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親愛的,我做不到…

人生就是一連串的挑戰,愛愛更是如此。愛愛難題一大堆,妳是否真得都做得到?

男人總是希望女人大聲叫床,但是居住在櫛比鱗次的社區,夜闌人靜時,任何一點聲音都聽得清楚,更何況是餘音繞樑的春啼。男人不斷地要求女人「大聲一點〜大聲一點〜」,女人卻覺得:「可不可以不要鬧了!」也不想想,要是被發現聲音是從哪一戶哪一棟傳來,以後這名奔放的主婦走出去,臉是要往哪裡擺?更不用說熟識的左鄰右舍會怎樣指指點點。有的夫妻還跟公婆住,第二天是要怎麼在同一個屋簷下走動?

有時候,男人喜歡偷聽隔壁叫聲,並且希望女人如法炮製。有個男人,總愛挑隔壁也在做愛時,找女友做愛雙挑,還要希望女人「要叫得比她淒厲宏亮」這種嗆聲擂臺賽,也讓女人很煩。一氣之下, 乾脆請男人「去跟隔壁女人做愛好了。」也懷疑:「難道你聽到別的女人的叫聲,會比聽到我叫的還爽?」

人家說,做愛就是愛對方的一切,從心到身,無一不愛。有時,可不是這樣。有個男人不修邊幅就算了,因為長期菸酒嗑藥,搞得牙齒黑黃,一張嘴巴看起來像垃圾車行駛過;當男人要俯身下口愛時,她實在覺得自己好想死,一低頭,看到他用快要變成古董老爺車的爛牙臭口,在自己性器邊緣移動,簡直度秒如年。憑良心說,就算口愛技術算是不錯的了,但他的口腔狀況實在很鳥,女人很多時候還是做不到!

男人最怕女人一直鬼叫:「我還要〜」女人也怕男人一直問:「舒服嗎?」「到了嗎?」「說我好棒!」這種話,說得恰當,便可催情,說太多,反而心煩。對於愛愛進行中而男人提出的問題,女人實在是很難回答。「才進來扭個幾下,就問我到了沒?」那到底是誰的問題?男人太快還是女人太慢?那就的不要怪煩透了的女人鑽牛角尖,一路也追問下去:「你把我當洩慾工具嗎?難道只要我說我到了,你就不顧一切要抽出來了嗎?把我當什麼呢?」第一次會火大,第二次就會心冷,之後,只要男人一張口,還沒問,女人就實在好想跟他說:「其實你可以半小後再問我,現在不要吵我!」

愛愛總有難題,能夠關關難過關關過的,說起來真的很辛苦。其實,就算做不到,也沒關係,有「做到愛」就好,沒「做到期待值」,其實又有什麼關係呢?

鳥來伯
星座命盤中有5顆星落在水瓶座的㊣水瓶座,生平無大志,走到哪裡都很混,有大腦欠大波,假民主真獨裁的血性女子。性愛是最優雅的運動,調情是最賣力的副業,想愛就愛,大聲說幹,高潮是天職,享樂是本分, 目前計劃蒐集12星座男丁,堅信「寧可放過勿錯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