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你那情聖的寂寞

 文/鄧惠文

X,

台北的天氣終於涼快一點了? 「夏天太熱,心情太浮躁,總是汗流浹背。」你說。
忍不住想揶揄你。艷陽下跑東跑西伺候多位女性朋友,當然是一種辛苦。秋天比較適合你這種多情的男人。

你到底有幾個女朋友?
你說你沒有「世俗定義」的女朋友。維繫著某種往來關係的女人倒是不少。

不少是多少?我猜,至少有二十個吧?
偶爾見見面,吃飯、看電影,女人心情不好時,你願意耐心傾聽,彼此有困難時,一定會伸出援手。不一定都有親密關係,但時機恰當時也不排斥。有的是同事,有的是網友,有的是朋友的朋友,見好也來參一腳……
這些都不算是女朋友嗎? 不管她們已婚未婚、有沒有跟其他男性來往,你是一個可以停靠的地方,躲避情緒風浪的地方。你不會糾正她們的穿著,不會限制她們的想法,不需要帶她們見爸媽,你只是純粹地、好好地對待她們,所以女人都說你是賈寶玉轉世。
女人喜歡這樣的關係吧?因為不是男朋友,似乎甚麼話都能說,不需半點矯飾。玩些曖昧,測試自己的魅力,寄性感自拍照給你,深夜半睡半醒地對你低吟性幻想。有時哭訴被哪個男友背叛,跟你討論如何擄獲新的男人。

有時我會想,那你呢?打算一直這樣下去嗎?
你說過你要結婚,某一天。不過,一旦跟女人形成這種關係,是不是就很難變成男女朋友了?太熟,太放鬆,太像家人,不會激發情場如戰場的征服慾望。既然已經得到你最好的對待,何需改變目前的定位,受你照顧的女人總是把心力用在其他搞不定的男人身上。就算交了真正的男友或結了婚,還是常常找你,因為男友和老公不可能永遠溫柔又貼心。男人嫉妒你的女人緣,提防女友認識你,禁止老婆跟你說話,卻沒辦法像你那樣對待女人。你滿足了女人被呵護的需求,好像充電一樣,也算幫助她們繼續留在粗心的男人身邊。

以為你總是有人陪,直到那次在醫院遇見你──一個人來掛急診!以前只看過你陪女孩子來看病或拿藥,第一次見你躺在推床上,吊著點滴,面色蒼白還冒著冷汗,好奇怪的感覺……我想是愧疚吧?這麼久以來,都忘了你也需要被照顧。

你沒有回答我上封信的問題──在你密密麻麻的通訊錄中,有沒有一個女人是你所等待的?還是,聽多了女人的真心話,看透了女人的真面目,覺得她們可愛、可憐、但也實在可惡,因此愈來愈不容易為一個女人瘋狂著迷?所以你才說:「女人皆如是」?
昨天那個健康食品的推銷員又問了我一次:「他是好男人嗎?」(全世界都知道她喜歡你了!)
你是好男人嗎?能夠真心包容、疼愛、瞭解女人,但永遠不會專情。(你總是一邊搖頭一邊說「為什麼要專情?」)
但是,我必須承認:即使同時關愛那麼多人,你照顧女人的品質仍然比她們的專任男朋友好。所以,該給那女孩甚麼答案?
我只能說:「妳何不自己去發現?」

是非對錯不適用於你這樣的男人,你的存在是所有紅粉知己的幸福,但真正愛你而想跟你廝守終生的女人,可能會痛苦。
我擔心你(不要總說我只是吃醋)。關於你的需要和你的寂寞,誰該心疼呢?或許你是真心喜愛女人全體吧?所以能關心那麼多女人而不覺得麻煩。或許你終於會遇到一個伴侶,願意把你的愛分給許許多多的其他女人,她必須多麼慷慨而自信啊?
想到你終將和如此特別的女人在一起(因為你只能和這樣的女人在一起),好像還真有點吃醋。
我看還是別為你擔心了。有空寫信吧!

本文出自《別來無恙》三采出版

Tags : 鄧惠文
鄧惠文
私人執業。專職精神分析取向心理治療、婚姻/伴侶治療。 《美麗佳人》《Brand 名牌誌》《親子天下》雜誌專欄作家。《發現心關係》廣播節目主持人。 研究及教學主題為人際思維的拆解與重構,情緒潛能開發、個體化探索、兩性與家庭關係。 著有《非常關係》、《別來無恙》、《解開愛情的鈕扣》、《還想遇到我嗎》、《寂寞收據》等書。