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戀愛中的人禍

一個在當老師的朋友,和我討論到學生的戀愛問題。

她班上的兩個同學如火如荼的戀愛起來了,在校園的角落牽手接吻,照她觀察,完全是早已經全壘打的情侶。其實她根本不在乎,她自己在學生時代的時候也是談戀愛談到被教官約談的問題學生,可是當了老師,不管事就不行了,她還是得把兩個同學叫過來「約談」,求的不是這兩個孩子開始懂得念書比戀愛重要,而是這兩個孩子的家長知道,她可不是那種平白坐領教職人員好處、卻放任孩子瞎搞胡搞的人。

「都已經十幾歲了,談戀愛有什麼了不起嘛!」她覺得懊惱的是,她明明比較想教小朋友怎麼避孕,但卻只能八股的跟他們說不該發生性行為。
「再說了,擋有什麼用?」我也附和她。「死小孩嘛,越擋就越愛!」

不是說小孩都是為反對而反對,我也當過小孩,知道小孩才沒那麼笨。小孩或許很想對抗老師或大人,但如果需要付出的代價是得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他們才不願意做這麼大的犧牲。我只是想起自己學生時代那段愛得要死要活、結果一畢業瞬間冷感、事後每回見到他都想問自己「當初到底愛他什麼」的前男友,當然他不是壞人,可是我們從頭至尾根本沒有任何共通興趣,就算當時對戀愛充滿好奇跟憧憬,但誰光靠這些,就能撐三年呢?

可是當時讓我誤以為彼此很適合的,就是那份對抗大人的同仇敵愾。

攻擊學校都在教一些沒用的事、古板、八股;批判大人根本什麼都不懂、光會用高壓政策;說出一堆看起來很有道理、但實際上根本是屁的話,覺得對方好有想法,而且還跟自己的看法相同,結果一畢業,老師再也不甘我們屁事,彼此又有不同的未來方向,又不是剛在一起光講著我愛你、你愛我就可以講三小時,知道彼此是男女朋友,沒事會掛個電話給對方,但一開口除了「你在幹嘛」之外卻講不出別的,即使對方說出他正在做的事也無從附和回應,那以前那些聊不完的話題呢?明明沒有第三者、沒有誰變心,到底問題是什麼?難道純粹是「學生時代的戀情不會長久」這句沒有根據的無稽魔咒應驗了嗎?

然而後來,又發現很多跟學生身分無關、但卻類似的破滅戀情。

就好像因為online game而相戀的情侶,為了升級、為了賺取遊戲幣、甚至為了經營遊戲裡的黨派或同盟,多麼有商有量,結果一旦離了遊戲卻發現兩個人什麼話題都沒有,在遊戲裡他可以幫妳去砍那個搶妳寶物的人,在現實裡他又能對陷害妳的同事怎麼樣?
或好像同社團的情侶,為了社團發表會一起忙到昏天暗地,連約會時都在幹剿其他社團幹部或機歪的指導老師,感覺兩人想法跟做事方法都合的不得了,根本是彼此的完美伴侶,可是一旦離了社團,卻發現彼此什麼都合不來,以前你們覺得彼此的共同興趣就是彈吉他,後來卻為了吉他是詹志源彈得好還是伍佰彈得有味道,吵到屋頂都要掀起來; 又好像同樣失戀所以互相安慰的一男一女,你一句「其實人生要的是安穩的小確幸」,他一句「真愛不是山洪爆發而是細水長流」,然後營造出一種別人都沒有靈魂只想追求刺激、唯有你們是知足懂愛的存在,結果戀愛以後才發現,妳說的長流是法國的塞納河,他講的細水是大漢溪的上游支流大豹溪,他罵妳媚外,妳嫌他local……

戀愛總是這樣,以為對方是這世上和自己最相同的人而在一起,又覺得對方和自己完全不同而分開,那,究竟是有人改變了,還是那種似曾相識的認同感,從一開始就是一場誤會?

天災是我們誰都不樂見的事,而以機率來說,人禍發生的機率還來的大多了。畢竟生活中就是有那麼令人不愉快的人、事、物,而最無奈的是,討厭同一個人、或同一件事,竟然是拉近彼此距離最快的辦法,其實不只是愛情,有時候甚至連友情都面對一樣的問題,那就是:如果沒有同樣的對抗目標,怎麼顯得出我們是一國的?少了主要敵人後,會不會發現彼此根本不是人生的夥伴,甚至更慘的,是次要敵人?

於是就很想問阿,為什麼愛的發生這麼容易,愛的持續卻那麼難?

一開始以為相愛就好,後來卻發現不只要相愛,還要能相處;以為有共同興趣就能相處,後來卻發現,有共同興趣只能做永遠的朋友,有共同目標才能做永遠的情人;千辛萬苦找到有共同目標的人,卻發現你們的rundowm完全不一樣……
到底,是為什麼呢?

真心我們有了、經驗也累積了一些、方法和手段也漸漸學到了,究竟、到底、該死的,我們還缺了什麼呢?

Blog

Fb

新書《女人都是詐騙集團?》

Tags : 密絲飄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