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那年,我們一起對抗眩暈

 文/天生凡骨

「你走開,我不想理你了!」我把你推開,氣沖沖地跑走。這也不知是第幾次上演這種劇碼。你一定會立刻追上來吧?我心裡想。奇怪的是,這次你竟沒理我。我心裡雖然有些惶惶不安,但知道你的個性一向篤定包容,最慢隔天也會來找我的。

整天守著手機,你竟然沒有打來。隔天出門,想著你一定會像往常一樣拎著早餐出現在門口,也沒有!我這下才開始慌了,這次玩得太過火了。我覺得好懊惱,似乎總在一直試你的底限,只是為了滿足自己幼稚的任性。好像唯有這樣,才能確定你對我的在乎。我打了手機給你,你都沒接。慘了!這次可能換你不理我了!這是我的現世報啊!

好不容易手機接通了,你的聲音很微弱,只說了一句:「我身體很不舒服。」就把手機掛了。我心裡一急,連忙飛奔到你家,狂按了一陣電鈴,才看見你臉色蒼白地來開門。

「你怎麼了?」我問。
「不知道。最近很奇怪,老是常頭暈。本來不想讓妳擔心,所以沒告訴妳。昨天很抱歉,因為不太舒服,沒聽清楚妳說什麼,看妳跑掉,我也沒力氣追過去解釋,就先回家休息了,對不起啦……」你一臉無辜。
「別說了啦,傻瓜!只是小事,是我自己亂發脾氣啦!」我很愧疚地說。
我幫你量了量體溫,沒發燒。想想當天沒什麼重要的課,就翹了一天課,陪在你身邊。還很笨拙地煮了一鍋粥餵你吃,差點燒焦。

一連好幾天,你身體的狀況都沒有好轉,我開始焦急了。
「去大醫院檢查吧!我陪你。」我說。你點點頭。

做了幾項初步的檢查後,醫生判斷你可能是眩暈。但眩暈的成因很多,還要做更仔細的檢查。我看見虛弱的你,覺得好不捨。平常總是你在照顧我,細膩的你,連在外面吃飯,都會幫我拆好筷子,還把筷子旁的鬚鬚撕掉,也會幫我把湯匙用餐巾紙擦拭乾淨……我總以為,在你身邊,我就被你寵溺著,可以耍賴著不需要長大了。然而,如今這樣的狀況,我被迫要變得成熟,要學著照顧自己,更要照顧你。

那天,醫院又通知要作一項檢查。我陪著你去,心裡忐忑不安。這次的檢查很沒人性,因為要檢查內耳的平衡能力,看看前庭是否有問題,所以必須在耳朵內灌冷水和熱水測試。我眼見你做完測試,到廁所狂吐了一陣,你走出來後,我扶你坐下,眼淚掉下來……
「傻瓜,哭什麼,我沒事啦……」你摸摸我的頭。
你連聲音都微弱顫抖著。在這個時候,你還是溫柔地安慰我,我忍不住哭得更大聲,抽噎不止。

然而,眩暈仍是個非常棘手的傢伙,它常莫名奇妙地啃噬你,你常被逼到地轉天旋,有時甚至要爬行才能前進,只好辦理休學。那段時間,我只要一下課就趕去你那兒陪著你。有時你狀況比較好的時候,就會帶我出去走走。以前愛發脾氣的我,忽然變得溫和許多。只要依偎在你身邊,就覺得很幸福了。

我畢業的時候,你送我一個手工製的小房子,我驚詫地說不出話來。
「反正每天在家,有時頭不暈,就慢慢做,一點一滴,想說給妳一個驚喜。也感謝你這段時間陪著我……」
我的眼眶泛紅。望著小房子,想著,那應該是我們以後共同的家的雛型吧!

後來,你的身體狀況已慢慢好轉,我畢業後,你也復學了。
然而,開始工作之後,似乎變得忙碌,一下班,常就想回家癱在沙發上,連去找你的力氣都沒有。連我自己都不清楚,是不是在你生病的那段時間,我的精神和體力一點一點的耗蝕,覺得疲憊了?而你,幾次跟我出去吃飯,我說我在工作了,我付錢。我也明白你生病時花了不少醫藥費。你看著我付錢,嘴唇緊抿,沉默不語。之後也漸漸減少和我吃飯的次數了。我們之間,漸行漸遠。

有時,我還是會拿出小房子出來看看,深深嘆口氣。為什麼呢?在那個最艱難的時刻,我們都熬過去了。當我們一致面對困境,似乎沒有任何事情可以打擊我們。然而,等到狀況好轉,你的身體慢慢康復,我也稍有經濟能力了,新的問題又橫亙在我們面前。人生很奇妙,不是嗎?然而,在我心裡,仍然感謝你給過我的試煉,讓我成熟。那段陪伴著你的時光,無論在生命中任何時候想起,雖然苦澀艱辛,但也無限美好……

Tags : hot issue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