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嘿美型男,生日快樂~

Share

文/《失戀33天》作者鮑鯨鯨/網路花名:大麗花

上學時的好朋友過生日,其實不算是朋友,是我的夢中情人。無論何時何地,只要看到他正面側面,我便立刻變成閃爍的桃花眼,四肢痠軟,恨不得立刻癱倒在地上 原地打個轉,對,就是這麼沒出息……。世上美型男那麼多,但我每次指點起來都很不屑一顧,切,比起我夢情兒來,統統都差得有點兒遠。

大家還記得「跟我一起揮手!左!左!左左左!」的典故嗎,就出自這位美型男。

美型男是北京人,按說我們溝通起來應該沒什麼障礙,但是美型男的小腦也都是精雕細刻的吧,我和他總是聊過兩句以後,就陷入了硬化纖維一樣的尷尬中,默默相視無語,但我對這尷尬心甘情願,沒事兒,你不用說話,你擺好四十五度角,露出那個銷魂的下巴,哦,這一刻讓我灰飛煙滅都值得了……

但這次生日聚會,美型男話多極了,畢業以後他跟了一個劇組,還是劇中的男一號。但是這劇組很不靠譜(中用),美型男被折磨得下巴更尖了。

「這組你知道有多窮嗎?道具要一輛二手自行車,你說從正規管道買能花幾個錢啊?結果美術非得去買贓車,結果啊剛交完錢,就被警察逮了,拘留十五天,你說能再扯一點兒嗎?」

……

「整個劇的賣點是:『比《奮鬥》還好看的青春勵志劇。』劇情是我和男三號,畢業以後住一起,我演一個特有錢的二百五,本來劇本裡有兩個妞狂追我,結果,錢不夠了要刪戲,把我那兩妞全刪了,然後整部片子裡,我演的就是一個神經病,不光什麼感情戲都沒有,而且天天趕著給別人捐錢,人家開飯店,我賣車,人家開公司,我賣房,人家要結婚了,我去偷我爸保險箱給人家湊錢,我怎麼這麼傻逼呢……」

……就當是給富二代們做一個表率吧……

「你說,你號稱是都市時尚題材,那,三個挺有錢挺時尚的男青年,說去一酒吧坐坐,唱首歌,你唐會後宮(北京知名夜店)的贊助拉不到,咱好歹也整一個麥樂迪(北京知名KTV)吧?嘿,一拍酒吧的戲,就把我們集體拉到定福莊裡的一個鄉野練歌房,五塊錢一小時,牆上還貼著大花壁紙呢,一開門一股臭味兒,點歌兒得按遙控器,你點周杰倫的《龍捲風》,出來的是你媽一首印尼民歌……」

……原來拍的是年代戲……

相關文章

「有一天美術嬉皮笑臉的問我,哎,你們跟劇組的是不是每天都得這麼早起這麼晚睡啊?我一愣,問,大哥,您不也是跟劇組的嗎,何出此問啊?美術笑嘻嘻的說,我不是幹這行的,我是做室內裝潢的……,你知道燈光是幹嘛的嗎?燈光是我們那邊兒搞建材的。」

……導演會不會是婚慶公司請來的?

「有一天,發現缺一演員來演裡面一個父親的角色,製片就打了一個邀請名單出來,我湊上去一看,謔,陳道明、陳寶國、陳建彬、王志文……巨長一張單子,全是一線明星。過兩天我再看那單子,每個人名後面都有括弧了,陳寶國(不願意演),陳建彬(二十五萬一天),陳道明(不接電話)……再過兩天,我又看那單子,演員換了一撥,變成了:黃宏、馮鞏、郭達……

「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後我終於忍不住問,「導演叫什麼啊?」

美型男停了一秒鐘,大聲說,「導演叫傻逼。」然後他喘口氣,繼續開始說起別的痛苦回憶。

要是換作我,遇到這樣的導演,大概早就很沒氣度的白紙黑字指名道姓罵了起來,但是美型男卻做到了千愁萬恨一瀉千里,但卻在最後的一個閘口上給對方留一條後路。其實就算告訴我導演編劇的大名,我最多也只是發自肺腑的膜拜一下,但美型男不想輕易破了這個規矩。他和我都知道,這樣小製作的草台班底,就編劇來說,每天吭吭哧哧編劇情的,和片頭字幕上署名的,往往不會是同一個人。導演也一樣,在現場哭天喊地冒傻氣的,和神采奕奕出席發表會的,也不一定是同一個人。一個無望的劇組,和「夢想成真」、「前途似錦」這樣閃閃發光的詞沒絲毫關係,大家只是早出晚歸,混一口不太正常的飯吃。

在現場時,最愛叫板的是演員,「導演,我簽的工作時長是每天十三個小時,超時了我絕對不幹。」但這話只能給自己提提骨氣,因為導演最不擔心的就是演員的情緒,候場時就算他們怎樣的撒潑耍賴,一喊「開麥拉」馬上呈現一臉標準的笑意。就算指著導演鼻子駡街,和製片打的頭破血流,但在殺青宴上,哭的最標準最煽情的,永遠是演員。一齣戲拍完,大家就此作別一拍兩散,攝影燈光美術等高端工種,可能因為這一次不愉快的回憶,從此把這導演的名字劃進黑名單,發誓老死不相往來,只有演員,無論在什麼場合碰到這位導演,不管是不是在心裡罵「靠,冤家路窄」,他們都會大跨步迎上前,緊緊擁抱導演,並向旁人介紹:「這是王導李導馮導,我的大恩人,沒有他,我就沒有今天。」

換成別的行業,這麼做大概是虛偽吧。但在這個圈子裡,有時候,演員往往是一片狼藉氣氛緊張的劇組裡,唯一一縷溫情的小光芒。當攝影錄音製片統統不耐其煩,總是伺機偷懶大聲抱怨時,只有演員會今天給你撂下狠話以後,第二天開工時又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嬉皮笑臉的出現在組裡面。

來參加聚會的人漸漸多了起來,美型男的話卻少了,只是一輪一輪的敬酒,但總也喝不大。

他自己心裡有分寸,明天早上六點,還要去開工呢。

PS:鮑鯨鯨在大陸的工作是編劇

Advertisement
鮑鯨鯨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