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戀愛,不是為別人,而是為你自己」

Share

文/《失戀33天》作者鮑鯨鯨/網路花名:大麗花

大麗花:

你好。
我有一個問題想問問你,和其他的問題比起來,我的問題太過普通,但是它對我來說,非常困擾。我希望能收到你的答覆。

我和男朋友在一起三年了。有一天,我們在一個很普通的飯館裡吃飯,兩個人誰都沒有說話,埋頭吃飯,我看著他的吃相,突然發現,我不愛這個人了。我很辛苦。

我們中間沒有任何人出現,誰都沒有移情別戀,但現在,我就是找不到當初和這個人在一起時的感覺了。以前,他給我打電話,我會開心。每次見他,我都會好好打扮自己一下。但是現在,我們過著平安無事但毫無興奮點的生活。我問過自己,我還愛他嗎?答案是確定的,因為他是我生命中存在過的最重要的人。但是,為什麼愛情的感覺會流逝的這麼快?為什麼他已經不是那個讓我激動的人了?這份愛情出了什麼問題?

很想知道答案的m

m同學:

你好。我先給你講一個看起來有些跑題的故事吧。

上周,我去郊區的一個建材城置辦東西。建材城不遠處,有一個小村子,買完東西,我就坐在村口等家人來接我。

這村子緊緊挨著一條路面不太平整的鄉鎮公路,所以很難用幽靜安謐來形容,時常有超大號的砂石車緊貼著兩邊的房屋呼嘯而過,卷過一陣漫天的沙土。

村子四周沒有農田,一小片空地上,零零散散地栽著幾株月季。月季還沒開,枝葉就開始泛黃了,和裂成一小塊一小塊的地面倒是很相稱。臨街的農家院都做成了小 門臉,賣仿古建材和山東戧面饅頭等等。正是大中午,四周連村民都沒有,只有一隻野狗在路對面打量我。我們四目相對,但都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打招呼。

相關文章

周圍沒有一個可供視線落地的地方,還得默默地感受一次又一次砂石車帶給我的沙塵洗禮。但幸好,我發現不遠處一個烤羊肉串的小夥子,也和我一樣,站在這個被太陽曬得奄奄一息的地方。

小夥子大概只有十七八,胖,臉色黑亮,眼神半夢半醒,神色懨懨的,懶散地站在烤爐前,用扇子扇著火上的肉串。火上只有孤零零的一串肉,小夥子烤好了,拿在手上,坐下開始吃。這也算是自產自銷吧。但小夥子吃得面無表情,很難判斷到底口感怎麼樣。

為了買一根異形水管而穿過大半個城跑到這兒來的我,和守在灰塵漫天的路邊,自己給自己烤肉串吃的小夥子,就在這樣一個連風都沒有的午後,聚在一個沒花香沒 鳥鳴的路口。如果世界上有「最無生機」的攝影圖片比賽,那麼,把這一刻的我們兩個人,連帶四周景觀一起拍下來,大概是能入圍前三名的。

這時,從山東饅頭的店鋪裡,出來了一個中年人,中年人慢騰騰地穿過馬路,看向烤肉小夥,喊了一聲:哎!有人找你。

小夥子依然面無表情,有氣無力地答一句:誰找?

中年人說:小姑娘找!

小夥子雖然表情依舊,但那種凹出來的淡漠裡,開始有了瓦解的跡象。小夥子接著問:哪個小姑娘?

中年人沒好氣地站到他旁邊:你還配有好幾個姑娘找?網吧的那個!中年人話說完,不遠處,又一輛砂石車開過。

一陣漫天的昏黃裡,我看見小夥子低下頭,偷偷露出了笑容,黑亮的臉上,赫然兩個酒窩,簡直像是臨時安上去的一樣。

這整個村子都亮了,都被這個笑啟動了。原來對於一條街道,一個村莊,一個城市而言,唯有人才是它們的腎上腺素。

我上車離開時,經過小夥子,回頭看他,他正低頭發著短信,臉上的酒窩還是若隱若現的。

我覺得很滿足,這一次的奔波,不只是買了一個異形水管而已,我還看到了所謂愛的最基本意義。

因為出版了愛情小說的關係,經常有網友給我寫郵件,講自己的感情問題。但這些郵件我始終不知道該如何回復,不痛不癢的安慰和建議,這世界上已經有太多了。 但寫到此刻,我有點希望曾給我發過郵件的你,可以看到這個故事。戀愛中,不管走了多遠,我們都不能忘記出發點。這份愛讓你傷身傷神,過程又這麼複雜混亂,那我們到底為什麼要談這場該死的戀愛?回頭想想,也許只是為了這愛的最基本意義:獲取生機。不是為別人,而是為你自己。

Advertisement
鮑鯨鯨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