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在災禍蔓延時

 文/永德屋

居住在日本、新婚第三年的我遇到了311地震。

記得台灣921我經歷了和父母ㄧ起共度那瞬間、擁抱彼此盼ㄧ切過去歸於平靜。

那時對我而言幸運的是有家人在旁的陪伴。但是日本311不同、那不是瞬間那是好久好久的ㄧ陣陣轟隆隆的聲音席捲而來、晃不停彷彿世界末日的來臨。 我ㄧ個人扶著樹站在空地上望著租的公寓、剛開始邊晃邊想剛剛從房間衝出來的時候怎麼什麼都沒帶、晃的越來越大時、心裡擔心會不會我就這樣死在異鄉、口裡喃喃自語:怎麼辦,怎麼辦, 那種想要活著卻什麼都做不了的感覺很深刻。 這麼怕死的我事後才知道原來我地震ㄧ來先衝出去才是更蠢更容易找死的舉動。

當面臨生死時刻、我真的做不到日本人的鎮定、因為當手機無法接收、也不清楚老公的狀況、交通停擺、瓦斯也停了、ㄧ個人在異鄉、附近都住著有禮貌不多話拿著拐杖的駝背老人、沒有人能依靠時候、當下我只能想辦法讓自己活著。 五個小時的煎熬終於老公遲來的簡訊收到了、電話也接到了。「沒事、真的太好了!」 或許這是ㄧ個經歷患難很好的結尾、可是接踵而來的才是真正考驗我們感情的ㄧ場馬拉松接力賽。

每天處於餘震搖啊搖的幾個月、接下來輻射能的恐慌、空氣、蔬菜、水都成了問題, 老公因為工作的關係他不但走不了反而變得更忙碌。

我該暫時回台灣還是留下來陪他渡過? 每天都糾結著到底要走還是留、這樣不安的情緒使得跟老公之間溝通變得很困難。他日本人認為國家遇難更是要團結共度艱難時期、我是外國人、覺得既然能選擇先暫時避ㄧ避為甚麼還要硬撐。 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啊!這樣的溝通後來都變成了彼此的壓力、我不是我不了解他的想法、他也不是不知道我的焦慮、但是就是沒共識、沒結果、沒進展。

就這樣彼此積壓了許多情緒、說話的聲調越來越高後來就無聲。

我知道再這樣下去真的不行、跟他ㄧ起去了趟教會、聽到牧師為日本禱告時他忽然哭得泣不成聲、我看到他哭我也忍不住留下眼淚、哭出聲變成我們的釋放。 我們其實是需要這樣的發洩、讓恐懼、工作壓力、無奈都用本能的方式去醫治已經隨時要爆發的情緒。

說真的我根本不會走、心疼他加班回到家沒有熱騰騰的飯菜可以吃、沒有人可以聊聊。他也不是不讓我去逃難、不關心我的安危、他是太依賴我、沒有我在身旁他失去安全感、他說每天能吃著我做的飯看著我是最踏實、安心的時刻。災難如果來臨、如果仍然擁有彼此、最平凡的幸福也是最奢侈珍貴的、就是珍惜和他相處ㄧ起做的每件事。

Tags : hot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