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凱莉日記 (上)

 文/甘蒂斯.布希奈爾

這是這裡的傳統。每年秋天,畢業班的同學都會在學校後面的穀倉屋頂上漆上畢業的年份,通常都是男生漆,但我和小啾決定今年要親自動手。為什麼好玩的都是男生在玩?我們找來辣莉,她負責帶長梯,我和小啾負責張羅油漆。後來,瑪姬也想參一腳,在這種場合裡,瑪姬毫無用武之地,但我想她應該可以替我們弄來香菸和酒水。結果瑪姬居然跑去跟彼得講,我還特別請她不要告訴彼得,但她說她辦不到,如今彼得雖然嘴巴上說不會直接插手,但他還是興奮得不得了,最後變成他打算站在那兒指揮我們的一舉一動。

我站在那裡,盯著屋頂看,忽然間一陣神秘的歡樂湧上心頭,我開始模仿《動物屋》裡的約翰‧貝魯西沿著穀倉跑,等到我跑回剛剛站著的地方時,發現賽巴斯汀‧奇德也在這裡,好奇地看著我,接著從手裡的紅色萬寶龍菸盒裡倒出一根菸。
「還愉快吧?」他問。
「當然。」我是該不好意思,但我沒有。我討厭女生動不動就這裡不好意思、那裡不好意思的,我很早以前就決定絕對不要隨便覺得不好意思。「你呢?你找到樂子了嗎?」
「還可以。」
我瞄了瞄賽巴斯汀,幸好他不能讀我的心思,而他的注意力也從我身上移開了。他的目光從我的肩頭看過去,落在絕代雙珍身上,她們兩個正小心翼翼地踏著高跟鞋上山,好像她們從來沒有踩在草地上一樣。我對她們的出現一點也不訝異,因為賽巴斯汀在哪裡,她倆就跟到哪兒,像兩艘窄小、興奮的拖船一樣。「哈,你的粉絲來了。」我說。
他不解地看著我,但沒多說什麼。在我的幻想裡,賽巴斯汀是個狠角色,思緒也很敏銳,但實際上,我根本一點也不瞭解他。

「好啦,凱小莉,上去吧。」小啾對我下令。
大家整齊劃一,抬頭望向天空。橘色的月亮已經爬到屋頂後面了,對下方投射出一個像箱子的黑影。在這種奇異的光線下,屋頂好像跟聖母峰一樣高。
「妳要上去?」賽巴斯汀訝異地問。
「凱小莉的體育一度很好,」小啾說

橘色的秋月已經變成一枚巨大的白色寶石,周遭是一百萬顆小星星。「上頭好漂亮!」我大喊:「你們真該來瞧一瞧。」
我爬得很慢,測試穩不穩,然後踩個幾步,調整一下站的角度。感覺不難,我提醒自己,過去有多少人幹過這種事,而賽巴斯汀已經提著油漆上來了。我一手拿著油漆罐,一手拿著刷子,開始朝屋頂移動。
我開始漆,下頭的人也念起:「一……九……八……」
「一九八──」就在正要寫下最後一個數字時,我滑了一跤。
油漆罐從我手裡飛出去,撞到了什麼,然後從屋頂滾了下去,在後面留下了一大攤顏料。瑪姬放聲尖叫,我跌坐下來,手則在摸索,想要握住木頭屋頂。我聽到「砰」的一聲,這是油漆罐落地的聲音。然後,什麼聲音也沒有了。
「凱莉?」小啾以不確定的口氣問:「妳還好嗎?」
「我很好。」
「不要亂動!」彼得大喊。
「我沒有亂動。」

真的,我真的沒有亂動,但忽然間,我開始緩緩下滑。我想用腳抵住木頭屋頂,停止下滑,但我的球鞋正好踩在滑滑的紅色油漆上。我安慰自己時間還沒到,我不會因為這樣就死掉。如果我要死了,我應該會知道自己要死了吧?我某部分的理智注意到自己破皮了,但還沒感覺到痛。我想像自己全身包紮起來的模樣。忽然間,一隻強壯的手握住我的手腕,把我向上拉。我看到身後的梯子從屋頂邊緣掉下去,梯子摔進灌木裡時,發出了巨大的響聲。
大家都在尖叫。
「我們沒事,沒有受傷。」賽巴斯汀大喊,此時警笛聲大作。
「我們就要前進哈佛囉。」彼得說。
「把梯子藏到穀倉裡。」辣莉下令:「警察問,我們就說只是來這裡抽菸!」
「瑪姬,酒給我!」華特說完,後頭跟著傳來一聲玻璃瓶在穀倉裡砸碎的聲響。
賽巴斯汀拉著我的手,「我們得去另一邊。」

賽巴斯汀和我冷冷地躺在屋頂上。我看著星星,緊張地感覺到他就躺在我附近。假如這不浪漫,我實在不知道浪漫為何物。

本文出自《凱莉日記》皇冠出版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