公司的八卦,人生的計畫,但工作越來越多,躺在床上往往累得像狗,與其撐著眼皮不如早點休息,半小時的閒聊就改成重點分析,然後聽你笑著打哈欠說再見,週末再好好的彌補失落。

我以為,這次真的可以一起到永遠,那麼瞭解彼此、生活上互補,為什麼不行?

你說,我可以把我自己照顧得很好,還年輕的她不行。

她晚上怕黑,要有人陪她聊天聊到睡著。她每次生理期來都痛得要死要活,是醫院的常客。她才剛出社會,不懂人心險惡,跟同事之間的誤解,柔弱的她不懂如何替自己辯解。公司主管對她不好,工作內容又跟大學理想有落差,午休會躲在廁所沮喪的大哭。家裡住得偏僻,只要稍晚一點回家,身形嬌小的她要是落單,是壞人完美的獵物。

她不會騎腳踏車,需要你在旁邊帶著她,她不能沒有你。

聽著你的形容,我只想問,你難道忘了,她就是以前的我?

我床頭那座會投射星星在天花板的燈,是你買給我的。生理期前忌冰,生理期後要喝四物調養,一個女孩連基本對自己的照顧都照顧不好,還要求什麼?你送去的紅豆湯是溫暖不是解藥。誰進社會沒遇過挫折?誰沒有無力跟焦躁?但這就是過程啊…

所以妳可以把自己照顧得很好。沒讓我說完,你冷靜的打斷了我。

我覺得鼻子很酸,好多話想說卻堵在喉頭,心裡想著不要狼狽的大哭,好好談一談,我們還有轉圜的餘地。

怎麼該像孩子任性大吵的時候,我還想著這些?

不再需要對方的是你不是我,你怎麼能拿我的成長跟獨立,當離開我的藉口。

我以為,在感情裡更加的成熟,能讓兩個人更加穩固,怎麼,原來是我努力錯了方向。

Tags : 女人心事
瑪麗
萌系怪怪美少女無里頭另類觀點,渴望愛情卻又沒自信的小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