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性愛經濟學-建議你,不要想太多…

文/提姆.哈福特

我相信性愛有種原因不明的短缺。既然研究顯示,女人和男人都享受性愛勝於其他大部分活動,而且性愛的成本很低,那麼大致上算是追求效用極大化的人,很可能也會在性愛上花最多時間。你知道任何有關這方面的經濟學討論嗎?
──麥可‧瓦薩(Michael Vassar),紐約

親愛的麥可,

關於世界上的性愛到底有沒有短缺這一點,的確是有些令人迷惑。每個人都說自己享受性愛,只要花一個保險套的價錢,就能從事相當安全的性行為,而你唯一需要的,就是某個人有適當的性別和性偏好。這能有多難?

經濟學家兼部落客泰勒‧柯恩(Tyler Cowen)提出的可能解釋多得可怕。本著經濟學專家之間完全競爭的精神,我建議你,還是別知道那麼多答案。

我們只需要兩個互補的理論,一個,用來解釋固定伴侶間,為何沒發生那麼多徹夜性愛活動;另一個,用來解釋無數陌生人之間,為何沒有發生一夜情。

首先,對於固定伴侶而言,當然是因為「效用遞減」──性愛的平均效用很高,不表示更多性愛的邊際效用也很高。

我很享受性愛,但我已經不再是十來歲的年輕小夥子,老實說,我得花上好幾天,才能重新回到待機狀態。

至於,陌生人與陌生人之間,之所以沒有發生更多一夜情,則是因為會被拒絕、遭遇暴力與被社會譴責的風險很高。在風險比較低的群體──例如男同性戀、學生、嬉痞──之間,我預測其性行為會比較多。

不過還有個比較簡單的解釋:每個人都不斷在從事沒有罪惡感的性行為,只是沒告訴經濟學家而已。

好奇的,
臥底經濟學家

本文出自《親愛的臥底經濟學家》早安財經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