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凱特的慾望日記 【情人】

 文/艾莉森.皮爾森

很難解釋我跟傑克的關係是怎麼開始的。我真的也沒有特別在物色意中人。談不上快樂,不過也不能說是不快樂;當時的我處在兩者之間的灰色地帶,我想大部分的人多數時間都是在這個地帶過活。當有人受傷被送到急診室時,醫護人員會先根據傷勢判定緊急程度,以作為就診的先後順序,這個程序稱為「檢傷分類」。我第一次聽到這個詞是在某天晚上觀看影集《急診室的春天》時 — 那時大家都屏氣凝神,留意海瑟和道格之間的進展 — 那時候我才明白自己的生活有多像急診室的狀態。

每天評估自己存在與否的標準就是誰最需要我的照顧:孩子,辦公室,還是我的丈夫。我沒有把自己列在裡面,並非因為我是好人,也不是我大公無私 — 差太多了。無私絕對不是我努力的目標,因為沒有時間。好幾次我在週末時從超級市場開車回家,透過咖啡館模糊的玻璃窗可以看到裡面一對對的情人,手指越過卡布奇諾咖啡彼此廝磨,要不就是某個孤單的男人坐在那裡讀報紙,看得我也很想進去點杯飲料,就這麼一直坐下去。

然而那是不可能的。不工作的時候,我是一個母親;不當媽媽的時候,我得把全副心力放在工作上。休息對我而言像是在偷時間,即使我曉得我認識的男人沒有一個會這麼想,我也無法改變。它頂多是另一個男女不平等的項目:母獅子的罪惡感就是會落在母親身上。所以,我最不需要的、生活中最不需增加的,就是有個人來愛:哪知道我們之間的郵件往返就這麼開始了。

我們第一次共進晚餐之後的幾個禮拜,傑克一直寄電子郵件給我,最初是每天一封,然後是每小時一封,有時甚至幾秒之內就給彼此回信。那就好像在看一場精彩的網球大賽,球藝精湛的球員從這一頭把球打過去,另一頭的對手也不甘示弱,立即回擊。我剛開始的時候還挺冷靜的,不過他實在太厲害了,怎樣都不肯放棄,於是激起了我的好勝心,我馬上退到底線去救球,回球的時候甚至想給他點顏色瞧瞧。所以,真的不是,我真的不是需要他,可是他在我的體內創造了一個傑克專屬的需求:這個需求只有他能滿足。如果沒有人遞瓶子給沙漠中的女人,她永遠也不會知道自己有多渴。我開始期待阿巴哈馬這個名字出現在「寄件者」那一欄,殷切程度遠超過我對生活中任何事物的期待。

FROM:傑克‧阿巴哈馬
TO:凱特‧瑞迪,EMF

那斯達克擊沉珍珠港,死傷慘重,客戶想要知道令人敬重的英國基金經理人會提供什麼專業意見:我是應該乾脆現在就地自裁還是等午餐之後再說?

傑克

FROM:凱特‧瑞迪
TO:傑克‧阿巴哈馬

你大可放心,受人敬重的基金經理人不時把你放在心上。在等葛林斯班皇上的利率政策公布。
專業意見:長期復甦勢所難免。不用自裁。
非專業意見:躲在桌子底下等轟炸結束再出來,出去看看有沒有哪隻股票還站著沒倒。吃個火雞三明治。然後,自裁。

凱瑟琳

FROM:傑克‧阿巴哈馬
TO:凱特‧瑞迪

妳知道葛林斯班的老婆說過什麼嗎?她說葛林斯班這個人講話曖昧不清,所以他向她求婚時她完全聽不出他的意思!
那個傢伙比托馬斯‧聘瓊還難懂。
嘿,妳這個時候是不是應該睡了?三更半夜的,不是嗎?

FROM:凱特‧瑞迪
TO:傑克‧阿巴哈馬

我喜歡夜晚。時間比白天多。幹嘛要浪費在床上?

K

FROM:傑克‧阿巴哈馬
TO:凱特‧瑞迪

躺在床上不見得就是浪費。妳有沒有聽過某人跟他愛人說的,他希望七年的時間統統濃縮在一個夜晚。一定是莎士比亞,是不是?

FROM:凱特‧瑞迪
TO:傑克‧阿巴哈馬

七年一夜,聽起來應該可以補償我的睡眠不足。不是莎士比亞。馬洛吧,我想是馬洛。這就是對莎士比亞不公平的地方——不管是不是他寫的,只要是美麗浪漫的都歸他。他是情緒軟體的比爾蓋茲。

你怎麼會讀馬洛?華爾街傑克難道也得預測文藝復興劇作家再現的時機嗎?

本文出自《凱特的慾望日記》商周出版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