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世界上最孤獨的鯨

 文/《失戀33天》作者鮑鯨鯨/網路花名:大麗花

前幾天看到的新聞,講的是世界上最孤獨的鯨魚。這尾鯨魚在1989年被科學家發現,從1992年開始被追蹤錄音,這麼多年來,科學家發現,這哥兒們沒有朋友,沒有家人,始終保持著完美的落單狀態,悶頭在海裡游來游去,難過或快樂這種心情,永遠只是事關自己,不會得到同類們的回應。

最後,科學家找出了這條鯨這麼孤獨的原因,因為,牠的頻率是錯的。鯨魚們相互聯繫的頻率,是15至25赫茲,而牠的頻率,是50赫茲。所以,牠發出的信號,別的鯨魚根本沒辦法破解。

頻率不對,這是多荒涼的事啊。我想像自己如果是那條鯨魚,每天泡在海裡,孜孜不倦的向朋友們發送訊號,可能還會定期的換一換開場白,春天也許發送的是:「喂,海水開始變暖了呦。」夏天發送的是:「颱風什麼的最討厭了。」秋冬時節,可能會發一句:「你們吃了嗎?今天我這邊的無針烏賊很新鮮哦。」諸如此類。當然,以上這些都出於我不負責任的想像,暫時也沒辦法向當事人進行驗證和諮詢。

這條新聞讓我想起一件關於椰子和孤獨感的事。前幾天,我要去銀行辦卡,經過水果店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角落裡堆著的一堆綠殼椰子深深吸引了我,那種吸引很難用合適的詞來形容,有點像窗外的烏鴉排成一排,齊刷刷的站在電線上,用漆黑的眼神一動也不動地盯著你,逼的你不由得想開口問牠們:「呃,找我有事嗎?」就是那麼深刻的一種吸引力,所以我走進水果店,買走了一個椰子。

等走進銀行,我就後悔了。銀行裡坐著滿滿當當的人,我進來之前,有人看報紙,有人玩手機,有人很坦白的傻坐著,什麼都不幹,純粹讓自己化身成一種靜物景觀,但從我進來後,大家就有的看了。

我被大家盯得坐立難安,心裡又委屈又孤苦,我在心裡大喊:看什麼啊?不就是個椰子嗎?抱在懷裡很有在海邊度假的感覺啊,你們這是羡慕嫉妒恨吧!

但我根本沒有膽量喊出這句話,因為在銀行這片深海裡,我沒找到和我同一頻率的夥伴。所以,我默默的起身,拿著椰子走到銀行的垃圾桶前,把它用力塞進去,然後轉身走了,留給大家一個天煞孤星般的背影。

這是我們和鯨魚的不同,我們的孤獨感,是以各種各樣的形式存在的,即使你有良好的人際關係,父母愛你,朋友願意搭理你,但總有那麼一個時刻,陰差陽錯,就會陷入一種成分很複雜的孤獨裡,和他人不能連線,和世界接不上軌,你一個人硬生生的被晾在了人滿為患的銀行裡,空無一人的沙灘上,動物園的獅虎山下,或是任何和世界盡頭類似的地方。

後來,我告訴了我一個朋友這個椰子的故事,朋友很不解:「這有什麼呢?走,我再陪你去一趟銀行,這次你還抱著椰子,我抱榴槤。」

我們真就這麼幹了,為的就是洗刷我由椰子而產生的孤獨感。那天的銀行裡,不止有綠殼椰子,還有榴槤的味道在大廳裡經久不散。

說回那尾孤獨的鯨魚,後來,科學家又發現,這鯨魚的頻率,其實是海豚的頻率。所以說,鯨魚哥其實掌握的是一門外語。但可惜,由於海域的不同,就算電波被海豚們接收到,牠們也沒辦法立刻發簡訊約著見一面。

這也是我們這個世界的美好之處,就算我們暫時陷入呼叫無應答的狀態裡,拐幾個彎,坐一班地鐵,打一通電話,就總會和我們頻率相同的人連上線,然後一起抱著椰子和榴槤,坐在一群不同波段的人群裡,來體驗一種「哥兒們我有組織」的踏實感。

但可惜,我的故事沒有一個光明的結局。當我朋友快被懷裡的榴槤薰死了的時候,終於輪到我了,我走到櫃檯前,沒說幾句話就被趕回來了,因為我沒帶身分證,什麼業務都辦不了。

永遠難忘朋友當時的臉色,和懷中那顆顫抖的榴槤。到寫文章的這一刻,他還是拒絕再回應我發出的呼叫符號。

所以,在我們人類這裡,有時候孤獨真是自找的啊。

最後,自我介紹一下,我,鮑鯨鯨,女。寫過一本不暢銷的小說《失戀33天》,現在在做編劇的工作,但無論是寫小說還是做編劇,我都只是業餘選手,並不具備永遠做下去的資質和意圖。但是,在如何用想像力和怪趣味來殺時間這個領域裡,我也許算得上是,黑帶高手。

那麼,希望在這個專欄裡,我可以和各位一起,以我的方式,在這個人人都在盡量回避孤獨的世界裡,禮尚往來,相互取暖。

Tags : 女人心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