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們情商都很低,何必互相瞧不起

 文/《失戀33天》作者鮑鯨鯨/網路花名:大麗花

正在上大學的小M寫信說:

我想我真是越來越不會跟別人溝通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跟每個人都會鬧矛盾,我想過原因可能有很多方面,比如,我的潔癖,別小看它,它讓我不想被任何人碰到,連媽媽都不行,我會反覆地洗手,只要我覺得髒的地方,我會不斷地洗,洗到我自己厭煩了還是會洗,我似乎跨不過那道門檻。還有,從初三時被一個女孩傳染了敏感,我從那時候開始,對任何人說的任何一句話都會刨根到底,當然這是指在內心不停地想這些話的意思,然後,開始介意每次對話。我已經厭煩了,每天把自己弄得很繃緊,真想像刪除資源回收筒裡的垃圾檔案一樣唰的一聲把所有垃圾都刪了。我想過是不是要學著像別人一樣,但過不了多久我就會想我怎麼能把自己給丟了,就又一如既往。反反覆覆是我的毛病,我甚至在一段時間裡太久不跟別人說話,以致不再想跟任何人做朋友,我前男友說:「難道你想一個人面對這個世界?」

現在也是,我跟三個安徽舍友,很明顯已經無法住在一起了,四個人的宿舍,我真的努力過了,我想我該求舍監讓我搬到那個空的宿舍。誰都不想再看見誰了。 但,花花 ,就像你小說裡寫的一樣,我努力做到的嘗試。沒用。

我真不想像她們一樣在外面對人是一套,回宿舍卻不停地揭別人的短處,她們真的是像你說的那樣外柔內陰。我不希望自己跟她們一樣像個長舌婦唧唧歪歪別人的事,不希望自己說任何人的壞話,但,今天那個安徽人真的把我的怒火點燃了,我真恨不得到大街上拿個喇叭向所有人揭露她,她噴的香水像殺蟲劑;她總說別人說她瘦了其實她還是跟母豬一樣沒什麼區別;她每次下床都像地震一樣;她每次打噴嚏想像淑女一樣盡量使自己更斯文些但其實更讓人發笑;她以為她的男友很帥其實她男友就是個蛤蟆,她以為自己很單純從不說粗話,但她講得比誰都順口。

看看這樣的我也很可怕,說別人的壞話,我想我實在忍不住了,我不知道該找誰,我想我是膽小的人,不想接受任何的批判。花花其實我也很怕你的刻薄話語,雖然都是真的,但,我想我心裡還是有鬼。

我還有很多麻煩,但我想單就上面這些就夠浪費你的時間了。如果你願意回覆我的話,可不可以不要用一些尖銳的詞來回,thanks.

或者,你也很鄙視我這樣的人的話,就不用回了……

───────────────────────────

既然你不讓我尖銳刻薄的回覆你,那我無話可說了。

既然你那麼關注那位安徽小姐,那有沒有認真想過自己的性取向呢?

要我說,就是閒的。(啊是不是太尖銳了,那我換成「您真是太閒適了。」)

你哪兒來那麼多時間觀察和你不相干的人啊?

你哪兒來那麼多時間分析人家的一言一行啊?

你哪兒來那麼多時間花起碼得半個多小時寫下這888個字跟我說這麼件事啊?

這麼多時間,你不拿去談戀愛,就註定了你無法在「大學」這個最靠譜的戀愛場所裡,找到一個品相好身世佳的男同學,順利走上人妻之路。

這麼多時間,你不去上晚自習,就註定了你無法成績優秀能力過人,以高分畢業進入政府機關,將來成為該機關史上最美的公務員。

這麼多時間,你浪費在三個跟你沒交情沒利益衝突沒血緣關係的哥們兒身上,這到底是為什麼啊?從來信上看,您的生活由「洗手,瞎琢磨,在心裡批判別人」這三個部分組成。說文藝嘛,也真是文藝啊。

大學四年你全都浪費在宿舍這個小空間裡,不是我說你,被包養四年都比你這作法有建設性意義。

等你畢業以後,你會遇到大量的,數不勝數的,讓你眼花繚亂的和你室友一樣的人。因為,我們的社會就是這樣組成的。誰人背後不說人,誰人背後無人說。你去買菜討價還價最後買賣沒成交,那賣菜的還會在你身後豎個中指然後送你一句「傻逼」呢,你該怎麼辦呢?立在原地簌簌發抖面色慘白如遭雷劈?

我們為什麼會取笑那些給手機帶套的人?因為他們太把那手機當回事兒了。

同理,我們也會取笑把自己裝進套子裡的人,因為他們也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

把套子摘掉,髒是會有一點兒髒,但起碼,你姿態變漂亮了。

我希望兩、三年後,你看到自己曾寫過這樣的信,會嘲笑當時的你。

也希望那時候你能跟我說,當年我真二百五啊居然寫那樣的信,不過你也真二百五啊居然還當真回覆我。然後咱們倆一起哈哈哈的笑,真是又囧又歡樂。

不過,這一切美好想像都建立在你沒有被我以上尖銳的回覆激怒,沒有去查我IP追到我家把我和我的貓一起滅口的基礎上。

希望你趕快建立起一個完善的自我防禦體系。

祝好。

Tags : 鮑鯨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