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酸掉的青春

Share

文/貝莉

有個女性友人,與某男子曖昧長達半年之久,兩個人最多只進展到在沙發上互相打鬧,在脖子吹氣,一起看電視,然後卻啥都沒發生,號稱是「朋友」。我每次聽到都很不耐說,那為何不接個吻上床看看?

每次女生都回答我:「拜託,我是女生耶!」

那時我就會說:「小姐,我們是超過三十歲的女生,我們的膠原蛋白每天都在流失,可不可以加緊腳步,有就有,沒有就沒有,小心不要搞半天其實對方很『難吃』也是白演一場。」

我的同志朋友每次聽到都哈哈大笑,覺得我也不是沒道理,為了要維持青春,大家在臉上吃的、喝的、抹的都是膠原蛋白,或者要去雷射增生,我們只希望看起來吹彈可破有彈性,孰不知當感情欲振乏力時,也像是失去膠原蛋白的枯萎青春。

曖昧過了頭,或許也是,當我們安慰自己曖昧是青春的尾巴,曖昧是純情的證明,總比見面不到三小時立刻開房間翻滾來得更有價值,可是,酸掉的青春,到底有什麼意義?不是曖昧就不會受傷,基本上,當你開始想要獲得那個人卻不敢說時,就有一個如同紙張輕刮手指的傷痕悄悄埋在心底了,只是,我們騙自己那不是傷,卻沒發現那痕跡漸漸在化膿留疤。

不過我想,酸掉的青春,還有另一種涵義。

記得上次去某學校演講,十幾歲女生們害羞地遞給我許多紙條,上面有各式各樣的感情問題,有些人問我男友手上有裸照威脅她不準分手怎麼辦、有些人說之前已經懷孕墮胎過一次,男友還是不防護但她不趕去買避孕藥怎麼辦?有人講說自己的男友大她十幾歲,很喜歡送禮物給她,卻常讓他找不到人……。

我驚訝地看著這些青春女生,她們的問題比起一些大學生更辛辣。她們看起來都很乖巧可愛,也有些人會問著我懵懂的戀愛問題,什麼是愛、什麼是曖昧,該不該表白,但另一區塊,卻有著我們看不到的黑暗,是糖衣背後的殘酷,彷彿尼克宏比編劇的英國電影《名媛教育》,當她們的青春剛開始,就已經宣告另一種殘酷的結束。

愛情,變成一種好奇怪的姿態扭曲。

快三十的我們渴望反璞歸真,我們看著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想起了當時的學長跟同學,我們看著陳柏霖跟林依晨的《我可能不會愛你》,想起了那些生命中的「大仁哥」、「又青姐」,想起了我們曾經失去的對愛的勇氣,還有那個義無反顧就是對你的好人。

但是打開報紙時,卻又發現有些十幾歲,青春正好,肌膚吹彈可破,怎麼吃都不會胖的女孩們,在部落格、網站上,帶著厚厚的假睫毛,放著過度性感的照片、臉貼臉、露點走光,報紙說慾照外流她淚眼婆娑公開出來說明,看起來無辜卻有一絲賣弄性感毫不害怕,而實境節目上,大喊只要保時捷,愛情不值錢的女人,還是有感情孝子願意前仆後繼拿錢來燒,笑稱銀貨兩訖實在划算。

都市裡散發著一種愛情的奇怪酸臭味,身體成熟的追求精神上的高潮,肉體發育中的在尋求物質跟肉慾,交錯成一種,怪異的時空現象。

其實愛情,應該珍惜每個階段的狀態才對,不是嗎?

十幾歲的青澀瘋狂、二十幾歲的工作愛情天秤、三十歲後的攜手與共考量……。

從渴望過度浪漫到發現平凡最重要,從大吼著我好不甘心,到笑著說謝謝那些傷過我的人使我碰見你;從冷靜看來有些變態的暗戀少男少女,到故作鎮定卻害怕孤單的職場男女……。

可是如今,當愛情在青春裡濃縮成只有性愛跟金錢的簡化遊戲之後,所有的小小細節,彷彿突然變成如出一轍的少女時髦打扮,閃耀著毫無分別的假睫毛身影。

而那些,經過幾年愛情奔波,倦了累了裹足不前以為停在這裡就好的人也忘了,這些曖昧回憶,並不代表以後回頭就能說忘就忘,毫髮無傷。

貝莉的facebook

貝莉新書《真愛是種信仰

Advertisement
貝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