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失戀排行榜 (下)

Share

文/尼克.宏比

店裡聞起來有一股陳年菸味、濕氣和塑膠防塵套的氣味,狹窄又昏暗、髒亂又擁擠。一方面是因為這是我要的——唱片行看起來就該這樣,只有菲爾.柯林斯的歌迷才會去那種看起來乾淨健康得像郊區購物中心的地方,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我提不起精神清理或重新裝潢。兩邊各有一個陳列架,櫥窗裡面還有兩、三個,CD跟卡帶在牆上的玻璃櫃裡。大小差不多就這樣,差不多剛剛好,在我們沒有任何客人的情況下,大部分的時候大小差不多剛好。後面的儲藏室比前面的店面稍大,但我們其實沒什麼存貨。只有幾堆沒人想花時間標價的二手唱片,所以儲藏室大多時候拿來混水摸魚。老實說,我對這個地方厭倦到了極點。我怕總有一天我會抓狂,把皇帝艾維斯的模型從天花板扯下來,將「鄉村音樂男藝人A-K」的架子丟到街上去,到維京多媒體大賣場去工作,再也不要回來。

狄克放了張唱片,西岸迷幻的東西,幫我們倆泡咖啡,我則察看郵件。我們喝咖啡,接著他試著把一些唱片塞進擠到要爆的陳列架,我則打包一些郵購的貨。然後我做一下《衛報》上的填字遊戲,他讀美國進口的搖滾雜誌,然後輪到他做《衛報》上的填字遊戲,我讀美國進口雜誌。不知不覺間,就輪到我來泡咖啡。

相關文章

晚上的時候,我做了那種不算真正是夢的夢,我夢到蘿拉跟雷打炮,馬可跟查理打炮,而我很高興在半夜醒過來,因為這表示夢境終止了。但是欣喜只持續了幾秒鐘,然後事情又潛入腦海,就是在某處蘿拉真的在跟雷打炮(也許不一定是現在,因為現在是凌晨三點五十六分,不過由於他的精力——他的無力達到高潮,哈哈——你可說不準),而我在這裡,在這個愚蠢的小公寓,孤家寡人,而且我三十五歲了,我有一個快倒店的小生意,我的朋友根本不算朋友,只是我還沒搞丟電話的人。如果我倒頭再睡,睡他個四十年,然後牙齒掉光了聽著「旋律電台」醒在一所老人院裡,我也不會這麼憂慮,因為最壞的人生,也就是,剩下的日子,就要完了。我甚至用不著自我了斷。

我才剛剛開始意識到有某件事在某處進行是很重要的,工作或家庭,否則你只是混吃等死。如果我住在波士尼亞,沒有女朋友不會看起來像是世界上最嚴重的事,不過在克勞許區這裡,就是這樣。你需要最大量的壓艙物來防止你漂流走;你需要身邊有人,有事情進行,不然的話人生就會像有些電影:錢花完了,沒有場次,沒有拍攝場景地點或配角,只有一個傢伙獨自一人瞪著攝影機,沒事可做也無人可談,有誰會信服這樣的角色?我必須要在這裡面找到更多東西,更多喧鬧,更多細節,因為此刻我有掉下懸崖的危險。

「你有沒有靈魂?」隔天下午有一個女人問我。那要看情況,我真想這麼說;有些時候有,有些時候沒有。幾天前我一點都沒有;現在我有好幾卡車,太多了,超出我能應付的程度。我想這麼告訴她:我希望我能把它分散得平均一點,找到好一點的平衡,但是我似乎無法解決這點。不過我看得出來她對我的內在庫存控管問題不感興趣,所以我直接指向我保管我的靈魂(樂)的地方,在出口的地方,就在憂鬱(藍調)旁邊。

本文出自《失戀排行榜》麥田出版

Advertisement
尼克.宏比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