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可能不會愛了!

文/奧斯汀

你討厭那個坐在電視機前守著偶像劇播出的自己…,但那熟悉的主題曲已經開始唱了。

誰不知道那些故事純屬虛構,但演員們的喜怒哀樂左右著你的心情,因為你得赤裸裸地被揭開那個滿覆瘡疤的自己,只有你自己知道你有多脆弱。

每過一季你就要在自己的身上多貼一個標籤,便利貼女孩、敗犬、人妻、初老、外加一個小資,過去V.S.未來,你生活裡的角色跟著偶像劇變換,心情似乎也隨著收視率一樣起起伏伏。

過去二十世紀中期,美國人類學家George Murdock提及核心家庭定義;經濟學家大前研一預言未來二十一世紀是一個人的經濟,看電影有單人套票的選擇、便利商店供應單人套餐,航空公司的機加酒也不用兩人才能成行,一個人可以買兩房一廳的房子,生活已經進入一個人的模式,你自己設定家庭的核心意義。

你也想要遇到一個男主角,跟對方組一個核心家庭,只是好男人只會在偶像劇裡出現,現實生活中的男人,只是性別是男的人類。你想被呵護,你不是沒有戀愛的綺想,可是遇到的男人們,給的都不是呵護,也遇不到解救,你的一個人,沒有男人,一樣過的可以,幸福已不專屬於兩個人的世界,一個人也可以享受幸福。

女性主義帶來的不只是內衣外穿和瑪丹娜的迪斯可舞曲,你開始懂得宣洩情感、你懂得為自己做最好的選擇,因為貧賤夫妻百事哀,所以你沒有把握,不輕易把自己的青春交給命運的另一半,你希望自己未來的期望值高於平均值,選擇加班讓自己的薪水成長,也比不斷下班聯誼尋找一張長期飯票來得好,因為你知道自己找到一個男人結婚,不等於永遠幸福美滿,連PAY EASY都告訴你,期待下一次,不如靠自己。

民國一百年,應該所有該結婚的都結了,不該結的也結了。你不知道自己的勇氣還能撐多久?等不等的到那個Moment,遇不遇得到那個人?你問自己還要努力嗎?你在心裡不斷地問自己,在睡前、在上廁所、在一個人吃著麥當勞時你也問了自己,你不知道錯過人生的哪一個Moment…

那個人,永遠都碰不到一塊。

每過一段時間,你看著鏡中的自己,你也不知道自己哪裡出問題?

你在心裡問:「你.在哪裡?」

那個人你在哪裡?我一直尋找那個懂我的你,你在哪裡?我沒有放棄尋找過你,但你知道我正在努力,我用盡全身的能量,每一個呼吸的細胞都在尋找你,我在我的盡頭等你。

多少次你跟自己喊加油?哭著喊加油,然後你把眼淚擦乾後才出門,你把那個寂寞的自己留在房間裡。你不想再陷入一次又一次受傷、振作、再鼓起勇氣的過程,那樣的過程已經讓你無法承受,雖然你還沒進入中年,但你的愛情已經進入更年期,你的愛已經停滯,缺乏賀爾蒙了!

跟朋友在一起很開心,你自己會把不開心的事先撇在一旁。逛街沒有人牽著你,你也知道你不會把自己弄丟。想著自己也需要人保護,但你也知道長這麼大了,自己會好好照顧好自己的。 台北的天氣總是陰晴不定,下雨了,你等不到那個會為你出現撐傘的人,於是你在包包裡放了把傘,隨時以備不時之需,就算有次換包包,把傘忘在那個舊包裡,當又下雨了,淋雨回家也是場你與台北的約會。

其實選擇一個人,並不是不相信愛了,只是有些人注定就是會結婚,有些人注定談戀愛就有結果。只是那不在你的生命裡出現。就像你知道偶像劇的男、女主角永遠都只會出現在偶像劇,當劇終後,你清楚現實終究是現實,活在電視裡的人不會出現在你的身邊。

遇到一個人很難,愛一個人更難,所以你選擇一個人。

不是你不願意相信了,只是你一直都還是相信。

兩個人也許是則美麗的童話故事,但一個人也可以是本精彩的自傳。

Tags : 哈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