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從玫瑰花到豬腰花

 文/天生凡骨

她決定結婚了。在經過七年的愛情長跑過後,她覺得跑累了,該定下來休息了。而她和男友應該也算通過「癢」的測試,彼此信賴。

按照原本的計畫,她老公決定到美國念書。而她對唸書沒興趣,也只好跟著老公去美國。「書僮兼台傭」,她總是這樣自嘲。

到了異鄉,一切都像從頭開始。她才發現,無論彼此了解多深,換了環境,兩人也都要重新磨合。她老公念建築,常在系館做作品到三更半夜。而她個性自閉,幾乎整天都把自己關在宿舍裡。她覺得好孤單,漸漸感到老公似乎也不像以前體貼了。

每次回台灣後要再回美國,她全家人都會送她到機場,她總哭得泣不成聲,肝腸寸斷。她放棄了台灣的工作,離開親愛的家人,只為了陪著老公,飛到一個美國治安很差的鳥城市,整天窩在家裡。她開始懷疑,結婚是正確的選擇嗎?代價會不會太大了?

為了排遣時間,她試著放開自己的心,和一些太太們交往。有天,她參加了太太們的聚會,聊著聊著就聊到自己的老公。

「我老公會幫忙倒垃圾!」一位日本太太驕傲的說。
「我老公會幫忙煮飯!」中國太太說。
「我老公會陪我逛街!」韓國太太說。

只有她沉默不語。那些太太可能覺得她很可憐吧,她老公是不是一無是處?

其實她在心裡暗自高興。原來台灣老公還是不賴的啦!這些事她老公都會做,只是她不好意思說出來,也怕被聯合國的太太們扁一頓。

她想著想著,若要表彰她老公的優良事蹟,還不只這些呢!在美國念書,總是省吃儉用,豬腰子很便宜,他們每次都買一堆回來,只是要剔除裡面的白色筋膜非常麻煩。她一向笨手笨腳,所以這重責大任就落到她老公手上。每次看到她老公俐落的刀工,把腰子切成美麗的腰花,不禁心生佩服。

還有還有,上次去滑雪,她才滑一趟,就在雪地上跌了四五次,身上穿著沉重裝備,根本完全爬不起來。她老公寸步不離隨侍在旁,一路負責把跌跤的她拎起來,還要陪著笑臉跟被她撞到的其他滑雪路人道歉。

她忽然感到一陣溫暖,原來結婚是這麼回事。所有婚前的夢幻浪漫都以另一種形式呈現,而必須要有足夠的智慧,才能夠細細體會。令她感動的,可能不再是高檔餐廳的燭光晚餐加玫瑰花,而是老公自己下廚的廉價豬腰花。不是在節日時兩人手挽著手看夕陽,而是在她最需要扶持的時候,有一雙堅強的手隨時在身旁。

她吃著各國太太煮的異國料理,覺得還是比不上台灣道地的麻油腰花美味。但吃著吃著,臉上還是露出幸福的微笑……

Tags : hot issue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