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他從沒愛上我

 文/ 天生凡骨

一開始他進公司時,我似乎很少正眼瞧過他。雖然是183的身高,可能是外表太溫和了,沒有任何殺傷力,一看就是個乏味而無趣的傢伙。。我和他共事了好幾個月,好像從來沒想看清楚過他長什麼樣子,也沒講過什麼話,感覺他像是一個活動電線桿在辦公室晃來晃去。

直到有一天,他被他的主管大聲咆哮(那主管人見人厭),我才稍微注意到他。我心想這傢伙真可憐。那時他跟客戶有一些Payment的問題沒談好,所以被他主管狂削了一頓。當時我當會計,想說能不能幫他一些忙,就找他談了一下,我也不記得後來事情是怎麼處理的。

我忘了從什麼時候跟他開始熟起來,總之,也許我們的個性有不少相似處。只是我是悶騷,他是悶而不騷,這樣也勉強可算有些交集吧!

我們什麼都聊,雖然他比我小六歲。他提早臭老的靈魂,和我不知停留在哪一年就沒長進過的心智,造就了我們之間的幽微關係。彷彿是生理年齡上的姊弟,心智年齡上的兄妹。

我的抗壓性跟EQ都極差,所以在工作上,有什麼不順利,就會找他吐苦水。他總會耐心聽我說,並給我一些中肯的建議。我跟女生同事裡還沒有那麼麻吉的,索性把他當成手帕交。就算我抱怨的內容,再怎麼無聊瑣碎沒營養小心眼,他也從來不打呵欠,從不會顯示一絲一毫地不耐煩。

大概就是因為彼此都太熟了,我對他沒有任何防備。直到有一天晚上,我一直想著他,才發現狀況不妙,他已然堂而皇之進駐到我心裡,攻城略地。我驚覺,該來的,躲不掉……

其實,他已經有個交往多年的女友了。據他說,因為相處太久,感情就像家人般,穩定但平淡。

我約莫仗著自己比他大六歲,總對他頤指氣使。有時心情不好,還會借他的肩膀狂哭。他總是安靜地站得直直地讓我哭,等我哭完後遞面紙給我。他覺得我太軟弱,曾傾著身子拍拍我的肩說:「我會陪著妳變堅強!」

那我們之間有沒有曖昧過?我必須很誠實的回答,有。但是非常短暫,大概三十秒。有天我身體狀況很不好,心情也極差。想耍賴要他載我回家,好死不死他被主管留下,我一直等到八點多。他從會議室出來,很抱歉地跟我說,他還要去載女友。我一聽馬上翻臉(奇怪,我憑什麼翻臉?),賭氣著說那我自己回去。他拉住我說:「妳不是身體不舒服嗎?這樣我不太放心。就跟她一起搭車吧,反正都認識沒關係。」到了他車上,我覺得等他那麼久委屈極了,開始歇斯底里亂發脾氣,眼淚狂飆。他竟然一把抱住我,像哄小孩般對我說:「冷靜下來。」我腦中倏忽一片空白,地轉天旋,心猛烈地揪了一下,三十秒過後才回過神來。

後續呢?沒有後續了。之後走在一起,他總是非常小心翼翼跟我保持二十公分以上的距離。有時在車上我故意鬧他,接近他一點,他就會拿起大鎖或遮陽板做出要狂K我的動作,我只好非常自討沒趣地閃遠一些,免得真被大鎖掃到。他的眼神的確透露著強烈防守的決心。就算是禮貌地幫我撐洋傘(真夠老派),他也離的遠遠,像個領薪水的保鑣。我偶爾會回想起那個三十秒的擁抱。我可以確切的感受到,那個擁抱完全沒有男女之情的成分,但是,內心仍感到一種奇妙的溫暖。當一個有著柳下惠因子的傢伙,碰上一個毫無女性魅力的女生,結局就是這樣。不需要有太多幻想和猜疑。

我們之間,沒有發生任何事,誰也沒有傷害誰。想來也算是喜劇收場吧!後來,我們先後離開那家公司,仍保持聯絡,但已很少見面。我明白,他會是我一輩子的朋友,我天真地認定,有些東西,不會隨著時間被稀釋,反而在沈澱後更濃釅。

在分別一段時間後,我們一起去關渡賞鳥。我和他靜靜坐在亭子裡,霎時,時空如凍結一樣。我的心情,以及和他之間的關係,恍如遠方的天空一般清徹明淨,朗朗無雲。

就算笑我夢幻也罷,阿Q也罷,我總願意相信,這世上,也許有比愛情更深刻恆久的東西……

Tags : hot issue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