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復合萬歲,夢幻無罪

 文/天生凡骨

這次我要說的是另一個宅男的故事。坦白說,我也會對被我出賣的朋友感到愧疚,寫下他們的故事,某部分似乎是為了滿足我自己的寫作慾。但是我了解他們都是心胸開闊的人,不會跟我計較。而他們的故事,也給了我不少啟發,讓我看到愛情的各種樣貌。

一開始,我覺得他是個怪咖,對人雖然還蠻親切,卻保持著某種距離。後來,他才告訴我,因為他從小生長在一個四鄰都是流氓的環境,所以造就了他這樣的個性。他的國中同學很多也是流氓,他體悟到,如果要自保,就不能跟他們交惡,但也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

我們也會聊感情。他跟女友交往了好幾年,感情平淡而穩定。他說,當初他們有幾個朋友住在外面的學生宿舍,在他們交往之前,他女友就住在隔壁。或許是日久生情吧,他女友主動跟他表白,希望跟他交往。他覺得自己不太懂感情這種東西,也沒有其他喜歡的對象,也就接受了。住在一起後,便互相照顧。他當兵的時候,曾很認真的想,他真的愛她嗎?還是已經變成一種習慣?他應該繼續跟女友交往下去嗎?他幾度想分手,但總開不了口,退伍後也就繼續交往著。

一向夢幻的我,怎麼能忍受從一開始就完全沒有波瀾起伏的愛情?「好無趣喔!你白活了你!難道從來沒有刻骨銘心的感情嗎?半夜回想起來,真正搥心肝的那種?」我說。

他總是微笑不語,彷彿把我當成國中的流氓同學一樣設防。

混熟了以後,有一天,我們又聊到類似的主題,他忽然不笑了。「其實我也愛過的。」

我以為他被我揶揄到生氣了,隨便敷衍我。
「真的假的啊?」我問。
「真的。」他斬釘截鐵,我從沒看過他那麼嚴肅。

原來,高中的時候,他暗戀著某個學姐。他們常搭同一班火車上學。他總是遠遠看著她,希望火車軌道沒有止境。有次,他竟然就站在學姐旁邊,火車很擠,他幾乎可以聞到她的髮香,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幸福的感覺。

後來,他終於鼓起勇氣追求學姐。學姐會接他的電話,也跟他出去約會過幾次。學姐慢慢接受他,他們也像一般的戀人,用彼此的熱情燃燒青春。但是,在一次小誤會之後,他們陷入冷戰。
「那時太年輕了,甚麼都不懂啊!」他說。我聽得出那語氣中的哀傷元素。
學姐負氣又接受別人的追求,似乎是為了氣他。他也倔強地不肯低頭,兩人漸行漸遠。

從此,他的心成了灰燼,沒有任何火種出現,能讓他再度燃燒。
「十幾年過了,我還會夢見她,夢見當年的火車,夢見她站在我旁邊。所以妳說的捶心肝,我懂,我完全懂。」他說。
「說出來不怕妳笑。其實,我認真分析過,我現在之所以對感情這麼淡漠,是因為以前真的太痛了,結束了那段感情,我覺得我生命的某部分好像也跟著死去。」

我的天啊!我的眼眶都紅了,心也絞了起來。表面上看似冷淡的阿宅,骨子裡竟然比我還夢幻易碎。可是夢幻也不是甚麼原罪呀!

後來,他因為家裡發生了種種問題,壓力太大得了憂鬱症。他是個甚麼事都往心裡藏的人。

他現任的女友,陪伴他一段時間,還是承受不了他生病後兩人之間的種種衝突,選擇離開。他也曾試圖挽回,但無力回天。

他吃了一段時間抗憂鬱的藥,最後選擇用自己的毅力去對抗憂鬱。聽醫生的囑咐一點一滴把藥減少,最後已經不用吃藥了。他覺得自己彷如重生。

「既然重生,就去打聽一下學姐的消息吧!」我慫恿他。
「不好吧?」我聽得出他的語氣是問號,而不是句號。他需要我給他信心。
「哎喲!龜毛甚麼啦!不要讓你的人生有遺憾呀!不要又過了十年還在搥心肝啊!」我說。

他花了很多時間很心力,輾轉打聽到學姐前一陣子剛結束一段感情,現在正處於空窗期。
「去吧,至少去把當年的誤會解釋清楚,讓你自己放下。」我說。

過了一段時間。

「結果呢結果呢?」我急著問。
「我把年輕時的誤會說清楚了,也跟她道歉了。也說明我生病後的種種狀況。」他說。
「學姐說,這些年,她也經歷了幾段感情,但就像煙火一樣,絢爛而短暫。所以她也想找個可靠的人安定下來。」

或許,生命中有許多奇蹟,只是需要自己去追尋。
他問學姐:「我可以重新追求妳嗎?」
吼,果然是阿宅,不會想個有創意點的句子嗎?不過沒關係啦!簡潔有力,沒創意但有誠意。
他說,學姐聽完笑而不答。
我從他頭上巴下去。「好啦!接下來要看你的表現和本事啦!」

他終於找回讓他燃燒的火種了。沒有人知道故事的結局,因為故事還在繼續……

天生凡骨
其實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誠實面對自己骨子裡的夢幻本質。不過既然面對了,乾脆就用文字夢幻個徹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